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數碼>正文

曾與華為中興齊名,現瀕臨退市的大唐電信還能搶救一下嗎?

上週一、美國商務部發佈了對中興通訊出口限制的禁令。

有人說這是對國內通信行業巨大的打擊, 也有人說這是中國“芯”崛起的好機會, 一時間各大門戶、自媒體平臺、用戶評論都在為我國的積體電路產業發展獻言獻策。

經過一個週末的降溫, 輿論的熱度漸漸褪去, 中興通訊的態度也發生了轉變, 從剛開始拒絕執行禁令的強硬態度, 到今天的嚴格遵循禁令規則, 其中發生了什麼我們不得而知,

也不去深究。 但作為曾經和中興通訊、華為齊名的大唐電信, 可能在未來這幾天要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了!

從2018年1月31日開始到2018年4月20日, 大唐電信已經發佈了5份2017年年度業績預虧公告和退市風險警示提示公告。 從剛開始的預計虧損20億元到24億元之間, 到最近一份預計虧損突破24億元, 並表示股票可能被上海證券交易所實施退市風險警示。

而且時間已接近5月份, 大唐電信的年報遲遲未出, 以目前財務資料仍在審計中為由一拖再拖, 大唐電信到底在幹什麼?

曾經的電信巨頭

據瞭解, 大唐電信的前身為電信科學技術研究院, 於1998年上市, 是我國首家改制上市的科研院所, 主營業務有大容量程式控制交換機、光通信設備、移動通信設備與終端、智慧網設備、數位微波通信設備、有線、無線接入網設備及新型光纜的研究、開發、生產與銷售;通信軟體與系統集成;專用積體電路;技術服務等。

在90年代中後期, 國內電信市場正處於蓬勃發展的時候, 有四家靠程式控制交換機起家的企業打破了中國通訊市場長期被外國企業壟斷的局面, 這四大中國通訊企業在當時也有個相當霸氣的名字“巨大中華”。 分別是巨龍通信、大唐電信、中興通訊和華為技術。

當時的大唐電信也是紅極一時, 旗下大唐微電子自主研發了國內第一枚公用電話IC卡, 隨後又開發了國內首張行動電話SIM卡, 打破國外企業的技術壟斷, 並連續多年蟬聯中國移動SIM卡供應商綜合評比第一名,

可謂風光無限!

轉型投資受阻

在近期發佈的公告中, 市場人口紅利消失, 市場競爭激烈成為了大唐電信虧損的最大理由, 公司部分存貨和無形資產因為產業和技術的升級導致減值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顯然, 這只是一個藉口而已, 誰的市場競爭不激烈呢?期間大唐電信也嘗試過多次轉型和通過投資拓展業務領域, 但都沒有取得太好的效果!

2001年大唐電信孤注一擲, 全力投入TD-SCDMA技術專利研發, 並拉上了中國移動一起, 雖然取得了一定的技術突破, TD-SCDMA也成為了國際3G的通信標準, 但TD-SCDMA在應用上實在是不成熟, 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失敗。 中國聯通的WCDMA和中國電信的CDMA2000在下載速度上遠遠超過了TD-SCDMA的速度, 這也造成了中國移動客戶大量流失。

於是移動果斷選擇了TD-LTE, 並完成了命運的轉變。 大唐電信到最後只留下一堆遺憾!

在消費升級的浪潮衝擊下, 傳統的通信業務已經不能再維持公司的發展。 華為和中興早已就開始佈局消費終端和晶片產業來彌補傳統製造業的不足, 實現自我的產業升級。 這也是同為“巨大中華”中的企業, 華為和中興能遠遠走在大唐電信前面的原因之一。 當大唐電信選擇進入這個市場時, 發現裡面已經打得熱火朝天, 自己想要站穩腳有相當大的難度。

在2008年到2012年期間, 大唐電信成功拿下上海優思, 推出過一款手機名為“U2”的超薄、手寫GSM雙頻手機, 並取得了所謂的“巨大成功”,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最近和優思相關的新聞也就是去年大唐電信以3.32億元的售價賣出優思100%的股權,

試圖扭轉其虧損的局面。

為了讓2017年的帳面虧損數額看起來更小一些, 大唐電信於2017年5月成功轉讓了廣州要玩21.2%的股權, 獲得了約3.7億元的帳面收入。 現在看來, 上述兩筆大額收入也沒能讓2017年的虧損控制在預期範圍內。

據OFweek電子工程網小編瞭解, 大唐電信還曾在2010年發起過設立規模50億的物聯網基金項目, 旨在對物聯網等技術領先的上市或者非上市企業進行投資或者收購並購, 共同促進物聯網產業發展並實現資本增值。 但該項目什麼時候涼的都不知道, 項目終止的時候連公告都沒有一份, 靜悄悄的就結束了!

掙扎前行的積體電路

大唐電信於2012年資產重組後, 確定了“積體電路設計及解決方案、軟體服務、終端業務和移動互聯網業務”四大主營業務。

並在2014年決定聚焦積體電路設計領域, 加大晶片投入力度, 因此聯芯成了重點扶持的對象!

有意思的是, 當初聯芯是為了更好的推動TD-SCDMA建設而成立的。 資料顯示, 從2008年成立到2010年的三年時間, 大唐聯芯收入從剛開始的不足1億元到年銷售8億元, 同比增長達12倍, 淨利潤同比增長50倍。 但是好景不長, 2010年之後, TD-SCDMA漸漸被中國移動放棄, 整個市場快速向終端消費電子領域轉移, 大唐聯芯也開始向積體電路和晶片設計轉型。

但大唐電信進入消費市場時已經晚了, 市面上消費產品和晶片的競爭已經相當激烈了, 剛入門的聯芯在高通、聯發科等巨頭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而積體電路、晶片設計又是一個需要大量資金、技術難度相當大的行業,大唐電信近些年不斷的虧損,也印證了其在這條路上走得有多坎坷!

當然,也不能說毫無進步,聯芯科技這些年掙扎前行的歷程中一個小高潮就是智慧終端機晶片LC1860。採用28nm工藝的4G LTE智慧終端機晶片LC1860,是一顆自主可控的“中國芯”。成功和當時的小米紅米2A達成合作,整顆晶片的出貨量達到千萬級別。

除了LC1860以外,也再無亮點了,不過大唐聯芯也在尋求其他方向的突破。聯芯科技去年就和高通發起成立中外合資企業瓴盛科技,想要和高通在中低端晶片市場搞事。毫無疑問,有高通的協助,瓴盛科技必定會讓大唐電信目前困難的局面有所好轉。但這將嚴重阻礙國內中低端自主研發晶片企業的發展,這也惹怒了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發文怒斥大唐電信,所以瓴盛科技現在都沒有通過審批,大唐電信想通過合資企業來翻身的想法目前來看要告一段落了。

借助政策再搶救一下?

從2014年出臺的《國家積體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開始,到前段時間發佈的《關於積體電路生產企業有關企業所得稅政策問題的通知》,政策在持續加碼,積體電路也成為了我國戰略性新興產業之一。

雖然政策利好,但從中興被美制裁限制進口事件中可以看出,目前我國半導體對外依賴程度極高,而且在高端晶片領域,競爭力基本上為零,這也會再次激發國內積體電路企業加強自主研發的決心。

回看大唐電信的發展,在2008年斥資1.72億美元,持有中芯國際16.6%股份,以中芯國際目前在我國積體電路領域的地位來看,這或許就是大唐電信這些年做的最明智的一個決定了。考慮到半導體的戰略地位以及國家政策扶持的決心,我國在積體電路領域一定會冒出一批具備頂尖技術研發能力的企業,而大唐電信能不能抓住機遇,最後再搶救一下自己呢?

而積體電路、晶片設計又是一個需要大量資金、技術難度相當大的行業,大唐電信近些年不斷的虧損,也印證了其在這條路上走得有多坎坷!

當然,也不能說毫無進步,聯芯科技這些年掙扎前行的歷程中一個小高潮就是智慧終端機晶片LC1860。採用28nm工藝的4G LTE智慧終端機晶片LC1860,是一顆自主可控的“中國芯”。成功和當時的小米紅米2A達成合作,整顆晶片的出貨量達到千萬級別。

除了LC1860以外,也再無亮點了,不過大唐聯芯也在尋求其他方向的突破。聯芯科技去年就和高通發起成立中外合資企業瓴盛科技,想要和高通在中低端晶片市場搞事。毫無疑問,有高通的協助,瓴盛科技必定會讓大唐電信目前困難的局面有所好轉。但這將嚴重阻礙國內中低端自主研發晶片企業的發展,這也惹怒了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發文怒斥大唐電信,所以瓴盛科技現在都沒有通過審批,大唐電信想通過合資企業來翻身的想法目前來看要告一段落了。

借助政策再搶救一下?

從2014年出臺的《國家積體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開始,到前段時間發佈的《關於積體電路生產企業有關企業所得稅政策問題的通知》,政策在持續加碼,積體電路也成為了我國戰略性新興產業之一。

雖然政策利好,但從中興被美制裁限制進口事件中可以看出,目前我國半導體對外依賴程度極高,而且在高端晶片領域,競爭力基本上為零,這也會再次激發國內積體電路企業加強自主研發的決心。

回看大唐電信的發展,在2008年斥資1.72億美元,持有中芯國際16.6%股份,以中芯國際目前在我國積體電路領域的地位來看,這或許就是大唐電信這些年做的最明智的一個決定了。考慮到半導體的戰略地位以及國家政策扶持的決心,我國在積體電路領域一定會冒出一批具備頂尖技術研發能力的企業,而大唐電信能不能抓住機遇,最後再搶救一下自己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