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專訪童國華: 一生最榮幸的事,中國將領跑5G時代

“今年下半年, 我們將進入5G規模試驗階段, 明年會完成規模化的商用。 未來中國將掌握5G技術上最大的話語權。 ”作為國內通信行業的領軍人,

童國華不厭其煩地向記者介紹:“中國的通信技術是中國跟世界高新技術差距最小的領域, 現在可以說是並跑, 甚至在部分技術上處於領跑地位。 ”

“中國從1G、2G跟跑, 3G、4G並跑, 到5G時代我們全面引領世界”, 童國華將自己“一生最榮幸的事”歸結到一點:這些年, 我們推動了光通信技術向市場轉化, 去滿足市場需求, 這同時又反過來推動技術創新。 他說:“作為一名科技工作者, 能生在這樣一個新的時代, 能夠為中國的技術創新發展, 作出應有的貢獻, 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 ”

從幾十億做到百億掌門人

科研人員、企業掌舵人、大學老師……在光通信領域摸爬滾打幾十年, 童國華的身份一次次發生轉變。 “但我現在坐在這個位置上, 更多的是思考如何做好企業。

”現任電信科學技術研究院院長、大唐電信科技產業集團董事長的童國華, 說到如何辦好一家企業, 臉色凝重了起來。

1990年, 童國華在武漢郵電科學研究院(以下簡稱武漢郵科院)任職。 90年代末, 童國華擔任武漢郵科院副院長, 他很快遇到了隨後而來的企業改制。 2000年, 武漢郵科院開始從一個科研院所轉制為企業。 “一方面, 從‘事業人’變成了‘社會人’, 郵科院人才流失嚴重, 另一方面, 自己的角色從科研者變成了‘銷售員’。 ”童國華說, 人生最艱難的時日正是那巨變的時刻。

就在那幾年, 通信行業發展步入了常態期, 競爭非常激烈。 而當時武漢郵科院只獲得了光纖光纜的研發和中試任務, 還不能像華為那樣去做無線通訊、程式控制設備。

同時, 武漢郵科院雖然已經改制成企業, 但作為國家的科研院所, 還需承擔國家技術創新的任務。 童國華說:“後來做光通信系統, 也是頂著巨大的壓力在‘冒險’。 ”

2004年, 正是改革到了“生死一線”的時刻, 童國華臨危受命, 擔任武漢郵科院院長, 幾年後, 郵科院在他的手中“活了下來”, 並把它從30億元的企業做到跨越百億元企業之列。

在武漢郵科院耕耘了幾十年之後, 童國華於2016年調任電信科學技術研究院院長、大唐電信集團董事長, 他的人生又開始了新篇章。

對話:

談中國通信技術:

走到一個新高度

廣州日報:中國的通信技術現在處於什麼水準?

童國華:我們的無線通訊技術, 從1G、2G, 接著3G、4G, 到現在的5G, 經歷一個跟跑、並跑到領跑的階段。

通信的三大領域是傳輸、交通、無線, 我國最先有技術突破的是傳輸領域, 然後是交通和無線領域。 通信技術領域是中國跟世界高新技術差距最小的一個領域, 現在是“並跑”, 甚至在部分技術上處於“領跑”地位。

目前中國5G的發展, 讓我們的無線通訊技術走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在世界上處於一個更加有利的競爭地位。

廣州日報:作為中國通信行業發展的參與者和領路人, 你怎麼看待今天的局面?

童國華:當初中國在通信技術領域打開“大門”時, 對我們從事通信技術研究的人來說, 壓力非常大。 實際上, 當時就像是在國內打一場國際比賽。 但今天看來, 這場比賽, 我們打贏了。 這得益於改革開放和中國的市場,

正是因為改革開放促進了經濟發展, 拉動了對通信的需求, 才使得通信技術有了更快的進步。

最開始我們用市場換技術, 後來, 我們引進國外的先進技術, 經過消化吸收再創新, 並走向世界領先的位置。 這也說明了, 中國的技術創新有了非常大的進步, 對推動中國經濟、社會發展作用很大。 今天, 我們的技術創新對勞動生產力的貢獻還在不斷增長和放大。

談科技轉化:

讓該幹什麼的人幹什麼

廣州日報:對於科技成果的轉化有什麼好的建議?

童國華:作為科技工作者, 要思考如何讓技術能真正為老百姓所用, 能真正為老百姓創造價值, 這需要一個非常複雜的轉換過程。 我很榮幸, 在這些年的工作中, 我們推動了光通信技術向市場轉化, 去滿足市場需求。

從科技改革開始就在談“科技轉化”,談經濟和科技“兩張皮”的問題。我一直有這樣一個觀點:讓該幹什麼的人幹什麼。現在一直在講創新,不過我一直覺得讓院士、專家去做轉化、去做企業可能是大材小用。成果研究出來,可以讓專業的企業和做市場的人把技術變成產品。

讓該幹什麼的人幹什麼,並不是說要“截斷”。一個技術出來後,“後開發”的過程非常複雜,必須要有熟悉技術的人跟蹤開發、服務,滿足客戶需求。比如4G出來後,我們給電信運營商提供的設備和給電力、鐵道、化工部門所提供的設備並不一樣。雖然原理相同,但由於服務物件和目的不同,很多功能性和應用性模式不同,因此要進行持續開發。所以我們強調的是:僅僅只做出一個技術不算是完成整個項目。我說“讓該幹什麼的人幹什麼”,但一定要讓技術人員走到底。

所以,在創新轉化過程中要專業化,不能什麼都做,還是要根據自己的特徵和特點尋求發展。

廣州日報:在國家科技體制改革的道路上,作為國家科技企業應該怎樣走?

童國華:我們國家科技體制改革,最重要的一方面,是提出科研體制到底是什麼體制。在應用技術領域提的是:以企業為主體,產學研結合的創新體系。

過去很多企業都沒有創新能力,現在都逐漸形成了企業創新能力。要逐步建立這樣一個機制,例如要發展一個應用型的技術,就應該把資金給企業,讓企業去尋找有技術、有市場支援的單位,來説明消化這一產品。這樣形成一個產業鏈,才能更快把新技術開發出來,讓新技術應用起來。

談科技改革:

最早解決科技與經濟“兩張皮”

廣州日報:你全程參與了國家的科技改革大潮,感受最深的是什麼?

童國華:武漢郵科院從上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轉型,由一個單一的科研院所轉變成現在的高新技術企業,我全程參與。我們最早解決了科技與經濟“兩張皮”問題,從科研院所企業化管理,到與體制脫鉤變成企業,到現在高新技術公司,每一步我都經歷了。而且每一步,我都有充電學習、思考的過程,然後去體會、理解和轉化。

感受最深刻的是,在轉制過程中人們思想觀念轉化非常困難。當時,每個人都跟公司簽訂合同,從事業單位的“事業人”變成“社會人”。不少人接受不了,人才面臨巨大流失。

這是一個痛苦的過程,但是走到今天,大家都已經很理解了。這些年,我們在管理上推進的力度一直非常大。無論是央企、民企還是合資企業,雖然資產擁有者不一樣,但企業屬性是一樣的,只要按照企業屬性去做,就一定會做好。體制“動不了”,機制可以變化。比如,我們建立股份制企業,讓幹部和員工參股,真正成為企業的主人,分享創造的財富,推動企業的進步和發展。

廣州日報:在變革大潮中你是如何堅持方向的?

童國華:我覺得自己還是在不斷學習,我曾經說過,兩年還不能坐在這個位置上,我一定是沒認真學習,沒有適應時代變化,沒有與時俱進,所以我會被淘汰。

當時不僅是自己轉變,還有集體轉變,非常艱難。有大家的努力,也有幾代領導的推動,也不是我一個人做得了。

談未來:

最想教書育人

廣州日報:你在武漢郵科院任院長期間,將一個剛剛改制的企業從30億做到上百億,是怎樣激發企業活力的?

童國華:我最大的成功是在武漢郵科院。第一,經過了整個科技改革的全過程。第二,這個過程中,我一直負責市場。我比較幸運,對市場的瞭解使得我去對客戶的需求關注更多一些,在技術轉化的過程中,要更多地對客戶進行考量。第三,轉化的過程要跟利益相關。

廣州日報:你現在身兼數職,最想做的是什麼?

童國華:我現在在華中科技大學兼任博士生導師,這是我最喜歡的生活。做老師可以把我這些年做技術創新、做企業的經驗傳授給大家,和大家共同去探討,培養一些優秀的企業家。這是我最樂意去做的事情。

不過,如今我思索更多的是如何做好企業。我從科研人員到企業管理者,最大的變化是思想觀念上發生改變,也就是學會了真正去理解市場,如何解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要真正把客戶需求當作技術創新和產品創新的第一要務,這樣才能把企業做好。企業要可持續發展,必須要有創新能力,首先要技術創新、轉化並服務於市場,再由市場的需求對技術創新提出新要求,這樣才形成一個有效的閉環,才能真正推動技術創新不斷進步。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杜安娜

去滿足市場需求。

從科技改革開始就在談“科技轉化”,談經濟和科技“兩張皮”的問題。我一直有這樣一個觀點:讓該幹什麼的人幹什麼。現在一直在講創新,不過我一直覺得讓院士、專家去做轉化、去做企業可能是大材小用。成果研究出來,可以讓專業的企業和做市場的人把技術變成產品。

讓該幹什麼的人幹什麼,並不是說要“截斷”。一個技術出來後,“後開發”的過程非常複雜,必須要有熟悉技術的人跟蹤開發、服務,滿足客戶需求。比如4G出來後,我們給電信運營商提供的設備和給電力、鐵道、化工部門所提供的設備並不一樣。雖然原理相同,但由於服務物件和目的不同,很多功能性和應用性模式不同,因此要進行持續開發。所以我們強調的是:僅僅只做出一個技術不算是完成整個項目。我說“讓該幹什麼的人幹什麼”,但一定要讓技術人員走到底。

所以,在創新轉化過程中要專業化,不能什麼都做,還是要根據自己的特徵和特點尋求發展。

廣州日報:在國家科技體制改革的道路上,作為國家科技企業應該怎樣走?

童國華:我們國家科技體制改革,最重要的一方面,是提出科研體制到底是什麼體制。在應用技術領域提的是:以企業為主體,產學研結合的創新體系。

過去很多企業都沒有創新能力,現在都逐漸形成了企業創新能力。要逐步建立這樣一個機制,例如要發展一個應用型的技術,就應該把資金給企業,讓企業去尋找有技術、有市場支援的單位,來説明消化這一產品。這樣形成一個產業鏈,才能更快把新技術開發出來,讓新技術應用起來。

談科技改革:

最早解決科技與經濟“兩張皮”

廣州日報:你全程參與了國家的科技改革大潮,感受最深的是什麼?

童國華:武漢郵科院從上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轉型,由一個單一的科研院所轉變成現在的高新技術企業,我全程參與。我們最早解決了科技與經濟“兩張皮”問題,從科研院所企業化管理,到與體制脫鉤變成企業,到現在高新技術公司,每一步我都經歷了。而且每一步,我都有充電學習、思考的過程,然後去體會、理解和轉化。

感受最深刻的是,在轉制過程中人們思想觀念轉化非常困難。當時,每個人都跟公司簽訂合同,從事業單位的“事業人”變成“社會人”。不少人接受不了,人才面臨巨大流失。

這是一個痛苦的過程,但是走到今天,大家都已經很理解了。這些年,我們在管理上推進的力度一直非常大。無論是央企、民企還是合資企業,雖然資產擁有者不一樣,但企業屬性是一樣的,只要按照企業屬性去做,就一定會做好。體制“動不了”,機制可以變化。比如,我們建立股份制企業,讓幹部和員工參股,真正成為企業的主人,分享創造的財富,推動企業的進步和發展。

廣州日報:在變革大潮中你是如何堅持方向的?

童國華:我覺得自己還是在不斷學習,我曾經說過,兩年還不能坐在這個位置上,我一定是沒認真學習,沒有適應時代變化,沒有與時俱進,所以我會被淘汰。

當時不僅是自己轉變,還有集體轉變,非常艱難。有大家的努力,也有幾代領導的推動,也不是我一個人做得了。

談未來:

最想教書育人

廣州日報:你在武漢郵科院任院長期間,將一個剛剛改制的企業從30億做到上百億,是怎樣激發企業活力的?

童國華:我最大的成功是在武漢郵科院。第一,經過了整個科技改革的全過程。第二,這個過程中,我一直負責市場。我比較幸運,對市場的瞭解使得我去對客戶的需求關注更多一些,在技術轉化的過程中,要更多地對客戶進行考量。第三,轉化的過程要跟利益相關。

廣州日報:你現在身兼數職,最想做的是什麼?

童國華:我現在在華中科技大學兼任博士生導師,這是我最喜歡的生活。做老師可以把我這些年做技術創新、做企業的經驗傳授給大家,和大家共同去探討,培養一些優秀的企業家。這是我最樂意去做的事情。

不過,如今我思索更多的是如何做好企業。我從科研人員到企業管理者,最大的變化是思想觀念上發生改變,也就是學會了真正去理解市場,如何解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要真正把客戶需求當作技術創新和產品創新的第一要務,這樣才能把企業做好。企業要可持續發展,必須要有創新能力,首先要技術創新、轉化並服務於市場,再由市場的需求對技術創新提出新要求,這樣才形成一個有效的閉環,才能真正推動技術創新不斷進步。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杜安娜

同類文章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