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娛樂>正文

《南極之戀》瀋陽點映 主創解密如何在南極拍電影

1月28日, 電影《南極之戀》在瀋陽提前點映。 這部愛情冒險電影, 不僅因為主演趙又廷、楊子姍在《致青春》之後再合體而受到關注, 更因為這部電影是在南極實景拍攝。 電影點映之後收穫了不少好評, 不僅愛情故事動人, 冒險場景更是“凍人”, 有影迷感慨:“除了愛情, 剩下的簡直就是南極風光片。 ”主演趙又廷和製片人曹欣也接受了採訪, 解密了在南極拍攝電影的複雜和危險。

南極拍片危險重重

趙又廷遭遇“雪盲”

《南極之戀》講述一對男女在一次意外後被迫滯留南極, 在各種求生冒險中, 他們最終產生了感情。 說到片中的險境, 趙又廷透露:“電影裡我們離極光站20公里, 物資非常欠缺, 兩個人只有75天。 20公里聽起來很近, 因為在南極分不清楚東南西北, 走不了20公里, 所以其實非常困難。 ”

在南極的環境裡拍攝電影, 讓趙又廷的這次“愛情”並不甜美。 用他的話說就是“反正每天都差點死在那裡”。 “在船上說好開兩天半, 結果開了四天半, 吐到不行;遭遇了雪盲, 因為那邊紫外線比較強, 一望無際的白, 所以一直反射光線到眼睛, 大家都有眼鏡可以戴, 我沒有, 我戲裡沒有一個雪鏡, 在外面待太久就雪盲了;還經歷一個七級的強風。 ”

除了這些, 在拍攝過程中趙又廷也屢次遭遇危險。

“我記得有場戲是有一個蠻陡的雪坡, 導演說讓我從那裡滑下去, 我說OK, 結果導演又說你滑下去的時候不要往右邊滑, 往左邊滑, 右邊是一個懸崖。 這我要怎麼控制呢?但導演哈哈一笑就走了。 ”

不僅有懸崖, 還有各種天氣問題。 “我們常常得在戶外等天氣, 在那裡氣候瞬間就變了, 我們看晴天可以出工了, 到了現場不過半個小時就暴風雪了, 然後折返, 折返之後又放晴, 又出去又暴風雪, 常常這樣折騰。 那裡環境確實蠻兇險的, 聽科考隊員說, 去外面拍的時候一定要緊跟著他們走過的路, 不要自己到處遊蕩, 因為真的發生過走著走著一個人沒了, 掉進三百多米深的冰裂縫, 就沒了。 ”趙又廷表示,

自己中途也有放棄的想法, “在外面我覺得冷倒還能忍受, 但是當強風來的時候, 最高級到12級, 而且我們在一個小山丘上, 那個拍的真的蠻嚇人的, 隨時感覺會被吹下去。 很多鏡頭要我一個人走很遠, 走到一個大家都看不到我的地方, 我也不知道我下一步會不會出事。 ”最後他用一句話總結在南極拍戲就是:“很慶倖自己回來了。 ”

南極拍戲限額嚴格

監製都沒能去上

大家都知道, 去趟南極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不僅花費巨大, 手續也相當繁雜。 該片製片人曹欣也揭秘了在南極拍攝的幕後故事。

去南極拍電影, 不僅在拍攝上要遭遇各種環境麻煩, 整個審批流程走起來也特別複雜, 人員數量有嚴格限制, 甚至電影的監製關錦鵬,

也因為人員限額沒能去上南極拍攝現場。

對於選擇去南極實拍, 曹欣解釋:“實拍這件事情首先是導演的堅持, 第二個在導演堅持情況下, 整個製片團隊對於能夠成行做了非常周密的計算。 因為拍電影不僅僅憑勇敢、衝動、熱情, 還是要通過精密的計算和規劃, 所以我們是在規劃完, 做了測算之後才做出這樣一個決定。 我們當時算出來, 從預算、從時間, 從人員配置、設備等所有的方面, 可以一搏。 ”

對於到底有多難, 曹欣回應, 首先相關手續就非常難, “不是誰都可以去南極工作和拍攝電影, 在這之前要跟很多相關部門溝通, 不光國內還有國際的, 都需要知會。 ”除此以外, 怎麼進南極, 在什麼季節進南極, 這要經過周密的計算,

而且要求非常準確。 “因為對於拍電影來講, 尤其是製片環節, 要控制風險, 一切都應該可以掌控, 這可能是這個電影最難的一個地方。 在南極是沒有後援的, 所以如果出現問題很麻煩, 對我來講最大的壓力是人身安全。 ”另外, 很多攝影設備也需要改裝, 但曹欣還是給想去南極拍戲的劇組信心:“雖然很難, 但只要經過周密的準備, 還是可以實現的。 ”

遼沈晚報、聊沈用戶端記者 張鉑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