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還遼河口濕地盎然生機

■本報記者 沈春蕾

葦海浩瀚, 堿蓬灘塗綿延, 構成了遼寧遼河口濕地生態保護區中獨特又著名的紅海灘景觀和世界第二大蘆葦濕地景觀, 成為重要的生態資源。

近年來, 受油田開採、稻田種植、葦田養蟹等人類活動的影響, 以及上下游污染疊加、生態缺水、保護體系不完善, 對遼河口濕地和遼東灣水域的生態安全造成嚴重威脅。

為此, 中國海洋大學、中國科學院瀋陽應用生態研究所、遼寧省環境科學研究院、瀋陽大學、遼寧省盤錦市濕地科學研究所等單位齊聚盤錦,

共同承擔了“十二五”國家水體污染控制與治理科技重大專項課題——“遼河河口區水質改善與濕地水生態修復技術集成與示範”。 據悉, 課題團隊在遼河口濕地集成一套水質改善與水污染阻控技術體系, 建立了51.9平方公里的示範工程。 該示範工程已于日前順利通過水專項管理辦公室組織的協力廠商評估, 希望還遼河口濕地原有的盎然生機。

濕地在哭泣

遼河河口區濕地位於遼寧省盤錦市境內、遼河三角洲的最南端、雙檯子河入海口處, 該區由大遼河、雙檯子河、大淩河、小淩河等河流綜合供水, 形成遼東灣頂部延綿的永久性的淡水沼澤、鹽沼、沙灘和潮間泥灘濕地。

課題組長、中國海洋大學教授白潔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由於河水攜帶泥沙的沉積致使海水退卻, 形成了大面積的發育灘塗和沼澤濕地, 蘆葦沼澤是該區主要的濕地類型, 濕地內有葦田約67000公頃。 ”

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雙檯子河口自然保護區坐落於此, 是目前世界上保存最好、面積最大、植被類型最完整的河口生態區域之一, 也是丹頂鶴、黑嘴鷗等世界珍稀瀕危水禽重要的棲息地, 被評為全國十大魅力濕地之一。

遼河口濕地植被具有很強的淨化水質、降解污染物能力, 是遼河的最後一道屏障。 中科院瀋陽應用生態研究所研究團隊認為:“遼河口濕地生態環境的改善是對遼東灣近岸生態環境的有效保護。

然而, 如今的遼河口濕地氮磷營養鹽、有機物、石油類複合污染嚴重, 河口區蘆葦濕地面積減少、產量逐年遞減, 翅堿蓬濕地面積明顯萎縮、覆蓋度顯著下降, 遼河流域和河口濕地污染量增加和污染物淨化功能下降的問題日趨明顯, “這嚴重威脅了遼河口濕地和近岸水域生態健康。 ”白潔表示。

修復在進行

針對遼河口濕地面源污染嚴重、生態功能下降的問題, “遼河河口區水質改善與濕地水生態修復技術集成與示範”課題於2013年開始執行, 牽頭單位為中國海洋大學, 聯合各參與單位開展了以河口濕地油田、稻田、葦田水質改善與生態功能恢復為目標的關鍵技術研發與工程示範。

課題共分6個子課題, 其中, “河口區累積性烴類污染物削減與水質改善關鍵技術與示範”和“油田作業區濕地淨化功能恢復關鍵技術與示範”由中科院瀋陽應用生態研究所負責完成。

“河口區葦田水體污染阻控技術與工程示範”和“河口區典型植物群落生態修復技術與工程示範”由中國海洋大學負責完成。 “遼河口濕地生態演變格局與生態保護體系構建”由遼寧省環境科學研究院負責完成, “河口區稻田生產區氮磷面源污染控制技術與示範”由瀋陽大學負責完成。

中科院瀋陽應用生態研究所研究團隊主要針對石油開採造成的井場周邊土壤和濕地污染問題, 開展累積性烴類污染去除和破壞性濕地恢復技術集成和創新, 實現了井場周邊土壤累積性烴類污染物高效削減和濕地淨化能力的恢復,

井場周邊及濕地內石油烴的削減率分別達到50%和20%以上。

白潔團隊對河口濕地養殖水體污染的物理—生物聯合阻控與水質改善技術的實施, 對葦田養殖水體的氨氮和CODcr的最大去除效率分別達到57.2%和51.2%, 葦田出水氨氮和CODcr分別降至0.15 mg/L 和30 mg/L以下。

課題組成員在開展河口區蘆葦群落退化機制研究的基礎上, 建立了河口區退化蘆葦濕地生境修復技術, 包括水鹽調控技術、土壤改良技術和高效植建技術, 實現蘆葦生物量顯著提高。 資料分析顯示, 2015年8月示範區蘆葦生物量較兩年前增加65%以上。

白潔表示:“除了建成示範工程, 課題組還將技術成果逐步轉讓給當地企業和單位。 ”

收穫的背後

收穫的背後是艱辛的付出。 白潔回憶道:“我們承擔的課題在完成過程中都遭遇了‘人蚊大會戰’。 ”

遼河口濕地水域面積大, 溫暖潮濕的自然條件為蚊子提供了良好的生存、繁衍環境, 引用課題組成員的話:“這裡的蚊子最顯著的特點是數量多、個頭大、咬人凶。 ”“三個蚊子一盤菜”是當地百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白潔團隊所研發的關鍵技術的實際應用和效果觀察必須在蘆葦生長最為旺盛的季節, “高溫潮濕的夏季是我們要長時間進行現場作業的季節, 也是蚊子最為猖獗的時候”。

課題執行期間, 白潔和團隊成員去蘆葦濕地進行現場實驗、監測和採樣時, 經常需要24小時連續觀測, “野外的蚊蟲劈裡啪啦地往臉上撞, 一巴掌打死四五只是很平常的事。 尤其到了晚上,我們作業時都不敢常開燈,燈一開蚊子就像轟炸機一樣沖過來”。

中科院瀋陽應用生態研究所團隊面臨同樣的困難。團隊成員、副研究員李鳳梅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我們的野外採樣和示範工程往往在夏天高溫天氣下進行,為了防蚊身上要穿厚衣服,油田區又沒有遮陰的地方,中暑經常發生。”

儘管環境艱苦,課題組還是順利完成了各自的任務,團隊成員渴望通過開展遼河口濕地水質改善和生態修復技術研究,為遼河流域污染物控制和遼河口濕地生態功能保護提供理論依據和技術支撐,為遼東灣近岸水域污染阻控提供技術保障。

《中國科學報》 (2018-01-29 第6版 院所)

尤其到了晚上,我們作業時都不敢常開燈,燈一開蚊子就像轟炸機一樣沖過來”。

中科院瀋陽應用生態研究所團隊面臨同樣的困難。團隊成員、副研究員李鳳梅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我們的野外採樣和示範工程往往在夏天高溫天氣下進行,為了防蚊身上要穿厚衣服,油田區又沒有遮陰的地方,中暑經常發生。”

儘管環境艱苦,課題組還是順利完成了各自的任務,團隊成員渴望通過開展遼河口濕地水質改善和生態修復技術研究,為遼河流域污染物控制和遼河口濕地生態功能保護提供理論依據和技術支撐,為遼東灣近岸水域污染阻控提供技術保障。

《中國科學報》 (2018-01-29 第6版 院所)

同類文章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