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情感>正文

九幾年時候看到的一篇小說,當時嚇得要死

馬世彬是個生意人, 不但每年外跑買賣, 而且還在外省開起了店鋪。

由於他的頭腦精明, 這幾年來可真混的不錯, 在方圓幾十裡的村子也是個大戶了。

家裡有房子有地, 有老婆和閨女, 日子過的滿紅火的。

他家那坐北朝南的四合大院, 就在村東頭那片黑松林的邊上。

白牆青瓦, 紅漆的大門, 加上悠悠的炊煙, 遠遠一望, 還真有點像是在畫叢中呢!

但是也有一個重要的缺點, 那就是離村子遠稍遠了一點,

世彬經常在外跑生意, 只有老婆孩子在家, 一到了那颳風下雨的時候, 聽到慘人的松濤聲, 老婆就會報怨他男人不在家, 報怨祖上為啥偏把房子蓋在這麼個鬼地方。

院子很寬大, 正面三間大房, 東西各兩間耳房, 一進院門, 則是一個畫著山水畫的大影壁牆。

房沿上掛滿了一串串金黃的玉米棒子和紅辣椒, 院子裡還有一棵柿子樹, 一到了入秋, 樹枝上就掛滿了火紅的柿子。

這一年, 世彬又去跑生意, 一走快一年沒回來。

就在這段時間裡, 家裡出了事。

說來也怪, 老婆與孩子相繼病死了。

因主人不在, 由村長出面, 做了兩口棺材, 停在了院子裡, 院門一鎖, 貼上封條, 只等到世彬回來處理。

這事, 一放下, 就過了好些日子。

由於離村較偏遠,

家裡又沒人, 人們也不來這裡, 偶有些放羊的、砍柴的, 經過時, 也是繞著走。

沒過多久, 附近的幾個村子經常發生些怪事, 不是這家丟豬, 就是那家少了雞。

過去這裡鬧過黃鼠狼, 丟雞丟鴨的事倒也有過, 可是像豬羊這麼大的牲口, 那黃鼠狼也就拖不動了。

要說是人幹的吧, 也是少見, 這可是個路不拾遺的地方, 沒聽說過誰這麼缺少調教。

但東西丟了, 總不會是自已飛的吧!

人們你看我, 我瞪你的議論了好些日子, 都不約而同地感覺到點啥。

看看遠處那馬家的大門, 依然鎖著, 封條還好好地貼著。

那膽大的, 爬上牆頭往院裡了了, 那兩個棺材也還在院子裡停放著, 只是院子裡長滿了草。

從這些跡象看, 不像是有啥邪。

……

再說那馬世彬,

自這次出門, 一晃快一年了, 帶去的貨也差不多快光了, 白花花的大洋, 讓他賺了不少, 每回看到這些錢, 笑他的眼睛就會眯成一條線, 心裡那叫一個美, 就甭提了。

這天, 他吃過晚飯, 就覺得困倦, 早早地上了炕。

就覺得自己飄飄乎乎的回了家, 一進門, 只見老婆和閨女一個一嘴的鮮血, 正在吃著啥, 不時地沖他傻笑。

猛地, 老婆對閨女說:“把剩下的那條腿給你爹, 讓他也嘗嘗。 ”

她這麼一說, 嚇了世彬一跳, 只見閨女從身後摸出一塊血呼拉的肉, 傻笑著遞過來, 順著她的嘴角還在往下滴著血。

不等她走近, 他大叫一聲, 嚇醒了。

世彬出了一身的汗, 定神一想, 這只是一個夢。

這一晚, 他翻來覆去的, 再也沒有睡著, 一閉上眼, 就看見閨女咧著沾滿鮮血的嘴,

沖自己傻笑。

他想這大概不是啥好兆頭, 該不會是家裡出了啥事吧。

這時他也後悔, 自己這些年盡顧著生意上的事, 撇下一個婦道人家和一個大閨女在家, 出點子事, 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明天說啥也得回去看看她們娘兒倆。

一清早, 他就帳拾行李, 剩下的生意, 托著店裡的夥計, 拉著一頭大騾子, 回家去了。

一路上, 他總是感到一陣陣的心驚肉跳, 心神不定, 恨不能多長兩條腿, 一步邁進家去。

這天, 到了二更時分, 他終於進了村, 遠遠地還能看到他家的院子。

深更半夜的, 想是她們娘倆睡了。

天, 下起了小雨, 土路上粘粘的, 他一拐一跌地在雨裡走著。

除了小酒館的燈還亮著, 整個村子都睡在了黑夜裡。

雨越下越大,

他真想去喝杯燒酒再走, 這樣可以暖暖身子。

他知道, 這個酒館裡經常一個通宵, 那幾個賭鬼又在鬧嚷。 往日, 這些人裡面也少不了他的吆喝聲。

但是, 一想到老婆的熱被窩, 和閨女叫爹的聲音, 他一咬牙, 用力拉著騾子, 走了。

啊, 終於到家了, 他扣了扣門環。

屋裡的燈亮了。

門, 吱地一聲開了。

老婆手裡端著一盞燈笑眯眯地看著他。

他剛要說話, 那頭騾子突然躍起了前蹄, 驚叫了起了。

他和她都有嚇了一跳。

他拽住韁繩, “畜生, 鬧個啥。 ”

那騾子瞪著兩隻眼, 嘴裡叫著, 像是中了什麼邪。

他使勁地扯著它, 往院裡走。

“回來了, 他爹。 ”

“噢, 你們都好嗎?”

“好, 好, 只是想你唄!”

他笑了, 笑得很靦腆, 小聲說:“我想你想的肚子上都憋出一個疙瘩了。 ”

“又沒正經的了,

別讓閨女聽見了。 ”

誰知那騾子, 你越是拽它, 它越是不走, 氣得他拿著鞭子打了它幾下, 它終於不動了, 但是它卻繞到馬世彬身後, 躲開那女人遠遠的, 女人往前近它一點, 它就尥蹶子, 噴響鼻。

弄的女人很尷尬。

弄的馬世彬莫名其妙。

他把騾子拴在棗樹上。

“快進屋吧, 明天再解行李, 看這雨下的。 ”

說著話, 不等世彬答話, 拉著他就進了屋。

進了屋, 先聞到一股黴味, 看看四周, 牆角上都結了蜘蛛網子, 有一種說不出的冷清。

閨女直愣愣地坐在炕上, 兩個大眼睛死死地盯著他。

“還不叫爹, 他不是一天到晚想著你爹嘛?”

閨女並沒有叫爹, 只是沖他笑了一下, 笑得很難看。

世彬心裡一陣難過。

“快脫下濕衣服。 ”老婆從箱子裡拿出了替換的幹衣裳, 幫他解著扣子。

“看你這一身肉,都捂白了。”她一邊幫他擦著身上的水,一邊摸著他身上的肉。

他回頭一看,只見閨女眼睛瞪的嚇人,不時地用舌頭舔著嘴唇。

一下子,他想起了夢中的情景,愣了一下,歎了一口氣,說:“真委屈你們娘倆了。”

說著鼻子一酸,落下淚來。

“唉,看你,哭啥,這不是回來了嗎?回來就好。”

“往後不走了。”世彬說。

“我看你也是走不了了。”她說,咯咯地和閨女一塊笑了起來。

“我趕了一天的路,還沒吃飯呢。”

“噢,那包餃子吧。”

“那敢情好,好些日子沒吃餃子了。”

“去拿點肉來。”她沖著閨女說。

那閨女一聽說肉,眼睛一亮,下了炕,從櫃子裡拿了一把菜刀,看了爹一眼,出了門。

他聞著自己新換上的衣服,也有一股黴味,拍了拍,一屁股坐在了炕上。

坐了一會兒,屁股底下涼溲溲的。

閨女回來了,手裡提著一塊血呼呼的肉,還冒著熱氣呢!

“快剁成餡子,給你爹包餃子。”

閨女把肉放在案板上,剁開了餡兒。

世彬和老婆嘮叨著相思之苦。

說話之時他下意識地瞟了閨女一眼,嚇了一跳。

只見她一邊剁著肉餡,一邊用手拿了一小塊肉放進嘴裡。

他心裡真難過,這一年來自己不在家,對他們照顧不到,想是閨女饞了吧。

可是又一想,家裡的錢足夠吃肉的,因何說學著吃生肉呢,沒出息!

他給老婆丟了一個眼色,誰知她假裝沒看見。

世彬越坐越冷,對她說:“我去打點酒,暖暖身子。”

老婆有點慌張,忙去阻攔:“明天再喝吧,這會子人家早上了門子,大半夜的上哪打酒去,少喝一口就活不了啦,再說待會就吃餃子了。”

但馬世彬卻一定要喝灑,非去不可,說:“我進村時,見那小灑館還亮著燈呢!我去去就來。”

說著,抓上灑瓶,頂上個草帽,跑了出去。

媳婦還在後面說“快點回來,要不我可找你去。”

外面,雨還在下。

他出了門直奔向那亮燈的酒館。

裡面吆五喝六的聲音很激烈。他推門進去,說:“呵,哥們幾個都在這兒呀!”

一見他來,打牌的人都停在了那裡,驚目瞪口呆。

世彬心想今兒這是邪性了,老婆孩子發呆,這兒的人也發呆,真怪!

“喲,這不是世彬哥嗎?”坐在一旁的之亭先發了話,幾乎是喊叫了起來。

說著,他一推桌上的麻將,一把抓住世彬的手,說:“大哥,你可回來了,你家出大事了,你還不知道吧?”

這一問,把馬世彬問傻了。不解地說:“出事了?出啥事了?”

“嫂子她……”

“她咋啦,偷漢子了?”

“不是。”

“你嘴裡含著雞巴怎的,說話吞吞吐吐的?”

“我怕你挺不住。”

“廢話!”

“嫂子她們娘倆在你走後沒多少日子都死了。”

世彬一聽,笑了說:“放屁,看你是喝多了,要不,就是輸急了眼。”

“我可沒喝酒,不信你問問這哥幾個。”

世彬看看這個,瞧瞧那個,大夥都哭喪著臉,不說話,有的只是點點頭。

“看來,咱村兒的酒還真夠勁,把你們幾個都醉糊塗了吧!”

這時,掌櫃的上來,說:“世彬兄弟,這是真的,不是玩笑。”

“哼,真的?我剛從家裡出來,她們娘倆正在家裡包餃子呢!”

“你從家裡來?”

“不從家裡來,我還能從棺材裡出來不成麼?”

大夥一下子傻子眼,之亭哆嗦開了,說:“難道是見鬼了不成麼?”

突然,一個人說:“你們看他身上的衣裳。”

這時大夥才注意到世彬身上的衣服。

只見他,穿了一件團花壽衣,破的一縷一縷的。

“這是村長讓大夥湊分子錢,給嫂子做的壽服,怎麼穿在你的身上了?”

世彬為才醒來,他心裡明白,這種衣服,活人是不穿的,而在自己家裡,坐來也沒有備過這種衣服,看來,他們說的話是真的。

“見鬼了,真是見鬼了。”他自言自語道。

“她倆的棺材,就停在院裡,只等你回來處理呢!?”之亭補充著。

掌櫃的也說:“這身衣裳,是我媳婦她們幾個人親自給她穿上的。”

這麼一聽,嚇得世彬連扣子也沒顧上解,連扯帶抓地扒了下來,一把扔在地上。

大夥都大眼瞪小眼地看著光著膀子的世彬和地上的壽衣,從心裡往外冒著冷氣,打著哆嗦,也不知是因為天冷,還是因為害怕。

喔喔……喔,雞叫了。天已經濛濛大亮。

世彬從村上找來了幾個膽大的人,拿著棒子、棍子、鋤頭,朝黑松林撲去。

雨後的院子,那地雪白的院牆,醒目的大門,還有那一樹火紅的柿子,在黑松林的襯托下,那麼那看,簡直就像一幅難描繪的圖畫。

人們沖到院門口,只見封條還在,鎖還在。

村長開了門。

院子裡長滿了雜草。

草地上只留下了世彬和那頭騾子的腳印。

房沿下,擺著兩口棺材,一大一小。騾子沒了。

只在松樹下留下了一堆白骨,和他的那堆沒開過包的行李。

幫他解著扣子。

“看你這一身肉,都捂白了。”她一邊幫他擦著身上的水,一邊摸著他身上的肉。

他回頭一看,只見閨女眼睛瞪的嚇人,不時地用舌頭舔著嘴唇。

一下子,他想起了夢中的情景,愣了一下,歎了一口氣,說:“真委屈你們娘倆了。”

說著鼻子一酸,落下淚來。

“唉,看你,哭啥,這不是回來了嗎?回來就好。”

“往後不走了。”世彬說。

“我看你也是走不了了。”她說,咯咯地和閨女一塊笑了起來。

“我趕了一天的路,還沒吃飯呢。”

“噢,那包餃子吧。”

“那敢情好,好些日子沒吃餃子了。”

“去拿點肉來。”她沖著閨女說。

那閨女一聽說肉,眼睛一亮,下了炕,從櫃子裡拿了一把菜刀,看了爹一眼,出了門。

他聞著自己新換上的衣服,也有一股黴味,拍了拍,一屁股坐在了炕上。

坐了一會兒,屁股底下涼溲溲的。

閨女回來了,手裡提著一塊血呼呼的肉,還冒著熱氣呢!

“快剁成餡子,給你爹包餃子。”

閨女把肉放在案板上,剁開了餡兒。

世彬和老婆嘮叨著相思之苦。

說話之時他下意識地瞟了閨女一眼,嚇了一跳。

只見她一邊剁著肉餡,一邊用手拿了一小塊肉放進嘴裡。

他心裡真難過,這一年來自己不在家,對他們照顧不到,想是閨女饞了吧。

可是又一想,家裡的錢足夠吃肉的,因何說學著吃生肉呢,沒出息!

他給老婆丟了一個眼色,誰知她假裝沒看見。

世彬越坐越冷,對她說:“我去打點酒,暖暖身子。”

老婆有點慌張,忙去阻攔:“明天再喝吧,這會子人家早上了門子,大半夜的上哪打酒去,少喝一口就活不了啦,再說待會就吃餃子了。”

但馬世彬卻一定要喝灑,非去不可,說:“我進村時,見那小灑館還亮著燈呢!我去去就來。”

說著,抓上灑瓶,頂上個草帽,跑了出去。

媳婦還在後面說“快點回來,要不我可找你去。”

外面,雨還在下。

他出了門直奔向那亮燈的酒館。

裡面吆五喝六的聲音很激烈。他推門進去,說:“呵,哥們幾個都在這兒呀!”

一見他來,打牌的人都停在了那裡,驚目瞪口呆。

世彬心想今兒這是邪性了,老婆孩子發呆,這兒的人也發呆,真怪!

“喲,這不是世彬哥嗎?”坐在一旁的之亭先發了話,幾乎是喊叫了起來。

說著,他一推桌上的麻將,一把抓住世彬的手,說:“大哥,你可回來了,你家出大事了,你還不知道吧?”

這一問,把馬世彬問傻了。不解地說:“出事了?出啥事了?”

“嫂子她……”

“她咋啦,偷漢子了?”

“不是。”

“你嘴裡含著雞巴怎的,說話吞吞吐吐的?”

“我怕你挺不住。”

“廢話!”

“嫂子她們娘倆在你走後沒多少日子都死了。”

世彬一聽,笑了說:“放屁,看你是喝多了,要不,就是輸急了眼。”

“我可沒喝酒,不信你問問這哥幾個。”

世彬看看這個,瞧瞧那個,大夥都哭喪著臉,不說話,有的只是點點頭。

“看來,咱村兒的酒還真夠勁,把你們幾個都醉糊塗了吧!”

這時,掌櫃的上來,說:“世彬兄弟,這是真的,不是玩笑。”

“哼,真的?我剛從家裡出來,她們娘倆正在家裡包餃子呢!”

“你從家裡來?”

“不從家裡來,我還能從棺材裡出來不成麼?”

大夥一下子傻子眼,之亭哆嗦開了,說:“難道是見鬼了不成麼?”

突然,一個人說:“你們看他身上的衣裳。”

這時大夥才注意到世彬身上的衣服。

只見他,穿了一件團花壽衣,破的一縷一縷的。

“這是村長讓大夥湊分子錢,給嫂子做的壽服,怎麼穿在你的身上了?”

世彬為才醒來,他心裡明白,這種衣服,活人是不穿的,而在自己家裡,坐來也沒有備過這種衣服,看來,他們說的話是真的。

“見鬼了,真是見鬼了。”他自言自語道。

“她倆的棺材,就停在院裡,只等你回來處理呢!?”之亭補充著。

掌櫃的也說:“這身衣裳,是我媳婦她們幾個人親自給她穿上的。”

這麼一聽,嚇得世彬連扣子也沒顧上解,連扯帶抓地扒了下來,一把扔在地上。

大夥都大眼瞪小眼地看著光著膀子的世彬和地上的壽衣,從心裡往外冒著冷氣,打著哆嗦,也不知是因為天冷,還是因為害怕。

喔喔……喔,雞叫了。天已經濛濛大亮。

世彬從村上找來了幾個膽大的人,拿著棒子、棍子、鋤頭,朝黑松林撲去。

雨後的院子,那地雪白的院牆,醒目的大門,還有那一樹火紅的柿子,在黑松林的襯托下,那麼那看,簡直就像一幅難描繪的圖畫。

人們沖到院門口,只見封條還在,鎖還在。

村長開了門。

院子裡長滿了雜草。

草地上只留下了世彬和那頭騾子的腳印。

房沿下,擺著兩口棺材,一大一小。騾子沒了。

只在松樹下留下了一堆白骨,和他的那堆沒開過包的行李。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