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閨女,你婆家這麼有錢,你侄子出國讀書就靠你了”

接到我媽電話的時候, 我和陳誠正在吃晚飯, 電話中她噓寒問暖, 語氣溫柔, 就像是我們一直很親切, 從未發生過任何事情一樣。 而事實上並不是這樣, 一年前, 我們因為婚禮禮金的事情鬧得非常不愉快, 她沒有出酒席的錢, 卻要收禮金, 收的還是我婆家這邊的禮金。 我婆婆自然是不同意的, 結果她當場就撒潑哭鬧, 怎麼都拉不起來, 生生的把女兒的婚禮變成了一場鬧劇。

後來面對我的質問, 她語氣不善,

說我不要臉, 為了個男人不要媽媽, 不要娘家, 剛結婚就向著婆家, 以後就當沒有我這個女兒了。 她倒是說到做到, 過了回門之日後, 就再也不搭理我, 路上遇上, 也就像是不認識一樣。 但可笑的是, 每月的生活費卻從來不會忘記, 總是讓我哥給我打電話, 叮囑要準時轉帳, 說這是基本的孝順。 還時不時的讓小侄子來找我買各種衣服玩具之類的。

by Andrew Itaga

面對陳誠眼神的詢問, 我說,

我媽讓我明天過去吃飯。 我感覺到他的擔憂, 笑著說:別擔心, 你明天安心出差, 我去就行。 我壓下心中不安說道。 可能是我媽想通了, 畢竟我是她女兒, 總不能一直這麼欺負我。 後面這句話, 我像是說給他聽的, 又像是說給自己聽的。

然而我想的太簡單了, 人啊, 一旦把你定位于被利用, 就該受委屈的位置, 如果你自己不豁出去, 那基本很難改變這個狀態。

第二天傍晚, 我想著這麼久沒回去了, 就去買了些禮物再去的娘家。 吃晚飯的時候, 菜還沒吃上幾口, 讓我回來的真實目的就出來了。

我媽在說了老范家的孫子去國外讀書了, 老謝家的孫女也準備明年給送出去, 老肖家的孩子也準備起來了……咱們小浩(我侄子)也差不多要做點準備了,

雖說還要等上幾年, 但是早準備早安心, 他們這幾個小孩雖說差著幾歲, 但是從小一起玩的, 左鄰右舍的, 咱可不能比別人家差一大截, 丟不起那人。

閨女, 你婆家這麼有錢, 你侄子出國讀書就靠你了。 我媽破天荒的給我夾了菜, 笑眯眯的說道。 我沒有說話, 低頭咽下越發苦澀的飯菜。

by Allef Vinicius

見我沒有出聲, 她生氣了, 很用力的放下筷子說:你怎麼當人家姑姑的, 都是一家人, 家裡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和陳誠現在又沒孩子, 你婆家這麼有錢, 又是獨生子, 錢放著有啥用, 給我們小浩花不是正好嘛。

還沒等我來得及說點啥, 我媽拍了下我肩膀:你可別怪我說實話, 你當初死活要和陳誠結婚, 人家家裡有錢, 為了不讓你掉面子, 給你辦嫁妝, 我費了多少心思, 要不是你哥把他買車的錢讓出來, 你覺得你能進得了那個家門?你怎麼就不念點你哥的好呢。

我抬頭看著說的滔滔不絕的我媽, 還有一直埋頭吃飯, 一言未出的哥哥嫂子, 心是徹底的冷了。 這哪裡是想我了, 讓我回來吃飯聚一聚, 這分明是商量好了一起來坑我啊。

我深深的歎了口氣說:媽, 我結婚的時候, 你辦嫁妝為什麼費心思你忘記原因了嗎?你忘記了,

我來告訴你, 我婆婆怕咱們家有壓力負擔重, 特意說了嫁妝不用我們家出錢, 從彩禮裡面拿就行。 結果你倒好, 拿著我的彩禮去給兒子付房子首付了, 那最後你要想辦法湊嫁妝, 這能怪我?我哥當時確實是把買車的錢讓出來了, 但是結婚後回門的時候, 你就問我要回去了吧, 這和沒給有區別嗎?這也能算他對我付出了?我還要念他的好嗎……

by Ian Keefe

我說了一堆, 我媽無力反駁,

見說不過我, 她又開始故伎重演, 坐地上撒潑, 我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沒有搭理她, 提上我拿來的禮物就走了, 無視我哥嫂在後面裝模作樣的叫我。

我到家後沒多久, 我媽就給我來了消息, 說我是白眼狼, 忘恩負義;說早知道小時候就丟了我, 也省的辛苦把我養大;說我嫁了人就不顧娘家, 說我婆家這麼有錢, 拿點來給自己侄子做學費怎麼就不行了;說要是我不同意, 那這次就真的斷絕關係, 養育之恩花錢買斷;說我要是不給錢, 就去告我……

她說了很多, 我看著上面所謂買斷我們母女情分的金額, 剛好是小浩要出國讀書所需的費用, 不由的笑了, 笑著笑著鼻子就酸了。

從小我就知道我媽媽不疼我, 只偏愛哥哥, 我總是安慰自己, 我是女兒,我將來嫁出去了,家裡肯定是哥哥照顧媽媽比較多,所以媽媽對哥哥好一點也正常。再說了,他是我哥哥,我們是一家人,我不能吃醋。

所以不管是小時候家裡的家務活,只要我能做都我做了;還是長大工作以後工資全部給了家裡,以至於自己一分錢的積蓄都沒有;哪怕結婚以後,我的工資也基本都給了家裡,我都認了。但是沒有想到,我媽得寸進尺,開始惦記上我婆家的錢,她從未想過,我要是真的如她所願,我在婆家的日子還怎麼過,我的婚姻還能不能保住。

by Anne Edgar

我看著消息一直進來,一條比一條說的要難聽,眼淚終於是沒能忍住,我看著外面漆黑的夜色,我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不能為了這麼糟糕的娘家讓疼我愛我的婆家傷心,我不能讓自己美滿的婚姻出問題,。

我和娘家的情分要結束了,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任由她欺負了。我擦乾了眼淚,給我媽回了信息:媽,你想送你孫子出國讀書沒問題,但是別惦記我婆家的錢。從今以後,我只給你生活費,其他的一律沒有,你想告就去告,隨你,反正我們的情分到此結束了。

消息發出去後,她的消息不再進來,原來真的豁出去了也不過如此,她又能把我怎麼樣呢。我做的已經很好了,她拿我沒有辦法的,大不了來吵來鬧,那大家就一起都說出來,看丟人的是我還是她兒子。希望我醒悟的不要太晚。

我是女兒,我將來嫁出去了,家裡肯定是哥哥照顧媽媽比較多,所以媽媽對哥哥好一點也正常。再說了,他是我哥哥,我們是一家人,我不能吃醋。

所以不管是小時候家裡的家務活,只要我能做都我做了;還是長大工作以後工資全部給了家裡,以至於自己一分錢的積蓄都沒有;哪怕結婚以後,我的工資也基本都給了家裡,我都認了。但是沒有想到,我媽得寸進尺,開始惦記上我婆家的錢,她從未想過,我要是真的如她所願,我在婆家的日子還怎麼過,我的婚姻還能不能保住。

by Anne Edgar

我看著消息一直進來,一條比一條說的要難聽,眼淚終於是沒能忍住,我看著外面漆黑的夜色,我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不能為了這麼糟糕的娘家讓疼我愛我的婆家傷心,我不能讓自己美滿的婚姻出問題,。

我和娘家的情分要結束了,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任由她欺負了。我擦乾了眼淚,給我媽回了信息:媽,你想送你孫子出國讀書沒問題,但是別惦記我婆家的錢。從今以後,我只給你生活費,其他的一律沒有,你想告就去告,隨你,反正我們的情分到此結束了。

消息發出去後,她的消息不再進來,原來真的豁出去了也不過如此,她又能把我怎麼樣呢。我做的已經很好了,她拿我沒有辦法的,大不了來吵來鬧,那大家就一起都說出來,看丟人的是我還是她兒子。希望我醒悟的不要太晚。

同類文章
Next Article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