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風水>正文

名家|浮世繪:親家

熱河這個風水勃鬱之地, 城圍丘陵如黛, 奇山淩空聳翠, 一條烈水側身而過, 人之天性豪爽得一如塞外淩冽的朔風, 素常裡的煙火人情, 尤以酒事溫潤得世故亦厚道。 殊不知三百年胡風漢韻, 當初一個“熱河上營”小村莊, 因了康熙一座避暑山莊, 八方能工巧匠多民族雜居, 至今亦有“壩上壩下喝不過隆化, 南來北往喝不過圍場, 東奔西行喝不過豐寧”之說。 而人的以酒為緣推杯換盞, 見出更多的到底還是一顆心。

我朋友劉祥瑞住熱河城, 親家于柏林住圍場壩上樺樹村, 倆人見面主要興趣便是酒, 端著酒杯談舊事, 談鄉里鄉親談兒女, 談國計民生感歎生活的艱辛與不易, 喝到興致也談朝鮮核武器中東戰爭伊拉克, 想的都是國際大問題。 幾杯燒酒的慫恿下, 價值觀也時常會有紛爭, 于柏林說什麼酒文化?它怎麼會是文化呢?文化都在書裡呢。 劉祥瑞便說, 你在酒裡思考人生, 體悟快樂或煩心,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酒怡情, “呼兒將出換美酒, 與爾同銷萬古愁”“舉杯邀明月, 對影成三人”, 詩酒趁年華, 難道這不是文化麼?于柏林說為什麼喝了酒會飄起來?我相信魂靈還是存在的。 劉祥瑞便說, 人死如燈滅, 呼啦一下成灰土。 一旦看著對方粗脖子紅臉風向不對,

劉祥瑞也會戛然而止, 笑在那裡不吭聲, 心說你是真理你是酒, 這還不行嗎?

當初劉祥瑞對這門親始終猶豫, 並非嫌男孩個子矮面貌黑, 工作只是個稅務局的商管員, 而是不滿意那個壩上農村家。 更何況我女兒如花似玉, 大小是個教師為人師表, 至少也該嫁個文化人吧?女兒嘴上答應著, 私下戀愛卻談得風生水起, 直待那天要定親, 酒桌上劉祥瑞才見了于柏林。

這是一次頗顯尷尬的面晤, 最初劉祥瑞坐在那裡不吭聲, 酒杯舉得也很嚴肅, 這便搞得對方束手無策不自在。 但後來于柏林囑咐兒子那幾句話, 卻將劉祥瑞打動了, 于柏林說:你小子, 別以為當了幹部就咋回事似的, 國家給的那身皮, 你就不能白穿它。

第一必需積極要求進步, 爭取早些入黨。 第二遇到小商小販不能撅人秤桿子亂罰款, 那是人幹的活計嗎?第三不能貪污受賄, 掙多少花多少, 髒錢一分不能拿。 第四最重要, 對待老丈人丈母娘, 一定要真好, 發自內心的好!眼前兩位就是你親爹媽, 人家姑娘養大不容易, 憑啥嫁你個壩上臭小子?樺木不直你可不能歪, 這也是我定的“四項基本原則”!

劉祥瑞至今還記得, 說到最後于柏林是用力看了一眼自己的, 那一眼隱約透著一層焦慮, 透著討好的虔誠, 並且他也懂了這話究竟說給誰來聽。 酒品即人品, 一個壩上農民出此言, 劉祥瑞感動得都想鼓掌了, 出口便動了真性情, 劉祥瑞說:兄弟呵, 就憑今天你這番話, 這親我就敲定了。

喝!兩人越喝越投機, 越看越順眼, 酒助人興一瓶子白酒很快見了底。 于柏林不愧是壩上蒙古族人, 面不改色心不跳, 直喝得劉祥瑞舉目皆親雙眼迷離, 人都快紮到親家懷裡了。

知音于柏林, 時常會給劉祥瑞打電話:哥呀, 兄弟想你啦!

賦閑在家的劉祥瑞便說:還是讓我上壩唄。

酒由情生, 情由境造, 劉祥瑞坐在火炕上, 比坐在自家床上還踏實, 手把羊肉橫著啃, 滾燙的燒酒大碗喝, 大自然裡得大自在, 再待屁股底下熱上來, 也便顯得沒分寸。 當下城裡已少劃拳行令, 但粘上于柏林的劉祥瑞, 劃拳已經上了癮, 唯有不快的是總輸, 最後只剩下一句話:我老輸。

于柏林就答應哎——我是你老叔, 又叫老叔我幹啥?你是贏了酒!

劉祥瑞便說:我贏了那就接著喝。

酒量與基因也有關係, 于柏林兒子酒量比他爹還大, 那天進家已過後半夜, 媳婦偏是不開門:酒是爹你就跟它過。 門外說我工作應酬多忙啊, 你以為我願意喝?事後女兒對劉祥瑞告狀:再喝這日子就別過!

劉祥瑞說:你是點我呢?如今哪個男人不喝酒, 喝高了是他人好交, 不喝還算個男人嗎?

劉祥瑞當然也懂得禮尚往來, 那天電話又打給于柏林:過來過來你過來, 哥哥今天想你了。 那邊電話也緊著說:喝酒唄, 明天早晨就上車。

百十裡班車並不遠, 但那天于柏林喝了一會兒酒便放下了。 劉祥瑞問不喝了?于柏林說:路上挺高興, 今天咋就暈車呢。 我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呵。

那就不喝了。 劉祥瑞又覺親家城裡一趟不容易,

多麼熱的天又暈車, 應該領著街上透透風, 低頭再看地上兩隻腳, 鞋擦得倒是挺光亮, 只是已經豬拱嘴般翹起來。 劉祥瑞心裡想的是給親家買雙鞋, 但令人惱火的是剛走到大街上, 于柏林便嚷著上廁所。 劉祥瑞說剛才家裡咋不尿?于柏林即刻抱拳致歉說, 還不是嫂子在家嘛, 衛生間我不敢進。

南大街沒廁所, 兩人直奔速食店, 于柏林進去劉祥瑞轉身買雪糕, 返回繼續那裡等, 紅男綠女出出進進, 直等到雪糕化了也不見人。 待劉祥瑞返回南大街, 正見一人直著脖子向北喊:

親家——親家——

眼前正是于柏林。 劉祥瑞便樂了, 難道我就沒個名字嗎?想起叫了多少次“老叔”, 看在那裡的劉祥瑞, 甚至有點兒幸災樂禍, 心說你以為這是壩上草原一馬平川嗎?這裡是皇城根兒下老熱河!正樂著于柏林又消失了, 劉祥瑞如墜夢中左顧右盼,再轉身于柏林正沖西喊:親家——親家——

還是沒名字。此刻劉祥瑞也看清了,臉上掛滿汗水的于柏林,表情是那麼焦慮,茫茫人海又是那麼不知所措,一顆心很快便綿糖般地融化了,隨即也沖著遠方喊起來:親家——親家——我在這——南大街車流如水,夕陽之下熱河城一派金黃,劉祥瑞邊喊邊追直待抓住對方的手,于柏林眼裡已是浸滿淚花了。

(田林,作家,現居承德)

劉祥瑞如墜夢中左顧右盼,再轉身于柏林正沖西喊:親家——親家——

還是沒名字。此刻劉祥瑞也看清了,臉上掛滿汗水的于柏林,表情是那麼焦慮,茫茫人海又是那麼不知所措,一顆心很快便綿糖般地融化了,隨即也沖著遠方喊起來:親家——親家——我在這——南大街車流如水,夕陽之下熱河城一派金黃,劉祥瑞邊喊邊追直待抓住對方的手,于柏林眼裡已是浸滿淚花了。

(田林,作家,現居承德)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