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文化>正文

為什麼田蘊章寫不好行書?

前幾日讀了《書法思考》發佈的一篇關於田蘊章批評毛澤東草書的文章《田蘊章評毛澤東書法:有狂無草, 字因人貴》, 讓人苦笑不得, 田氏竟然舉著雞蛋, 嘲笑石頭不硬, 並生猛砸過去…

田蘊章對自己的行草書很自信, 不僅愛寫愛露, 還公開表示比田英章寫得好(見《每日一字》視頻節目)。 事實上, 稍有審美的書友觀之都嗤之以鼻, 至於學術界, 談都不想談。 但筆者為何要說這個話題?因其有很強的警惕意義。

千萬別小看咱們今天這個話題, 這直接關乎到我們書學進階。 (如果你硬要說田蘊章行草書寫得好,

那要感謝你, 墊高了其他書友的自信。 )

▲田蘊章行草書

如你所見, 田蘊章行草書線條板滯, 筆法單一、結字蹩腳、骨肉不明、虛實不分, 甚至大小接近一樣, 中心線對齊, 佈局如運算元。 照著印刷排版的標準來寫行草字, 田教授應該是史上第一人了。 其實田蘊章的行草書,

相當於把楷書寫快。 好像把香瓜運到吐魯番就變成哈密瓜了。

筆者在網路上隨便下載了一張中國書協會員龍先生的作品, 稍作比較就知道問題了。 先不說龍先生寫的好不好, 至少其用筆、字法、用墨、章法氣息、線性美感都符合行草書要求, 這就叫差異。

▲龍開勝行草書

喜歡田蘊章楷書的朋友, 請別懊惱, 就當筆者指出你的數學老師語文不好而已。 行草書你一定不能向他學的, 必定要另尋他師。

下面說重點:為什麼楷書功底扎實的田蘊章先生, 寫不好行書?

因為科學的書法訓練必須是全方位的。 凡是某環節沒解決的問題, 在進階或創作時肯定會暴露無疑, 這和體育訓練大體一樣, 比如練舉重的力大如牛也打不贏散打。 田蘊章寫不好行書, 背後潛藏的正是書法技法訓練中的核心問題。

楷書入門本身沒錯(建議從初唐或魏晉楷書入門為佳), 但是, 認為“楷書等同基本功”者, 再加上只盲目強攻唐楷, 手頭的訓練會有嚴重的盲區和問題, 典型案例如“學歐”出身的田蘊章,

行草書寫得一塌糊塗, 不忍直視。

▲田蘊章行書

觀察之後, 我們來總結下盲學楷書出現的問題:

1、不能自然地連續書寫;

2、不能快速準確運筆, 寫不了絞轉;

3、不能良好地處理好虛實關係;

4、解決不好大小粗細揖讓顧盼等字組關係;

5、不能或不敢聚散開合等變化;

6、寫不出墨色層次, 無墨法;

7、字字如運算元, 氣息板滯、氣韻沉沉;

8、不能理解行草書是一個整體的概念;

9、理論匱乏, 不能從書學淵源談書法;

10、審美薄弱, 很難全面地品鑒書法優劣;

……

這些問題, 正是書法技巧的重要核心部分(其實楷書也應講究), 又回到之前廣議的書法基本功的問題:筆法、墨法、章法, 而田氏只掌握了筆法裡面的楷法裡面的歐氏用筆。 如此分析就明朗了。 只攻靜態字體, 往往動態字體的技巧方面的不到充分訓練。 千萬別學田氏以為把楷書寫漂亮了就能寫好行草書。

▲楷書更加要寫靈活

行書和楷書,有承接關聯但又是相對獨立的體系,不可能天真地按速度或“連接”的方法去隨意切換。所以,所謂全方位技巧的訓練,不能孤立。田氏以身作則地證實:行草書寫不好,楷書肯定好不到哪去。

特別注意,技法訓練不同於取法,而取法必須訓練。比如攻行草者寫金文為訓練中鋒,但不一定是專攻篆書,攻隸者臨王鐸為使筆暢,但不一定走王鐸的路子。就像籃球運動員練跳高,只為訓練彈跳力一樣。根據不同的人、不同的缺漏情況,採取相應的訓練點訓練,以期達到訓練目的。

▲行草書臨帖必不可少

類似的訓練盲區,還包括一些其它方面,比如有人只能寫楹聯而寫其它形式馬上就亂套,或寫條幅寫不了扇面;也有人只會寫小字寫大字就散了,或寫得好列寫成行就亂了,等等,這些問題也要從平常學習中解決。而有些多次獲獎的作者,每次獲獎的書體、形式、大小都不一樣,這值得我們學習。

說到這裡,肯定有人會想問:“那位中國書協的龍老師敢寫楷書看看麼?”

這是典型的“田氏質疑”,給廣大群眾洗腦不淺。事實上,這真的是個莫名其妙的問題,就好像評價一個女生會不會穿衣搭配就一定要翻出人家內衣來看似的,讓人哭笑不得。如果硬說楷書是“基本功”,像大樓的地基,那也不需經常挖出來看吧?

實在要挖出來也尷尬,如下,誰的氣韻更生動、更耐看?一目了然。

▲龍開勝楷書

咱們再縷一縷:楷書入門無可厚非,但什麼是好的楷書?學什麼楷書對他體幫助大?怎麼學楷書更有長遠價值?大家好好想想。如果您已年逾花甲,寫字修身養性或圖一快樂那寫什麼、怎麼寫,無人苛求。但如果你尚未到中年,有意精進,趕快醒醒吧。(文|張業全)

▲楷書更加要寫靈活

行書和楷書,有承接關聯但又是相對獨立的體系,不可能天真地按速度或“連接”的方法去隨意切換。所以,所謂全方位技巧的訓練,不能孤立。田氏以身作則地證實:行草書寫不好,楷書肯定好不到哪去。

特別注意,技法訓練不同於取法,而取法必須訓練。比如攻行草者寫金文為訓練中鋒,但不一定是專攻篆書,攻隸者臨王鐸為使筆暢,但不一定走王鐸的路子。就像籃球運動員練跳高,只為訓練彈跳力一樣。根據不同的人、不同的缺漏情況,採取相應的訓練點訓練,以期達到訓練目的。

▲行草書臨帖必不可少

類似的訓練盲區,還包括一些其它方面,比如有人只能寫楹聯而寫其它形式馬上就亂套,或寫條幅寫不了扇面;也有人只會寫小字寫大字就散了,或寫得好列寫成行就亂了,等等,這些問題也要從平常學習中解決。而有些多次獲獎的作者,每次獲獎的書體、形式、大小都不一樣,這值得我們學習。

說到這裡,肯定有人會想問:“那位中國書協的龍老師敢寫楷書看看麼?”

這是典型的“田氏質疑”,給廣大群眾洗腦不淺。事實上,這真的是個莫名其妙的問題,就好像評價一個女生會不會穿衣搭配就一定要翻出人家內衣來看似的,讓人哭笑不得。如果硬說楷書是“基本功”,像大樓的地基,那也不需經常挖出來看吧?

實在要挖出來也尷尬,如下,誰的氣韻更生動、更耐看?一目了然。

▲龍開勝楷書

咱們再縷一縷:楷書入門無可厚非,但什麼是好的楷書?學什麼楷書對他體幫助大?怎麼學楷書更有長遠價值?大家好好想想。如果您已年逾花甲,寫字修身養性或圖一快樂那寫什麼、怎麼寫,無人苛求。但如果你尚未到中年,有意精進,趕快醒醒吧。(文|張業全)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