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風水>正文

愛之,能勿勞乎?忠焉,能勿誨乎

南宮適問於孔子曰:“羿善射, 奡蕩舟, 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 而有天下。 ”夫子不答, 南宮適出。 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適, 古活反。 羿, 音詣。 奡, 五報反。 蕩, 土浪反。 南宮適, 即南容也。

羿, 有窮之君, 善射, 滅夏後相而篡其位。 其臣寒浞又殺羿而代之。

奡, 春秋傳作“澆”, 浞之子也, 力能陸地行舟, 後為夏後少康所誅。

禹平水土暨稷播種, 身親稼穡之事。 禹受舜禪而有天下, 稷之後至周武王亦有天下。

適之意蓋以羿奡比當世之有權力者,

而以禹稷比孔子也。 故孔子不答。

然適之言如此, 可謂君子之人, 而有尚德之心矣, 不可以不與。 故俟其出而讚美之。

(武力不如德行, 破壞不如建設, 暴力不如平和)

===========================================================================

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 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

夫, 音扶。 謝氏曰:“君子志于仁矣, 然毫忽之間, 心不在焉, 則未免為不仁也。 ”

(孔子這話說的絕對了。 只要有心向仁, 君子小人皆可為仁。 )

==========================================================================

子曰:“愛之, 能勿勞乎?忠焉, 能勿誨乎?”

蘇氏曰:“愛而勿勞, 禽犢之愛也;忠而勿誨, 婦寺之忠也。

愛而知勞之, 則其為愛也深矣;忠而知誨之, 則其為忠也大矣。 ”

(愛由勞而顯, 忠因誨而知)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