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娛樂>正文

老牌獎項“格萊美”顯現歐美樂壇創作尷尬

有人說, 格萊美早已成為輪流坐莊的圈子遊戲。 看看最新出爐的第60屆格萊美獲獎名單, 就知道這話不假。 “火星哥”布魯諾·瑪律斯憑藉著專輯《24K魔法》以及冠軍單曲《正是我所愛》贏得年度專輯、年度製作、年度單曲等七個獎項。 艾德·希蘭則把最佳流行藝人、最佳流行專輯收入囊中。

作為一個以學院背景為支點的老牌獎項, 格萊美時隔15年重回“寸土寸金”的紐約, 迎來自己的六十歲生日慶祝。 也辛苦了U2樂隊幾位搖滾老將在紐約的零度天氣裡來了一場戶外表演。

遺憾的是, 這些都沒能為獎項帶來更多新鮮感。 在國內社交網站上, 反倒是TFBOYS成員易烊千璽作為嘉賓的露臉, 讓格萊美狠狠刷了一下屏。

聯繫前年“黴黴”泰勒·斯威夫特的風光和去年阿黛爾的強勢回歸, 盤點格萊美的大贏家就會發現, 絕大多數確屬實至名歸, 只不過依舊是那些人, 依舊是那些調調, 說乏善可陳也並不冤枉。 有評論認為, 這個伴隨唱片工業而生的老牌獎項, 給出這樣的獎項, 說到底還是歐美樂壇創作的後繼乏力。

分類獎項“一人獨攬”

綜合類、R&B類獎項幾乎都被布魯諾·瑪律斯包攬。 評委的“青睞”由來已久, 2011年起, 瑪律斯在格萊美幾乎年年有收穫, 就算去年大贏家是阿黛爾,

她的年度專輯《25》, 同樣由瑪律斯擔任製作人。

這引來不少非議。 就拿格萊美最重磅的獎項之一“年度專輯”來說, 有評論就認為, 若論音樂深度, 《24K魔法》不及入圍的肯德里克《DAMN.》和Jay-Z的中年自省之作《4:44》;而若論音樂的整體性與品相, 也不敵1996年的小魔女羅德。

不管是自己的“24”還是阿黛爾的“25”, 他的創作更像是滿足大眾娛樂的最大公約數。 儘管有人在這個夏威夷小子身上看到了唱著《紫色》的王子, 看到了唱著《顫慄》的邁克爾·傑克遜, 但更多的時候, 他更願意唱著“正是我所愛”這種簡單調調, 炮製美式“洗腦神曲”。

本屆“一人獨攬”大類獎項的還不止瑪律斯一人。 說唱類獎項幾乎被肯德里克·拉馬爾拿下, 算是作為他在綜合類獎項惜敗“火星哥”的一種安慰。

而克裡斯·斯太普頓則是本屆鄉村音樂獎項的“收割機”。

獎項的尷尬亦是樂壇的悲哀

“老面孔”也是格萊美缺乏看點的原因之一。 搖滾類獎項裡, 噴火戰機樂隊常年在列;Jay-Z與碧昂斯夫妻倆只要有作品, 就在提名名單“領跑”;至於泰勒·斯威夫特, 她的新專輯《榮譽》雖不在第60屆的報名週期之列, 格萊美卻連一首單曲都沒放過。

格萊美的評委也在已故歌手身上做文章。 繼格萊美早年“遺珠”大衛·鮑伊去年憑遺作《黑星》5項提名全中後, 今年“最佳搖滾歌手”又一次“馬後炮”, 頒給了2016年11月就已不在人世的萊昂納德·科恩。 兩人已成傳奇, 無須獎項傍身。 格萊美的追懷反而遭致不少樂迷的不滿。

曾幾何時, 格萊美專業評委的選擇不受市場左右。

於是有了“花蝴蝶”瑪利亞·凱利和“水果姐”凱蒂·派瑞等幾代當紅歌手的多年陪跑。 可近年, 不管是獎項數量的“瘦身”———砍掉冷門細分獎項;還是向大眾口味靠攏, 讓話題藝人進榜、參與表演, 這個老牌獎項所採取的諸多“自救”手段, 也使其多少與“看資料”的全美音樂獎、“看榜單”的公告牌音樂獎變得面目相似。

也有人把如今音樂獎項的尷尬看作是歐美樂壇後繼乏力的縮影:大眾流行靠“火星哥”“黴黴”和碧昂斯撐著門面;抒情音樂倚仗阿黛爾、艾德·希蘭持續產出;酷玩、繆斯等搖滾中堅力量新作差強人意……或許, 只有從創作源頭展現更多藝術靈感與技巧創新, 才能讓格萊美這樣的“年度總結大會”更具看點。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