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美國科學顧問專家組成員大幅下降

特朗普執政一年後美國科學顧問專家組成員大幅下降一項新分析報告稱, 自從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就職後, 為聯邦機構提供科學建議的專家組的成員人數就在下降, 而且他們的會面次數比1997年(政府開始追蹤相關資料的時間)以來的任何時候都少。 對此, 麻塞諸塞州坎布裡奇市憂思科學家聯盟(UCS)科學和民主中心主任Andrew Rosenberg基於該機構1月18日發佈的報告認為, 至少其中一些下滑或可歸咎於特朗普政府有意把科學家排除在政策制定過程之外。

科學專家組(在美聯邦範圍內約有200個)為美國各個機構就各種各樣的政策問題建言獻策, 這些問題包括環境保護、藥物研發和能源創新等, 它們還幫助確定優先開展的科研專案。

這些專家組成員是自願服務, 他們通常來自於學術界、產業界和非盈利部門。 在其分析中, UCS調查了幫助5個機構制定政策的73個專家組。 科學是這5個機構的重頭戲, 它們包括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環境部(EPA)、食品和藥物監督管理局(FDA)以及能源部(DOE)和內政部。 這些專家組2017年的成員人數比2016年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政府時期減少了14%, 而他們碰頭的次數減少了20%。 作者指出, 特朗普第一年任職期間專家組成員人數顯著下降。

在奧巴馬執政的第一年, 這些專家組的成員約減少了7%, 而在前總統小布希第一年執政期間, 相關成員人數減少則不到1%。 “忽視獨立的科學建議會嚴重危及到國家。 ”UCS報告稱, 該組織對特朗普政府的科學、能源和環境政策一直持批判態度。 “當涉及到與公眾健康和安全密切相關的事情時, 這樣的建議對於聯邦政府做出明智的決定非常關鍵。 ”如果專家組成員和會面的減少並非特朗普政府有意為之的策略, Rosenberg說, “那麼它就是一個很大的遺漏, 因為他們在做一些監管決策時非常激進, 並沒有徵求外部專家的科學建議”。 例如, 他指出近期FDA決定延遲一項要求時就明顯缺乏科學投入, 該要求規定食品標籤需要標明其中加了多少糖。

“這個國家所有的公民和民眾都應該被考慮在內, 因為它意味著相關決策會政治性更強, 而透明度更低。 ”Rosenberg說。 特朗普政府對待一些專家組的方式已經引發了爭議。

去年6月, EPA打破先例, 決定不更新其科學顧問委員會和其他諮詢機構的幾十名專家的規定。 該機構還禁止接受由其資助項目經費的研究人員在專家組服務。 隨後, EPA在專家組內安插了新的成員。 批評人士指責這一舉動偏離了專家組意見, 傾向於產業界的觀點。 與此同時, 內政部也終止了一個氣候變化和自然資源科學諮詢委員會。 UCS的報告沒有明確指出, 委員會成員人數的減少在多大程度上是由於某些特定的行為, 例如不更新成員、專家退休或是自特朗普上任後專家組被暫停或終止導致的。

該報告也沒有說明法律上要求的諮詢委員會的數量, 從而對新法規或政策進行權衡(其他專家組的存在則是由各機構自行決定的)。

UCS發現, 在2016年特朗普政府組成之前, 約有一半專家組的會面次數已經不像其章程要求的那樣多。 在特朗普政府執政後, 這一比例已經增長到2/3。 UCS通過訪問33名現任和前任委員做了補充分析。 一些委員稱, 會議的減少以及其他經歷讓他們覺得自己並未得到重用, 邀請他們服務的機構對自己表現得不尊敬。 例如, FDA科學委員會的一名委員稱, 該委員會在2017年僅召開了一次由FDA理事參加的電話會議, 而且會議沒有任何日程, 開會的時間尚不足15分鐘。

FDA的一名發言人拒絕對此作出評論。

在DOE曾向奧巴馬政府提供諮詢的能源顧問委員會(SEAB)的19名成員中, 只有一位向即將上任的新DOE部長Rick Perry遞交了辭呈。 但SEAB的成員告訴UCS, 他們什麼也沒有從該部門聽到。 DOE一名官員告訴UCS, 該委員會已經處於“落日時分”, 已獲准在2017年1月終止, 儘管DOE仍在其網站上列出了原委員會成員的名字。 “看到委員會已經停止躬耕, 我很驚訝。 ”加州斯坦福大學能源政策與金融中心執行主任、 SEAB原成員Dan Reicher說。 他表示, SEAB曾寫作過關於高速電腦以及DOE下屬17個實驗室有效性的報告。 “我們現在正處於能源部面臨很多困難問題的時刻。 ”Reicher說, “這位部長還沒有完全配備好人員。 這樣的專家組實體可以説明他解決每天碰到的很多問題,

應對要做的很多艱難決定。 ”(晉楠編譯)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