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老山模式”的裂變效應——沙洋“村社合一”扶貧觀察

湖北日報訊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嚴運濤 通訊員 閔旭 何長青

“空殼村”, 人外流, 基層黨組織如何發力?業不興, 脫貧誰來帶動?

沙洋整縣推進“村社合一”, 由村黨支部牽頭成立合作社, 推動農村產業發展, 壯大村級集體經濟, 增強基層黨組織服務功能。 截至目前, 該縣已有194個村實行“村社合一”, 直接帶動2.6萬戶貧困戶脫貧。

12月中旬,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來到沙洋, 蹲點調研“村社合一”運行情況。

一位返鄉能人的探索

12月20日, 沙洋縣拾回橋鎮老山村路翔生態農業合作社年終分紅, 貧困戶許明江拿到1010元分紅, 臉上笑開了花。

71歲的許明江是三組人, 兒子五年前意外身亡, 老伴長年患病, 家中12.72畝土地因無力耕種逐漸荒廢, 一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 被確定為建檔立卡貧困戶。

老山村水源灌溉條件差, 交通設施不便, 是拾回橋鎮僅有的兩個省級貧困村之一。 “村集體一分錢收入沒有, 欠外債170萬元。 ”2014年, 返鄉能人陳學新當選村支書, 擺在面前的是“一窮二白”的家底。 “手裡沒把米, 喚雞也不靈。 ”陳學新說, 沒錢, 很多事想辦辦不了, 老百姓有怨言, 基層黨組織渙散, 戰鬥力無從談起。

2015年2月, 陳學新牽頭成立路翔生態農業專業合作社, 首批40戶村民入股, 股金從1萬元到6萬元不等。 合作社統一購進農資, 免費技術培訓, 集中育秧、整田、收割, 並探索合作社內部資金互助,

對家中無勞力的社員提供土地託管或半託管服務。 “社員戶均減少開支1260元, 看到實惠, 村民追著要入社。 ”陳學新說, 理事會商議後, 將入股門檻從1萬元降到100元, 並將老山村146戶貧困戶全部納入。 目前, 全村579戶村民已有310戶加入了合作社, 合作社年利潤30萬元, 村民分紅、村集體收入和合作社發展留存各占三分之一。

去年, 許明江以每畝800元的價格將田地全部託管給合作社, 合作社還借資2萬元, 幫他開了一個豆腐作坊。 “土地流轉給合作社, 每年可得流轉費1萬元;豆腐作坊每年收入也有萬元!”許明江說, 用不了兩年, 他家就可以脫貧了。

從村民到“股民”, 帶來的不僅是身份上的變化、財富上的增加。 陳學新感歎, 以往村裡開選舉會都少有人來,

現在以合作社的名義通知開會, 全村人基本到齊, 組織凝聚力大大增強。

“老山模式”全縣開花

村支部領辦合作社破解“空殼村”難題, “老山模式”引起縣裡關注。

在沙洋, 村集體經濟普遍較弱, 全縣250個村, 負債村占比超過九成。

“多年來, 不少村僅有的資產資源早已長期發包或變賣乾淨, 村裡普遍‘寅吃卯糧’, 集體經濟發展缺乏門路。 ”沙洋縣委組織部部長周明直言, 這些村黨組織自身運轉困難, 沒有能力改善群眾生產生活條件, 在群眾中逐漸喪失了威信。

2016年初, 沙洋開始整縣推行“組織領導合一、經營管理合一、利益分配合一”的老山村模式。

疑慮隨之而來:村支書兼任合作社理事長, 如何避免村幹部利用公權力謀私利?村集體參股合作社,

集體、合作社、社員三方利益如何平衡?

“修訂完善合作社章程, 明確合作社的出資構成、民主管理、利益分配等工作機制, 確保公開、公平、公正。 ”沙洋縣縣委組織部副部長楊維旭說。

出資構成上, 村幹部個人按5%至10%比例出資, 任何社員出資比例不得超過20%。

民主管理上, 村幹部在合作社中不領取任何報酬, 只以社員身份參與分紅;每季度至少公開一次合作社社務和財務。

利益分配上, 每年在提取1%至10%的公積金用於壯大合作社產業規模和支援村級公共事業發展後, 再按相關規定分紅。

村集體用村裡閒置的辦公室、倉庫、機械等資產和機動地、林地、水面、“四荒”等資源入股, 持股比例為10%至20%。

“村集體持股比例過低, 帶動村集體增收的效果不大;過高,

則影響了社員分紅。 ”楊維旭說, 該縣每村平均投入12.9萬元入股合作社, 平均持股比例為12.2%。

避免合作社出現“空掛”現象, 沙洋將“村社合一”作為各村黨支部年度履職盡責考核的重要內容, 從組織領導、運行機制、服務內容、發展規模、發展成效等五個方面量化考核, 考核結果按20%的比例與村幹部工資掛鉤, 確保合作社真正服務群眾、帶動發展。

“村社合一”迅速在沙洋194個村鋪開。

帶動2.6萬戶貧困戶脫貧

開車出沙洋城區, 向西半個多小時, 便來到金雞村。 年終歲末, 1組村民陳召君正在請人殺年豬。

兩年前, 殺年豬, 對陳召君一家來說還是一種奢望。 她和老伴一年到頭精心侍弄21畝田, 每年的收益扣除兒子治病及家裡開支後所剩無幾, 房子沒錢翻修,成了危房。兒媳婦受不了這苦日子,離家出走。

去年底,金雞村試水“村社合一”,村黨支部領辦洪裕農作物種養殖專業合作社,流轉村民土地1083畝,實行蝦稻共作。

陳召君把家裡14畝地流轉了,每畝坐收780元租金,剩下7畝地,跟著合作社種稻養蝦。

一年下來,洪裕合作社稻蝦豐收,帶動104戶社員人均增收3500餘元,村集體分紅5萬元,陳召君在內的30戶貧困戶脫貧。

“推行‘村社合一’,既抓住了基層黨組織發揮作用的‘切入點’,又找到了農村黨建工作與經濟發展的‘結合點’,為增強農村基層黨組織功能,推動產業發展、帶動貧困戶增收探索出一條新路。”沙洋縣委書記揭建平說,目前該縣村級集體經濟年收入過100萬元的3個,過50萬元的42個,過20萬元的99個。全縣村黨支部領辦的合作社共興建党群共富基地48萬畝,直接帶動2.6萬戶貧困戶脫貧。

房子沒錢翻修,成了危房。兒媳婦受不了這苦日子,離家出走。

去年底,金雞村試水“村社合一”,村黨支部領辦洪裕農作物種養殖專業合作社,流轉村民土地1083畝,實行蝦稻共作。

陳召君把家裡14畝地流轉了,每畝坐收780元租金,剩下7畝地,跟著合作社種稻養蝦。

一年下來,洪裕合作社稻蝦豐收,帶動104戶社員人均增收3500餘元,村集體分紅5萬元,陳召君在內的30戶貧困戶脫貧。

“推行‘村社合一’,既抓住了基層黨組織發揮作用的‘切入點’,又找到了農村黨建工作與經濟發展的‘結合點’,為增強農村基層黨組織功能,推動產業發展、帶動貧困戶增收探索出一條新路。”沙洋縣委書記揭建平說,目前該縣村級集體經濟年收入過100萬元的3個,過50萬元的42個,過20萬元的99個。全縣村黨支部領辦的合作社共興建党群共富基地48萬畝,直接帶動2.6萬戶貧困戶脫貧。

同類文章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