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故事>正文

任世間千媚百態,唯汝是吾情之所鐘

據說, 丞相府裡那位今年才剛誕世的庶出第十三女, 是千年難遇的天煞孤星轉世, 人人都對她避之不及。

葉離——便是她的名字, 也當真應了她的命運, 葉離葉離, 家離親散, 顛沛流離……

她剛降臨這個塵世那天, 生母便難產而死。 不久後, 在宮為妃的二姐也被人謀害;父親被削去丞相官職, 家族就此沒落。

四姨娘隨言的一句話, 讓她悲催的命運開啟, “都是葉離那個煞星!自打她出世後府裡便沒一天安生過!克死了姐姐,

如今又來克我們!”

隨後, 一位法師便被父親請來了府裡。

“此女八字過硬, 本無大礙, 然, 卻因掌心有痣, 這乃天煞孤星命也!”

父親並沒什麼表示, 但那些所有的夫人兄長姊妹卻各個想置她於死地, 只因怕她殃及到自己身上。

那一夜, 在他們還未來得及動手前一刻, 一場漫天大火包圍了葉府六院。

府中大亂, 各自逃生, 是同她生母情同姐妹的奶娘救了她, 在混亂中抱著未滿月的她逃出城外, 將她託付給鄉外的親妹照顧, 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護她周全, 為了引開追來的侍衛, 兵分兩路, 而奶娘在途中被刺殺身亡。

奶娘的妹妹與其夫為護她一路逃到邊關外, 幸其安然平靜的度過了十五年。

只是, 老天卻偏偏成意不讓她安生一般,

平靜了十五年後, 葉離遇到了被發配到這邊關駐守的葉府二少爺——她的二哥。

被他意外發現了身份, 葉二少爺自是很恨她的, 若不是這個煞星, 葉府不會沒落, 他也不至於如此下場!她不死, 方不能解恨!

葉離再次被逼上逃亡之路, 養育她十五年的雙親也被害雙亡, 而她眼睜睜看著卻無能為力……

只知道她似乎逃了很久很久, 累得精疲力盡, 終是在昆侖山下倒地不起……

當她以為會就此命喪那一劍之下時, 那個纖塵不染的紫色身影為她擋在了身前。

葉離無力起身, 只來得及虛弱的睜眼, 看進那一潭碧水深眸;只來得及伸手緊拽那一角衣錦, 卻誓不放手。

她始終不會忘, 那個紫衣男子看見她安然睜眼的刹那, 眸中的釋然與憐惜;

忘不了他因知曉她無家可歸, 無處可依, 而改變了要將她送下山的決定, 讓她住進了再無第二人的昆侖山頂;

忘不了他說從不收徒, 卻破例納了她這唯一弟子;

更不會忘那日夕陽下他溫柔愛憐的話語:“葉離葉離, 為何是離?葉離不應為離!你既為我徒, 為師便賜名為畫吧!葉畫葉畫, 煙霞如畫, 這才適合你, 畫兒……”

一聲畫兒, 牽起了她心中不曾有過的悸動。

他對她的耐心, 包容與寵溺, 讓她忘卻了過往所有的傷痛, 甘願沉溺放縱自己墜入那一片深海……

轉眼, 三年光景悄然逝去, 一場師徒比試中, 已無聲昭示著葉畫的成長進步, 成長的不止是人, 進步的不止是劍法, 還有師徒二人間的默契, 還有漸漸明瞭的情意……

那日, 崖頂上的對話在這幽靜的山頂輕輕回繞。

“畫兒, 你又走神了。 ”

“子夜師傅, 畫兒累了嘛!”

“誒!好吧, 先休息會兒再練吧。 ”

“嘻!謝謝師傅!師傅最好了!”得逞後的她, 笑意染上眉梢, 搖擺著他的手臂撒嬌。

明知她是又想偷懶了, 但對於她的撒嬌, 即便是江湖中有著殺神稱號的他, 也總是毫無招架之力, 只能無奈笑笑, 眉眼裡藏著無盡寵溺。

“師傅師傅!後面那片桃花開滿了十裡耶!您陪畫兒去看會兒桃花吧!”

天際的落霞傾灑在她雪白的紗裙上, 仿若為她鍍上了

一層金輝, 襯得眼前嬌小的人兒越發俏麗可人。

“師傅師傅!您植的這十裡桃林, 可是為了誰人?”

“一個……算是遠去的故人吧……”他回答的時候, 目光迷離, 聲線縹緲, 仿佛山間繚繞著的煙霧, 那般不真實。

“故人故人?已故之人?師傅, 您可是想起了傷心事?”她滿揣好奇。

他漫不經心的轉移了話題:“畫兒該去練劍了。 ”

“唉呀師傅, 畫兒還沒休息夠呢~就再玩一下下啦~”

“畫兒, 我既為你師, 你覺得為師會允許你胡鬧貪玩嗎?”

“那……那如果有天師傅不再是畫兒的師傅了呢?”

她帶著期冀的試問, 然, 他的回答終是將那點希冀悄無聲息的扼殺了。

“不會的, 一日為師, 終生為父。 畫兒, 你該明白, 除了師徒關係維繫著我們, 你我抑或只是路人而已。 該練劍了!”

他與她之間, 註定不是師徒, 便只是路人。 而他不願只與她做路人。

葉畫那沉溺太久的心似乎有了一絲清明, 卻夾著絲絲微涼, 隱隱的痛。

那日之後, 數月之內葉畫的劍法突飛猛進, 因為她真正的開始用功了,

不再會隨意走神了, 也不粘子夜師傅了, 可她卻開始纏每月十五必會來找子夜師傅的孤月公子了。

讓他陪練劍, 陪閱賦, 看他練琴, 教她吹笛。 孤月不在, 她便潛心研究心法, 總是有意無意的躲著子夜師傅。

她以為, 這樣會改變對師傅的依賴, 不會讓師傅丟臉, 努力了, 優秀了, 就不會與師傅成為路人……

而這些, 都只是她以為, 卻未曾想過師傅會如何做想……

“畫兒, 為師沒記錯的話, 畫兒如今已有十八了吧?”

“是的,師傅。”

“那畫兒,心中可有意中人選了?”

燭焰飄忽不定,即便若干年後,她也依昔記得當時他眼裡的期盼與小心,記得她那時因了然了心中的情而呆愣害羞的模樣,也忘不了子夜那句“畫兒可是喜歡孤月公子?”將她初動的萌芽扼殺掉。

在她還在蒙愣之餘,他的話已讓她心涼了下來。

“吾與孤月雖不是至交,也算朋友,讓他待你,為師也放心,既然你們情投意合,我便替你做回主,將你許與他吧。”

那一瞬間子夜眸裡的複雜之色讓她以為是錯覺……

原來他便是這般著急把她推出去嗎?原來……她依舊還是個累贅嗎?

“如果這是師傅希望的,那畫兒遵從您安排便是了。”

她黯然垂下的眸,未曾看到,他眸裡的最後閃爍著的光芒在一點點散盡。

他亦未曾看到,她轉身後瞬間奪眶而出的淚。

錯過了,便終是錯過了。

那一場婚宴極為低調,只有孤月邀來的幾位好友做為見證人,而身為葉畫唯一一位長輩的子夜卻遲遲未現。

她一襲嫁衣如火,嫵媚自成,只是那嬌媚的容顏上,不曾帶有半分喜悅。

拜堂前一刻,她掩不住失望,最後回頭看向大堂外的府門,期冀一點點消失殆盡。

“畫兒,現在後悔,還來的及。”

那是孤月違心卻無奈的話。

她意料中的搖了頭,緩緩閉上了眼,彎起滿是苦澀的笑,那般風輕雲淡的開口:“他沒有來……我便……如他所願吧…”

真的是為了讓他如願?

那時的她怎會知道,因為她對他失望的賭氣,也因孤月的一點點私心,因為子夜對那份情的逃避……

在她沉重的彎腰叩下那三拜時,註定了三人一場糾葛的命運,一段不可避免的殤……

一切本可以挽回,如果那天子夜沒有收到孤月送來的消息,若他沒有毅然遠去尋找那夢繞心頭的九宮玄溟燈;

如果他能推開她曾經的房門,或許就不會錯過桌上那封等待他開啟的信箋,也不會錯過那夜新房裡佳人的等待;

不會做出這個遺憾一生的選擇……

可世間哪有如果啊!傷的又何止一人心啊!

那一夜,她在新房等待,忘了等了多久,只知心中有什麼在一點點抽走……

如沉石落海般一點點沉寂,最後再激不起一絲漣漪……

屋外一地酒罐,孤月俊逸的臉上是掩不住的憂傷無奈,身上那襲刺目的紅袍,仿佛在無聲諷刺著這可笑又荒唐的事實。

轉眼三年。

那一段過往心結終是得不到解開的那天,解鈴還須系鈴人,而系鈴之人不在,又如何得解?

日日憂慮的她終是抵不住身體的消沉而惡病纏身。

即便已臥床不起,也不肯讓孤月告知不知身處何處的他。

只記得風雨交加的那一夜,雷鳴格外的響,她的身子已近極限,她無力的靠在夫君的懷裡,任他仿佛要將她鑲入骨血般的緊抱著自己。

第一次那麼認真看他,才發現他原來是這般的美好,與子夜也是不相上下的,為什麼自己卻從未發現?生生將他折磨得這般憔悴?

如果,早一步,早一點遇見……

“這一生,欠你的……我該怎麼還呢?”

是啊!欠他的,還不了也還不清……

“如若有下一世…如若能早點遇見…我必…傾心以還……”

她很想伸手將他緊擰的眉頭撫平,卻終是在半途無力垂下。

孤月木納的緊抱她,眼已模糊,“再等等…畫兒,再等一會……”

至少,要等到那個人趕來啊~

可是,“我想……可是已經……”等不了了啊!

屋外磅礴大雨,道道厲雷震在心尖。

在子夜一身狼狽沖進屋時,她已靜靜躺在床上,那樣安詳。

閃電劃過,照亮他蒼白的臉,終是跪倒在床沿。

葉離葉離,終是離他而去……

冷!透身入骨的冷!小心的將她抱起,手都在顫。

他說,“畫兒,我們回家……”可是他忘了……

一柄寒劍抵在他脖頸,入耳是孤月清冷沒有溫度的話語。

“三年前,她的家便不再是昆侖山上。”

三年前,他就失去了說這句話的資格,是他自以為是,親手將她推入別人懷裡,是他一手促成今天的殤……她早已不再屬於他。

她的夫君是他的朋友孤月,不是他……

“她一直在等你,等你來找她回去,她最後說的是‘師傅你為何還沒來接畫兒?我已經不能等你了’……”

孤月清冷入骨的聲音伴著厲雷,聲聲迴響在他耳畔,連帶著他痛極的心也顫抖不已。

“子夜,你要記住,這世你負了她,欠她的,你永遠還不了!”

孤月揮手,空中一紙信箋飄落於地,那泛黃的紙頁上,只有一句話,讓兩人噬魂般疼的話……

“任世間千媚百態,唯你是吾情之所鐘。”

子夜啊子夜,為何你卻從看不破?

畫兒如今已有十八了吧?”

“是的,師傅。”

“那畫兒,心中可有意中人選了?”

燭焰飄忽不定,即便若干年後,她也依昔記得當時他眼裡的期盼與小心,記得她那時因了然了心中的情而呆愣害羞的模樣,也忘不了子夜那句“畫兒可是喜歡孤月公子?”將她初動的萌芽扼殺掉。

在她還在蒙愣之餘,他的話已讓她心涼了下來。

“吾與孤月雖不是至交,也算朋友,讓他待你,為師也放心,既然你們情投意合,我便替你做回主,將你許與他吧。”

那一瞬間子夜眸裡的複雜之色讓她以為是錯覺……

原來他便是這般著急把她推出去嗎?原來……她依舊還是個累贅嗎?

“如果這是師傅希望的,那畫兒遵從您安排便是了。”

她黯然垂下的眸,未曾看到,他眸裡的最後閃爍著的光芒在一點點散盡。

他亦未曾看到,她轉身後瞬間奪眶而出的淚。

錯過了,便終是錯過了。

那一場婚宴極為低調,只有孤月邀來的幾位好友做為見證人,而身為葉畫唯一一位長輩的子夜卻遲遲未現。

她一襲嫁衣如火,嫵媚自成,只是那嬌媚的容顏上,不曾帶有半分喜悅。

拜堂前一刻,她掩不住失望,最後回頭看向大堂外的府門,期冀一點點消失殆盡。

“畫兒,現在後悔,還來的及。”

那是孤月違心卻無奈的話。

她意料中的搖了頭,緩緩閉上了眼,彎起滿是苦澀的笑,那般風輕雲淡的開口:“他沒有來……我便……如他所願吧…”

真的是為了讓他如願?

那時的她怎會知道,因為她對他失望的賭氣,也因孤月的一點點私心,因為子夜對那份情的逃避……

在她沉重的彎腰叩下那三拜時,註定了三人一場糾葛的命運,一段不可避免的殤……

一切本可以挽回,如果那天子夜沒有收到孤月送來的消息,若他沒有毅然遠去尋找那夢繞心頭的九宮玄溟燈;

如果他能推開她曾經的房門,或許就不會錯過桌上那封等待他開啟的信箋,也不會錯過那夜新房裡佳人的等待;

不會做出這個遺憾一生的選擇……

可世間哪有如果啊!傷的又何止一人心啊!

那一夜,她在新房等待,忘了等了多久,只知心中有什麼在一點點抽走……

如沉石落海般一點點沉寂,最後再激不起一絲漣漪……

屋外一地酒罐,孤月俊逸的臉上是掩不住的憂傷無奈,身上那襲刺目的紅袍,仿佛在無聲諷刺著這可笑又荒唐的事實。

轉眼三年。

那一段過往心結終是得不到解開的那天,解鈴還須系鈴人,而系鈴之人不在,又如何得解?

日日憂慮的她終是抵不住身體的消沉而惡病纏身。

即便已臥床不起,也不肯讓孤月告知不知身處何處的他。

只記得風雨交加的那一夜,雷鳴格外的響,她的身子已近極限,她無力的靠在夫君的懷裡,任他仿佛要將她鑲入骨血般的緊抱著自己。

第一次那麼認真看他,才發現他原來是這般的美好,與子夜也是不相上下的,為什麼自己卻從未發現?生生將他折磨得這般憔悴?

如果,早一步,早一點遇見……

“這一生,欠你的……我該怎麼還呢?”

是啊!欠他的,還不了也還不清……

“如若有下一世…如若能早點遇見…我必…傾心以還……”

她很想伸手將他緊擰的眉頭撫平,卻終是在半途無力垂下。

孤月木納的緊抱她,眼已模糊,“再等等…畫兒,再等一會……”

至少,要等到那個人趕來啊~

可是,“我想……可是已經……”等不了了啊!

屋外磅礴大雨,道道厲雷震在心尖。

在子夜一身狼狽沖進屋時,她已靜靜躺在床上,那樣安詳。

閃電劃過,照亮他蒼白的臉,終是跪倒在床沿。

葉離葉離,終是離他而去……

冷!透身入骨的冷!小心的將她抱起,手都在顫。

他說,“畫兒,我們回家……”可是他忘了……

一柄寒劍抵在他脖頸,入耳是孤月清冷沒有溫度的話語。

“三年前,她的家便不再是昆侖山上。”

三年前,他就失去了說這句話的資格,是他自以為是,親手將她推入別人懷裡,是他一手促成今天的殤……她早已不再屬於他。

她的夫君是他的朋友孤月,不是他……

“她一直在等你,等你來找她回去,她最後說的是‘師傅你為何還沒來接畫兒?我已經不能等你了’……”

孤月清冷入骨的聲音伴著厲雷,聲聲迴響在他耳畔,連帶著他痛極的心也顫抖不已。

“子夜,你要記住,這世你負了她,欠她的,你永遠還不了!”

孤月揮手,空中一紙信箋飄落於地,那泛黃的紙頁上,只有一句話,讓兩人噬魂般疼的話……

“任世間千媚百態,唯你是吾情之所鐘。”

子夜啊子夜,為何你卻從看不破?

Next Article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