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家居>正文

養花奇遇(民間故事)

不知道你們是不是也喜歡自己動手種一些植物, 這個故事便是發生在一個養花的男人身上。

約莫是六月底的時候, 這個名為張力的男人到訪了友人的家中, 在友人的臥室裡看到了一株開得燦爛的水仙花, 淡淡的花香令他感覺心曠神怡。 也因此令他也有了自己在家中養上一株水仙花的想法, 臨走前他向友人刻意要了三顆水仙花的種子, 並仔細詢問了水仙花的種植方法。

帶著滿心的期待,

張力回了家。 他依照友人告訴他的種植方法, 將水仙花種在客廳裡。 此後的時間, 他每天都要來仔細看看水仙花的生長狀況, 然而情況很不理想, 一連五天, 只有一株水仙花幽幽鑽出一個小芽, 其他的兩株已經在水裡腐爛了。

這也令張力對於這個存活下來的小傢伙顯得格外珍惜, 他一整天都圍著這株小植物盯個不停, 就連吃飯也必須在花盆的旁邊放上一個小板凳, 自己一邊吃一邊盯著花。

然而小花生長的很緩慢, 兩個星期過去了, 這株水仙花才幽幽探出一個約五公分的頭, 這令張力急壞了, 這樣生長下去, 他得到猴年馬月才有可能看到花開。 他迫切的想要看到花開的樣子, 好慰藉自己連日的辛勞。

如此想來, 他總算是離開了家門,

獨自到外地找尋著令花加速生長的方式。

他問了家附近的一家花店, 店長是一個可愛的女孩, 她告訴張力, 想要令花長得快, 必須細心照顧才行, 水仙花喜陰, 放在太陽下太久不好。

張力虛心受教, 急忙買了很多的黑色窗簾, 到家裡全部掛上, 拉上窗簾, 屋裡頓時變得暗了下來。 兩天過去, 水仙花果然長得快了一些, 都長到七公分了, 這令張力格外開心。 他甚至夜裡都不捨得開燈, 生怕驚擾到了這株嬌貴的水仙花。

然而好景不長, 幾天後水仙花開始枝葉發黃, 顯得病怏怏的。 這令張力慌了神, 他再次出了家門, 跑到了家附近的花店裡, 只是現在老闆不在, 一個臨時打工的男孩子正在那裡給花澆水。 張力問了問這個打工的男孩子:“水仙花病了,

葉子發黃, 要怎麼解決呢?”

打工的男孩並不懂這些知識, 只是想起平常電視上的對話, 便故作聰明說道:“花和人一樣, 病了便得醫, 人需要吃藥, 而花需要用心。 ”

“那需要用什麼心呢?”張力迫切的問道。

“用的便是你自己的心, 你需要比平常更有耐……”男孩的話並沒說完, 張力已經道謝之後走開了。

這一次, 張力並沒有立刻感回家, 他去了一趟藥店, 在那裡買了很多的止血紗布和止血棉, 並買了一瓶酒精, 並去了一趟文具店買了一把美術刀, 還買了一把針和一團針線。

當晚回家的時候, 張力用酒精給美術刀和針線進行了消毒, 自己則洗了一個澡, 赤身裸體的坐在水仙花的旁邊。

當晚約莫兩點多的時候,

張力的鄰居聽到了張力的家傳來了男人的抽泣聲和悶哼聲, 心裡感覺很是不安。 便夫妻二人一同敲響了張力的屋子, 可是好久都沒有人過來開門, 夫妻兩人想借窗戶看看屋裡的情況, 卻發現窗戶被黑色的窗簾擋住了。

二人心想不好, 無緣無故幹嘛要掛黑色窗簾, 並且還門窗緊鎖, 怕是在裡邊做著一些違法的勾當。 夫妻二人立馬報了警, 十幾分鐘後, 警方破門而入, 只見一個男人赤身裸體躺在地板上, 右手還握著一把沾滿血的美術刀, 而左手則抓著一大把的止血棉。 男人的左胸破開, 被劃出一道異常深的傷口, 鮮血不斷從傷口流淌而出, 整個屋子都是濃重的血腥味。 警方嚇壞了, 急忙呼叫救護車, 並趕忙用棉花堵住傷口。

救護車的警笛聲劃破了夜空, 開往了更為遙遠的地方。 徒留下夫妻二人慘白著臉, 坐在門口不斷喘著粗氣。 他們萬萬沒想到, 推開門迎接他們的竟是如此血腥的場面。 此刻只能癱倒在地, 令自己慢慢平復下來。

而醫院這邊, 張力方一下救護車, 便被急忙送往了急救室。 待到輸血進行的差不多的時候, 醫生急忙將張力送往了手術室。

握著手術刀的主刀醫生看著牆上的x光圖說道:“病人的左胸被利器切開, 傷口直達心臟, 並且心臟的部位有三分之一的器官消失了, 內出血嚴重, 必須對體內進行心臟移植手術和體內淤血處理。 ”其他的醫生和護士望著牆上的圖, 心裡也是震撼不已, 行醫多年還未看過如此情況。

一旁的小護士問道:“病人是被人綁架了還是被人企圖謀殺?”只見主刀的醫生想了想, 說道:“警方說現場門窗緊閉, 就病人一個人在裡邊, 而且刀就握在病人自己的手裡。 ”小護士嚇了一跳, 說道:“這麼說, 那這個人……”但是話沒說完, 主刀醫生主動打斷了她, 說道:“手術期間不要閒聊, 止血鉗!”在場也都安靜了下來, 繼續忙碌的做著手術。

手術持續了接近二十六個小時, 麻藥也是打了又打。 醫生走出手術室的時候已經顯得滿臉倦意, 一行人沒有再說話, 而是轉身便走向了食堂。

而張力也在昏睡了一周後才醒了過來, 他扒開了自己的衣服, 只見左胸的位置赫然有著一道約二十公分的傷疤, 並且自己渾身無力, 感覺身體不是自己的一般。 他叫來了護士,並尋問自己昏迷了多久。

那護士顯得很是高興,對著他說道:“你已經昏迷了一個星期了,員警都來找過你兩次了,這是本醫院第一次心臟移植手術的成功案例,不久應該會有院長和記者要來見你了。”

而張力一聽到一個星期了,心裡嚇了一跳,心想水仙花怕是得枯死了。而護士則告訴他,要他呆著別動,她這就去叫他的主治醫師過來。

張力則趁著護士走開,偷偷跑出了醫院,回到了自己的家裡。推開門一股血腥味撲鼻而來,他迫切的走到了水仙花的身邊,只見花長得很是茂密,位於水中的那一小塊心臟肉已經消失了,並且在水仙花的葉子裡,張力一張蒼白的人類的臉,它猛然張開了眼睛,露出猩紅的雙眼,望著張力,臉上露出了癡迷的笑容,微微張口,沙啞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餓了!我要吃東西!”

張力房間裡傳出了一陣慘絕人寰的慘叫聲……

三天后,鄰居出門時聞到一股腐爛味,結合前幾天聽到的叫聲,再次報警。

員警打開張力房間以後,看到了一幕慘劇:張力滿臉痛苦和難以置信的表情躺在地板上,左胸口一個很大的窟窿,心臟已經不翼而飛,旁邊一棵水仙花開得非常燦爛……

他叫來了護士,並尋問自己昏迷了多久。

那護士顯得很是高興,對著他說道:“你已經昏迷了一個星期了,員警都來找過你兩次了,這是本醫院第一次心臟移植手術的成功案例,不久應該會有院長和記者要來見你了。”

而張力一聽到一個星期了,心裡嚇了一跳,心想水仙花怕是得枯死了。而護士則告訴他,要他呆著別動,她這就去叫他的主治醫師過來。

張力則趁著護士走開,偷偷跑出了醫院,回到了自己的家裡。推開門一股血腥味撲鼻而來,他迫切的走到了水仙花的身邊,只見花長得很是茂密,位於水中的那一小塊心臟肉已經消失了,並且在水仙花的葉子裡,張力一張蒼白的人類的臉,它猛然張開了眼睛,露出猩紅的雙眼,望著張力,臉上露出了癡迷的笑容,微微張口,沙啞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餓了!我要吃東西!”

張力房間裡傳出了一陣慘絕人寰的慘叫聲……

三天后,鄰居出門時聞到一股腐爛味,結合前幾天聽到的叫聲,再次報警。

員警打開張力房間以後,看到了一幕慘劇:張力滿臉痛苦和難以置信的表情躺在地板上,左胸口一個很大的窟窿,心臟已經不翼而飛,旁邊一棵水仙花開得非常燦爛……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