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時尚>正文

拍案驚奇:小鎮上那個姑娘(張列)

她很美, 美得小鎮上不能相留, 她很風韻, 風韻得小鎮上能容忍。

流行色, 似乎是她創造的, 總是從她那兒飄動, 飄動……

復活了的小街, 原先還是一條扭曲的泥土路。

她總是用第一個誘惑衝擊小鎮土一色的生活。

她第一個做爆炸式的頭, 第一個穿牛仔褲、蝙蝠衫, 第一個戴白色的乳罩, 第一個穿西裝褲頭, 第一個穿超短裙, 第一個塗口紅。 高聳的胸脯, 勾凸的臀部, 整個青春湧動著活的線條在小鎮不長的街上飄來又飄去

她總是擁有那麼多“第一個”。

她第一個和男人挎著胳膊在小鎮上穿行;第一個在“嘭嘭喳”的靡靡之音下扭屁股;第一個和所謂的文化人相交, 第一個……。

從此, 小鎮關於她的傳聞, 不脛而走, 象傍晚起的一陣又一陣的汙塵風沙遮天蓋地, 接著是黑沉沉。

她和某某到過野外, 她和某某看顧過電影, 她和某某去過大城市, , 她經常去某某家裡去, 她同時和四個小夥子談戀愛, 她還和某某老闆在某地親嘴, 某某還經常出入她的房門……

“都快三十了還沒有找婆家?”

“嘿, 誰要這樣的人”

“真的有這種事?”

“那還有錯, 二他爹親眼看見的。 。 。 。 。 ”

關於她的傳說, 越來越多, 越來越奇, 越來越真……

她依然很美, 美得小鎮上不能容忍。

依然, 她還在這個小鎮上流動著新潮、小鎮上的流行色似乎是她創造的。

日子就這樣很平淡的過著, 她依然很美很瀟灑。 。 。 。 。 。

突然一天, 人們在馬路上發現了為推出險遭不側的位盲人脫險, 而自己遭遇車禍的她躺在血泊裡, 肇事的汽車早已逃之夭夭, 人們攔住了一輛軍車把她送往醫院。

途中, 她讓司機把車停下來, 用微弱的聲音說:“不。 。 。 。 。 不要送了, 我。 。 。 。 。 我怕是不行了, 我。 。 。 。 。 我有一事求你, 能吻我一下嗎?”兩位年輕的軍人頓時懵住了, 不知所措。 但看看奄奄一息乞求的目光時, 軍人的心的軟了, 也許這是最後的一次, 或許是她一生當中的第一次。 軍人成全了她, 兩片溫馨的不相認的唇輕輕地吻合了一下, 她兩頰的淚水樸簌簌落下幾滴幹桔的淚水, 只說了一句話:“如願啦!”然後雙目緊閉。

事後, 人們在她的遺物中發現了幾封信, 原來:她是一個理髮個體戶, 家中沒有任何親人。 爹媽均死的早, 和她挎胳膊的那個小夥子是她城裡的理髮老師, 因一次意外的事故, 雙目失明了, 那個怪怪的染著紅頭髮的男生是她的師弟。 。 。 。 。 。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