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育兒>正文

豆瓣日記: 孫燕姿、林志玲與贗品女孩

本文作者“murmur”, 歡迎去豆瓣App關注Ta。

前陣子為了給朋友的小寶寶買禮物, 在商場搜羅合適的嬰幼兒商品。 毫不意外, 衣服、鞋子、帽子、手套, 縮小十倍後都可愛得不行。 但逛了一圈後發現, 除了偶爾出現的黑色和白色, 大部分商品只有兩種顏色:女孩款是粉色, 男孩款是藍色。 我暗自腹誹, 還以為美國性別觀念有多先進呢。 最終也沒有找到合適的性別中立的禮物, 只好買了一雙裸粉色的運動鞋, 希望她做個熱愛運動的小女孩。

回想起來, 對粉色的討厭幾乎成為我青春期的一大視覺主題。 衣櫃裡從來沒有粉色物件, 看到hello kitty避之不及。 據我觀察, 我們小城市女孩在十幾歲的時候分為三類:60%粉色系, 35%藍色系, 剩下5%, 大概是“我只愛黑白”的裝逼系。 粉色系少女可以喜歡SHE蔡依林張韶涵王心淩, 但我們藍色系少女, 一定都迷戀孫燕姿。 俐落短髮被風吹亂, 背心無懼展示平坦身材。 眼神透著迷茫, 腳步卻要堅定。 要奔, 要逃亡, 既要找到和平, 也要和自己作戰。 孫燕姿憑藉她獨特的形象和氣質塑造了一個華語樂壇稀缺的女性形象, 而我們則在流行文化裡找到了想要成為的自己。 短髮是當然的。 嚮往那種扁平身材, 在初二發育的時候悲痛欲絕。 還要學孫燕姿吐字,

她和臺灣腔不一樣, 會把後鼻音發的很明顯像講外語。 初中有一陣子, 每週要交隨筆。 我就拿Mp3單曲迴圈孫燕姿的歌, 一首歌腦補出一整出戲的劇情。 甚至暗戀過一個男同學, 理由是他牙床的弧度很像孫燕姿。

我們藍色系女孩的特點就是, 內心戲有一百出, 可是從外面看, 就只有兩個字:樸素。 再刻薄一點說, 就是醜。 一位朋友和我描述第一次在走廊裡見到我時的印象:一頭炸毛, 巨大的眼鏡, 面色慘白, 矮小的, 書呆子。 無可辯駁。 我看看她, 她雖然有點胖, 但她有劉海, 那種認真處理過、斜到一邊的劉海。 “我瘦下來就會是個大美女”, 她和我說。 我點點頭, 表示贊同。 那個女生高中去了文科班, 那裡的女孩都有劉海。 我在理科班,

教室在六樓。 往下走三層, 就到了文科班, 很多粉色系女孩子, 連那層樓好像都比我們香一點。 當我們還駝著背試圖掩飾發育的胸部, 粉色系女孩已經在修眉毛、貼雙眼皮貼、用洗面乳了。 甚至都不是打扮上的, 而是言行舉止裡軟乎乎的氣息。 倒不是說文科女生都這樣, 只是文科班女生多, 聚集效應, 粉色系比例也大一些。 前幾天看林志玲的訪談, 她真漂亮真溫柔, 是我心中粉色系女孩第一名。 受到很好的教育, 從小到大因為美貌而從他人那裡得到善意, 被教導善良、得體的對待他人, 時刻保持微笑。 那樣嗲的聲音, 在四十多歲的林志玲身上也讓人覺得只有甜美。 訪談者問她, 對於別人只看到她美貌的問題會不會感到困擾,
她想了想, 依然儀態大方的微笑:不是我的問題, 所以不會困擾。

二十好幾, 我竟然開始覺得粉紅色有點可愛。 屁顛屁顛買了粉色書包, 耳飾, 襪子什麼的。 對做女孩子這件事好像也明白了一些。 出門前要收拾一番, 不要隨便爆粗口(尤其不能以爆粗口和開黃腔來impress喜歡的男同學), 聽到不同意的話不要馬上翻白眼, 可以禮貌委婉地表達不同意見。 好啦, 感覺這些只是社會人的基本修養。 擺脫了和男生瞎扯廝混的摳腳時代, 也漸漸會得到很有禮貌的學妹, 蠻可愛之類的評價。 當然會得意, 畢竟是被稱讚了嘛。 可是, 做一隻溫順的hello kitty並且因為這樣被喜歡的話, 真的有些無聊。 況且, 像我們這種先天姿色平平, 後天甜美不足的女性,

不說些俏皮刻薄的話, 怎麼能讓可愛的男孩子記住我們啊。 就這樣, 在短暫的粉色系cosplay後, 我明白了我自己:我是一個攻!一個身高158、慫慫的矮子攻!要攻, 就可能會面臨失敗, 要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 這種時候, 就夾一根pockey在指尖, 假裝吐出煙圈, 憂鬱的歎一口氣:艸, 沒有泡到。

所謂粉色系、藍色系, 都是粗糙的ideal type。 酷兒理論講我們所謂的男性氣質和女性氣質, 不過是在模仿一種並不存在的理想型。 而身為模仿者的我們, 就是贗品, 甚至贗品的贗品。 粉色系是傳統女性形象, 藍色系呢, 就通過反對粉色系來定義自己。 真實的個體, 遠比這些標籤複雜豐富。 就像孫燕姿和林志玲的媒體形象也不過是她們真實個性的一部分。 你看,

多麼吊詭, 藍色系孫燕姿確認要生二胎, 粉色系林志玲還溫柔保持著單身。 現在回看, 我的性別身份覺醒時刻或許是在本科圖書館裡遭遇的二手福柯。 透過翻譯, 透過闡釋, 福柯跟我說:要把自己當作你最重要的藝術品來創作, 要去發明、去創造自我喔。 醍醐灌頂。 人們常說找到自我啦, 回到最初的自我啦, 好像有個完完整整的自我在哪兒呆著等你似的。 福柯多聰明, 他說根本就沒有什麼原初的自我, 你得去創造, 迷惘、困惑、掙扎、反抗, 直到死亡, 你這個藝術品的創造才算告一段落。 孫燕姿也好, 林志玲也好, 沉迷言情的爛漫少女, 相夫教子的溫柔妻子, 獨當一面的事業女性, 這些可能都成為某個時期的模版, 但只有在掙扎、調試、反叛這些模版的過程中, 我們才能真的發明自己。複雜而獨特的贗品女孩。

(全文完)

本文作者“murmur”,現居Chicago,目前已發表了124篇原創文字,至今活躍在豆瓣社區。下載豆瓣App搜索用戶“murmur”關注Ta。

我們才能真的發明自己。複雜而獨特的贗品女孩。

(全文完)

本文作者“murmur”,現居Chicago,目前已發表了124篇原創文字,至今活躍在豆瓣社區。下載豆瓣App搜索用戶“murmur”關注Ta。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