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風水>正文

陰陽風水真的存在嗎?

第1章 白骨托頭

老話說, “窮山多精怪, 惡水有妖靈” 。 這句話用在我的老家是再恰當不過了。

我老家是一個叫呼北的小地方, 地理位置在內蒙和吉林的交界, 屬於興安盟。

呼北是一個小地方, 就是所謂的窮山惡水之地。 所謂靠山吃山, 靠水吃水, 所以呼北的人世代做的都是和林子相關的營生, 比如打獵、采藥、伐木、山貨等等。

但是我家比較特殊, 我爺爺是個風水師, 叫梁九, 村裡人都尊稱他為九爺。

我和爺爺並沒有住在村子裡,

而是住在後山的一個山神廟中。

那個山神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 外面已經破敗不堪, 殘垣斷壁, 早就沒了香火。 但是打我記事時候起, 這個破敗的山神廟就是我的家了。

山神廟只有一間廟堂, 在廟堂的正中, 卻擺放著一大一小倆口黑漆棺材。 而我和爺爺晚上就睡在這棺材裡。

我一直以為, 人就是要睡在棺材裡的。 直到我懂事以後, 發現村子裡的人晚上是睡床的, 只有死人才會睡棺材。

我曾經不止一次問過爺爺, 我們為什麼不能和別人一樣睡床?爺爺卻摸著我的腦袋不置可否, 安慰我說睡棺材多好啊, 擋風, 還暖和。 我知道爺爺說的不是真話, 既然他不想告訴我, 我也就不再追問, 我只知道爺爺是我唯一的親人,

他是不會害我的。

爺爺在村子裡算是個神人, 他說的話, 村裡的人都很相信。 這些年他給村裡人點穴釘墳, 驅邪避禍, 做了不少好事。 而爺爺對於做這些事, 分文不取, 就只有一個要求, 就是包下山神廟所在的後山, 平時不准任何人隨便進入。

村民們大多有求于爺爺, 再加上當時村子的後山基本上是個荒山, 而且裡面盡是一些亂墳崗, 本就沒有多少人去。 所以村長也就做個順水人情, 將後山包給了爺爺。

這山, 爺爺一包就是十年, 在這十年間, 爺爺每逢初一十五便會去巡山, 在巡山之前總是要在山神廟的供案上點燃三支佛香, 拜上三拜。 這個習慣他從來沒有耽擱過。

開始的時候, 村民們還能信守承諾不去爺爺的後山。

因為當時動物和草藥資源都很豐富, 但是時間長了, 由於附近的村民大肆捕殺, 其他的山林的動物越來越少, 草藥越來越貧乏, 再加上絕大多數的林子被收歸國有, 村民就把目光盯上了爺爺包下的後山了。

他們說那些獵物都是跑到了爺爺包下的後山去了, 所以後山在村民的眼中絕對是塊能聞到香味, 卻無處下嘴的肥肉。

當生存的壓力越來越大的時候, 事情終於發生了。

那天早上, 我還沒睡醒, 便聽見從村子的方向傳來了鐘聲。

爺爺早已經起來了, 聽到鐘聲一愣, 喊了一聲:“古鐘……出事了……”說完, 爺爺就朝著村子跑了過去。

我正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年齡, 見爺爺出去了, 也趕緊從棺材裡爬出來, 跟著爺爺跑了出去。

我知道村子裡的那口古鐘, 就掛在村裡的一顆古槐樹上。 從我記事時候起, 那口古鐘就已經被圍欄給圍住了, 從來沒有響過。

路上我發現鐘聲把村民都驚動了, 他們也紛紛走出門外, 向古槐樹湧去。

那鐘聲還在一聲一聲響著, 等到我們跑到古槐樹下, 卻發現了令人驚悚的一幕。

此時那圍欄都已經東倒西歪, 有個人影正在那裡敲鐘。

由於天色還沒完全亮, 村民手裡的手電筒光束全都集中到了那個敲鐘人的身上。

在幾隻手電筒的照射下, 我們終於看清了那個敲鐘人。

這人我一眼就認出來了, 是村裡的賈二貴。

村民們遠遠看著賈二貴, 四下裡鴉雀無聲。 我們驚愕地看到在賈二貴的身上, 只有一顆腦袋是完好的, 身上的皮肉已經脫離,

只剩下了一個白骨架子。

村民們在經過了短暫的沉默之後, 猛地發出一陣驚呼聲和哀嚎聲, 更有幾個膽小的人嚇得堆在了地上動不了了。

我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明明就是一副白骨架子頂著一顆頭顱嘛, 而且那森森的白骨上, 還連帶著一些沒脫離乾淨的血肉和韌帶。

血紅的碎肉加上白色的韌帶, 刺激著在場每一個人的感官。

在他敲鐘的過程中, 胳膊一抖一抖, 不斷地有關節交錯的聲音, 格楞格楞的, 聽起來讓人頭皮發麻。

當這些手電筒的光束照到賈二貴的臉上時, 他把腦袋慢慢轉向我們的方向, 那張慘白無比的臉上, 露出了陰慘慘地笑。 與此同時, 賈二貴邁著蹣跚的腳步, 伴隨著格楞楞關節交錯的的聲音,

朝我們走了過來。

人群又是一片恐慌, 紛紛向後退去。

這時, 村子裡的一條黑狗沖著賈二貴狂吠不已, 但是身體已經抖成了一團, 就是不敢沖向賈二貴。

“二貴啊……”突然從外面沖過來一個人, 這人正是賈二貴的老婆許銀花。 爺爺趕緊一把拉住她:“銀花, 你不能過去。 ”

許銀花滿臉是淚, 哭著沖爺爺說道:“九爺, 二貴……他……”

這時, 賈二貴依然慘笑著, 晃動著骨架, 對於眼前發生的一切好像沒看到一樣。 爺爺安撫住了銀花, 沖著人群喊道:“老少爺們兒, 這是白骨托頭, 邪性的很, 千萬別讓白骨沾了身子。 哪位給我取一捆柴火棒, 一瓶火油, 還有灶台鍋底灰過來?”

有膽大的人應了一聲, 飛也似地去取爺爺要的東西。

剩下的人, 在爺爺的帶領下, 步步後退,不敢迎著賈二貴。

賈二貴一步一步逼近,人們一步一步後退,一直退到了村口,眼見著就要離開村子了。

“九爺,東西來了……”有人將柴火棒和鍋底灰取了過來,交給了爺爺。

爺爺將柴火棒蘸了火油,點燃之後朝著賈二貴甩了過去。

那燒起來的柴火棒落在賈二貴的身前,這一下終於讓賈二貴停住了腳步。

他站在原地,踟躇不前。爺爺將那捆柴火棒盡數點燃甩了過去,可是那些柴火本來燒得很旺,但是到了賈二貴近前,火勢突然就落了下去,眼看著就要熄滅的樣子。

爺爺見狀,捧著一盆鍋底灰撲了上去,將那盆鍋灰沖著賈二貴從頭到腳倒了下去。

說來奇怪,這鍋灰落到賈二貴的身上,同時引得那些柴火棒的火勢驟起,瞬間就圍住了賈二貴。

火苗燒得賈二貴的身體滋啦啦作響,賈二貴發出牛吼般的哀嚎,聲音淒厲慘烈,聽得人頭皮像是要裂開一樣。

爺爺長出了一口氣,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沖著銀花問道:“你們家二貴,是不是去我的後山了?”

“沒……沒去啊?”銀花聽爺爺這麼問,遲疑著,眼神遊移不定。

“銀花,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不說實話?你知道不知道,這事可能關係到全村的安危。”爺爺厲聲喝道。

見到了賈二貴的情況,村民早已經膽戰心驚,這時也紛紛幫腔:“快說啊,銀花,你不要害了全村人啊……”

銀花抹了一把眼淚,看了看周圍的人,膽怯地說道:“二貴……二貴說那後山獵物多,就……就想著趁黑半夜去了後山……”

“啥?唉……你們……真去了……糊塗啊……”爺爺一跺腳,氣憤不已。

銀花蹲在地上嗚嗚直哭。

爺爺正色道:“銀花,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埋怨你們。二貴這個樣子,已經是難再回生了。現在他是一絲遊魂支撐著身體,還是讓他儘早超生吧,免得再為害村裡。”

“二貴……”金翠花哭著沖賈二貴喊道。

那些柴火已經快要燒盡,賈二貴像泥塑的一樣,立在那裡。此時天色已經見亮,一輪清月還掛在天邊,光線有些泛青,賈二貴的骨骼孤零零的,青幽幽,白森森,顯得更加陰森嚇人。

第2章 嘯山鞭

突然,賈二貴的嘴裡呼出一團黑氣來,同時仰頭向月。

“不好,管不了那麼多了。”爺爺喝了一聲,手提伐木用的開山斧,快速竄過去,一斧就將賈二貴的腦袋割了下來。

隨著腦袋的割落,賈二貴全身的骨骼,就像失去了支撐和連接,嘩啦啦散落了一地。

爺爺把斧子一扔,對銀花說道:“明天我幫二貴紮個墳,你把二貴安葬了吧。”

對於賈二貴私自去後山的事,爺爺在那件事後隻字未提。但是村裡人都知道私闖後山的後果,對於後山別說去了,就是談起來都唯恐牽扯到自己,這後山倒是清淨了。

爺爺一如既往地每逢初一十五去巡山,每次都讓我留在山神廟,從來不會帶著我。

在我眼裡,後山不至於那麼可怕,不然爺爺怎麼經常出入而毫髮無損?

但是後山到底有什麼秘密?我為什麼要一直睡在棺材裡?爺爺去後山為什麼不帶著我?

這些疑問之間,是不是還有什麼關聯?

這一切的一切,我想是因為我年齡還小,如果等我到了十八歲,謎底會不會到了要揭開的時候了……

發生白骨托頭的那件事,是在我十五歲那年。

轉眼三年過去了,我也十八歲了。

由於發生了這麼一件恐怖的事,這三年間的確沒人再敢偷去過後山。但是爺爺和村民之間卻少了以前的那種融洽,多了很多矛盾。這從村民看爺爺和我的充滿敵意的眼神中,就能看出來。

我是知道其中原因的,最近三年,周圍的林區資源愈加匱乏,唯有爺爺的後山,由於這些年一直沒怎麼開採和利用,被爺爺養護得很好,大家都覬覦爺爺的山呢。終於,村民們鼓動村長吳有德出面,試圖說服爺爺讓出後山,為村民造福。

老村長兩年前就病死了,吳有德是新上任的村長,他來找爺爺,說爺爺當初並沒有和村裡簽協議,後山是屬於村裡的,不是屬於爺爺個人的。

爺爺一聽就火了,把桌子拍得啪啪響,指著吳有德的鼻子罵道,當初的確是沒有字據,但是是當時老村長當著全村老少爺們的面兒包給我的,很多人都可以作證。而且賈二貴的事才過去三年,你們就動了歪心思了?不信邪的,你們儘管去後山,看看會不會比賈二貴死得更慘?你看我這次還管不管你們的死活?

吳有德的臉被爺爺罵得一紅一白,其實我知道爺爺說的那個老村長包給他後山的理由並站不住腳,畢竟官憑文書私憑印,沒有白紙黑字,你說出龍叫也沒人會認帳。真正讓村民懼怕的,還是後面的理由,賈二貴的事相信對村民來說,還是心有餘悸的。

吳有德被爺爺罵跑了,我知道這事不能完。但是我也知道爺爺絕對不是小氣的人,這麼些年,我們也沒從這個後山撈到任何好處,可是他就死守著後山不放,我也不知道到底是為什麼?

從吳有德走後,我發現爺爺一直若有所思,他把上香的時間改為每天一次,每天上完香,就叼著旱煙袋,沖著後山的方向發呆,他每天的話很少,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直到我十八歲生日那天,爺爺一反常態地炒了四個菜,弄了一壺燒酒,拉著我坐下來。

爺爺這幾年明顯見老,雖然還不到七十歲,平時也刻意地挺著腰板,但是身體已經佝僂起來了,頭髮和鬍子也變得灰白,亂蓬蓬的。看到他的樣子,我不由地心疼。我是爺爺一手帶大,對於我的父母,爺爺緘口不言。村民們也好像是避諱著什麼,從來沒人跟我提起我的身世。

爺爺給我倒了一碗燒酒,我連忙推脫。這些年爺爺對我管教極其嚴格,從來不讓我碰煙酒的。

爺爺一擺手:“伢子啊,你十八歲了,已經是大人了,可以陪爺爺喝酒了……”

我叫梁森,爺爺一直都稱呼我為伢子。我捧起酒碗喝了一口,頓時被那辛辣的酒嗆住了。

爺爺拍著我的後背,一字一句地說道:“伢子,過了今晚,你就不用睡那棺材了……”

“啊?真的?太好了……”我聽了很興奮,因為在我看來,睡棺材的不是正常人。我要做個正常人,不然村裡的人見了我,一直都叫我棺材子。

“你沒看見,那棺材有變化了嗎?”爺爺問道。

我點點頭,的確如此。我睡的那口小的黑漆棺材,最近在棺材壁上,出現了幾道裂紋。那裂紋越來越大,現在已經裂開了幾道口子。晚上睡覺的時候,月光都能從那口子射到棺材裡來。

“快些吃完,早點睡吧。明天跟我去後山。”爺爺說完,一口將剩下的酒倒進嘴裡,轉身進了他的那口棺材睡去了。

我收拾了碗筷,覺得爺爺今天有點不對勁。爺爺為人並不古板,平時對我也是嘻嘻哈哈,有時候甚至開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今天態度明顯鄭重了許多,而且明天居然要帶我去後山?難道真如我之前想的,到了十八歲的時候,就是謎底揭開的時候?

第二天一大早,爺爺看起來精神好了許多,容光煥發的。

他先是照例在供案上點了三支香,拜了幾拜。山神廟的門開著,不可能一絲風都沒有,但是那三支香的煙氣,卻筆直升起。

我看得新奇,便問爺爺:“爺,你這每天拜的是哪尊神啊?怎麼上面沒有神像?”

這問題我也曾經問過幾次,爺爺都沒回答我。今天爺爺像是回應著我的問題,又像是自言自語:“山神廟裡,供的當然是山神爺了……”

爺爺話音未落,就見那三支香正燒著,突然齊齊地從中間折斷了。

我看到爺爺的身子一震,像是瞬間蒼老了許多,那挺直的腰板,也再次佝僂了起來。

爺爺輕歎了一口氣,搖了搖頭。這動作雖小,卻被我看在眼裡。

爺爺沉默了一會,揮了揮手:“走,伢子,進山……”

爺爺背了個包,提著他自己那把開山斧,帶著我進了後山。

這還是我記憶中,第一次進入後山。整個後山的範圍,被爺爺用鐵絲網給攔了起來。我們進山的時候,天色已經亮了。

整個後山的空氣清新無比,到處都能聽到鳥鳴,真正的讓人心曠神怡。太陽初升,將後山的一條小路照得光燦燦的。

但是隨著後山的深入,一切就不像開始那麼美好了。越來越密的林子出現在眼前,而且四周隨處可見荒棄的墳塚,還有很多不知名動物的屍骨。

看到這些我不由得緊張起來。

爺爺將那開山斧讓我提著,自己從腰裡扯出一條黑皮鞭子來。

這鞭子通體黝黑,鞭體抖開足有五米長。我從來沒見爺爺拿過這條鞭子。

爺爺將那鞭子唰地抖到了空中,我看到一個鞭花在空中抖開,隨即啪地一聲脆響響徹山谷。

爺爺隨走隨甩,將那五米多長的鞭子抖開如玩物一般。

啪啪的鞭哨聲,在後山響個不停。而爺爺腳步不停,帶著我一直繞著後山走,足足走了一個上午,到了中午的時候才稍微停歇下來。

爺爺找了一個高處的山石,從背包裡拿出乾糧和水讓我吃,但是看著沒有回去的意思。

我得空問爺爺為什麼要在後山甩鞭子?

爺爺笑了笑,告訴我:“這是嘯山鞭,是向後山的精靈們發個訊息……”

我不知道爺爺所說的精靈,是指後山的動物,還是指什麼?

接著爺爺叮囑我,“伢子,下午看到什麼千萬不要大驚小怪。”

爺爺說這話的時候,十分嚴肅,這讓我的精神頓時緊張起來。

步步後退,不敢迎著賈二貴。

賈二貴一步一步逼近,人們一步一步後退,一直退到了村口,眼見著就要離開村子了。

“九爺,東西來了……”有人將柴火棒和鍋底灰取了過來,交給了爺爺。

爺爺將柴火棒蘸了火油,點燃之後朝著賈二貴甩了過去。

那燒起來的柴火棒落在賈二貴的身前,這一下終於讓賈二貴停住了腳步。

他站在原地,踟躇不前。爺爺將那捆柴火棒盡數點燃甩了過去,可是那些柴火本來燒得很旺,但是到了賈二貴近前,火勢突然就落了下去,眼看著就要熄滅的樣子。

爺爺見狀,捧著一盆鍋底灰撲了上去,將那盆鍋灰沖著賈二貴從頭到腳倒了下去。

說來奇怪,這鍋灰落到賈二貴的身上,同時引得那些柴火棒的火勢驟起,瞬間就圍住了賈二貴。

火苗燒得賈二貴的身體滋啦啦作響,賈二貴發出牛吼般的哀嚎,聲音淒厲慘烈,聽得人頭皮像是要裂開一樣。

爺爺長出了一口氣,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沖著銀花問道:“你們家二貴,是不是去我的後山了?”

“沒……沒去啊?”銀花聽爺爺這麼問,遲疑著,眼神遊移不定。

“銀花,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不說實話?你知道不知道,這事可能關係到全村的安危。”爺爺厲聲喝道。

見到了賈二貴的情況,村民早已經膽戰心驚,這時也紛紛幫腔:“快說啊,銀花,你不要害了全村人啊……”

銀花抹了一把眼淚,看了看周圍的人,膽怯地說道:“二貴……二貴說那後山獵物多,就……就想著趁黑半夜去了後山……”

“啥?唉……你們……真去了……糊塗啊……”爺爺一跺腳,氣憤不已。

銀花蹲在地上嗚嗚直哭。

爺爺正色道:“銀花,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埋怨你們。二貴這個樣子,已經是難再回生了。現在他是一絲遊魂支撐著身體,還是讓他儘早超生吧,免得再為害村裡。”

“二貴……”金翠花哭著沖賈二貴喊道。

那些柴火已經快要燒盡,賈二貴像泥塑的一樣,立在那裡。此時天色已經見亮,一輪清月還掛在天邊,光線有些泛青,賈二貴的骨骼孤零零的,青幽幽,白森森,顯得更加陰森嚇人。

第2章 嘯山鞭

突然,賈二貴的嘴裡呼出一團黑氣來,同時仰頭向月。

“不好,管不了那麼多了。”爺爺喝了一聲,手提伐木用的開山斧,快速竄過去,一斧就將賈二貴的腦袋割了下來。

隨著腦袋的割落,賈二貴全身的骨骼,就像失去了支撐和連接,嘩啦啦散落了一地。

爺爺把斧子一扔,對銀花說道:“明天我幫二貴紮個墳,你把二貴安葬了吧。”

對於賈二貴私自去後山的事,爺爺在那件事後隻字未提。但是村裡人都知道私闖後山的後果,對於後山別說去了,就是談起來都唯恐牽扯到自己,這後山倒是清淨了。

爺爺一如既往地每逢初一十五去巡山,每次都讓我留在山神廟,從來不會帶著我。

在我眼裡,後山不至於那麼可怕,不然爺爺怎麼經常出入而毫髮無損?

但是後山到底有什麼秘密?我為什麼要一直睡在棺材裡?爺爺去後山為什麼不帶著我?

這些疑問之間,是不是還有什麼關聯?

這一切的一切,我想是因為我年齡還小,如果等我到了十八歲,謎底會不會到了要揭開的時候了……

發生白骨托頭的那件事,是在我十五歲那年。

轉眼三年過去了,我也十八歲了。

由於發生了這麼一件恐怖的事,這三年間的確沒人再敢偷去過後山。但是爺爺和村民之間卻少了以前的那種融洽,多了很多矛盾。這從村民看爺爺和我的充滿敵意的眼神中,就能看出來。

我是知道其中原因的,最近三年,周圍的林區資源愈加匱乏,唯有爺爺的後山,由於這些年一直沒怎麼開採和利用,被爺爺養護得很好,大家都覬覦爺爺的山呢。終於,村民們鼓動村長吳有德出面,試圖說服爺爺讓出後山,為村民造福。

老村長兩年前就病死了,吳有德是新上任的村長,他來找爺爺,說爺爺當初並沒有和村裡簽協議,後山是屬於村裡的,不是屬於爺爺個人的。

爺爺一聽就火了,把桌子拍得啪啪響,指著吳有德的鼻子罵道,當初的確是沒有字據,但是是當時老村長當著全村老少爺們的面兒包給我的,很多人都可以作證。而且賈二貴的事才過去三年,你們就動了歪心思了?不信邪的,你們儘管去後山,看看會不會比賈二貴死得更慘?你看我這次還管不管你們的死活?

吳有德的臉被爺爺罵得一紅一白,其實我知道爺爺說的那個老村長包給他後山的理由並站不住腳,畢竟官憑文書私憑印,沒有白紙黑字,你說出龍叫也沒人會認帳。真正讓村民懼怕的,還是後面的理由,賈二貴的事相信對村民來說,還是心有餘悸的。

吳有德被爺爺罵跑了,我知道這事不能完。但是我也知道爺爺絕對不是小氣的人,這麼些年,我們也沒從這個後山撈到任何好處,可是他就死守著後山不放,我也不知道到底是為什麼?

從吳有德走後,我發現爺爺一直若有所思,他把上香的時間改為每天一次,每天上完香,就叼著旱煙袋,沖著後山的方向發呆,他每天的話很少,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直到我十八歲生日那天,爺爺一反常態地炒了四個菜,弄了一壺燒酒,拉著我坐下來。

爺爺這幾年明顯見老,雖然還不到七十歲,平時也刻意地挺著腰板,但是身體已經佝僂起來了,頭髮和鬍子也變得灰白,亂蓬蓬的。看到他的樣子,我不由地心疼。我是爺爺一手帶大,對於我的父母,爺爺緘口不言。村民們也好像是避諱著什麼,從來沒人跟我提起我的身世。

爺爺給我倒了一碗燒酒,我連忙推脫。這些年爺爺對我管教極其嚴格,從來不讓我碰煙酒的。

爺爺一擺手:“伢子啊,你十八歲了,已經是大人了,可以陪爺爺喝酒了……”

我叫梁森,爺爺一直都稱呼我為伢子。我捧起酒碗喝了一口,頓時被那辛辣的酒嗆住了。

爺爺拍著我的後背,一字一句地說道:“伢子,過了今晚,你就不用睡那棺材了……”

“啊?真的?太好了……”我聽了很興奮,因為在我看來,睡棺材的不是正常人。我要做個正常人,不然村裡的人見了我,一直都叫我棺材子。

“你沒看見,那棺材有變化了嗎?”爺爺問道。

我點點頭,的確如此。我睡的那口小的黑漆棺材,最近在棺材壁上,出現了幾道裂紋。那裂紋越來越大,現在已經裂開了幾道口子。晚上睡覺的時候,月光都能從那口子射到棺材裡來。

“快些吃完,早點睡吧。明天跟我去後山。”爺爺說完,一口將剩下的酒倒進嘴裡,轉身進了他的那口棺材睡去了。

我收拾了碗筷,覺得爺爺今天有點不對勁。爺爺為人並不古板,平時對我也是嘻嘻哈哈,有時候甚至開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今天態度明顯鄭重了許多,而且明天居然要帶我去後山?難道真如我之前想的,到了十八歲的時候,就是謎底揭開的時候?

第二天一大早,爺爺看起來精神好了許多,容光煥發的。

他先是照例在供案上點了三支香,拜了幾拜。山神廟的門開著,不可能一絲風都沒有,但是那三支香的煙氣,卻筆直升起。

我看得新奇,便問爺爺:“爺,你這每天拜的是哪尊神啊?怎麼上面沒有神像?”

這問題我也曾經問過幾次,爺爺都沒回答我。今天爺爺像是回應著我的問題,又像是自言自語:“山神廟裡,供的當然是山神爺了……”

爺爺話音未落,就見那三支香正燒著,突然齊齊地從中間折斷了。

我看到爺爺的身子一震,像是瞬間蒼老了許多,那挺直的腰板,也再次佝僂了起來。

爺爺輕歎了一口氣,搖了搖頭。這動作雖小,卻被我看在眼裡。

爺爺沉默了一會,揮了揮手:“走,伢子,進山……”

爺爺背了個包,提著他自己那把開山斧,帶著我進了後山。

這還是我記憶中,第一次進入後山。整個後山的範圍,被爺爺用鐵絲網給攔了起來。我們進山的時候,天色已經亮了。

整個後山的空氣清新無比,到處都能聽到鳥鳴,真正的讓人心曠神怡。太陽初升,將後山的一條小路照得光燦燦的。

但是隨著後山的深入,一切就不像開始那麼美好了。越來越密的林子出現在眼前,而且四周隨處可見荒棄的墳塚,還有很多不知名動物的屍骨。

看到這些我不由得緊張起來。

爺爺將那開山斧讓我提著,自己從腰裡扯出一條黑皮鞭子來。

這鞭子通體黝黑,鞭體抖開足有五米長。我從來沒見爺爺拿過這條鞭子。

爺爺將那鞭子唰地抖到了空中,我看到一個鞭花在空中抖開,隨即啪地一聲脆響響徹山谷。

爺爺隨走隨甩,將那五米多長的鞭子抖開如玩物一般。

啪啪的鞭哨聲,在後山響個不停。而爺爺腳步不停,帶著我一直繞著後山走,足足走了一個上午,到了中午的時候才稍微停歇下來。

爺爺找了一個高處的山石,從背包裡拿出乾糧和水讓我吃,但是看著沒有回去的意思。

我得空問爺爺為什麼要在後山甩鞭子?

爺爺笑了笑,告訴我:“這是嘯山鞭,是向後山的精靈們發個訊息……”

我不知道爺爺所說的精靈,是指後山的動物,還是指什麼?

接著爺爺叮囑我,“伢子,下午看到什麼千萬不要大驚小怪。”

爺爺說這話的時候,十分嚴肅,這讓我的精神頓時緊張起來。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