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寵物>正文

寵物社區(民間故事)

詭異的寵物房間

其實我一直很想養一隻寵物。

幾年前, 我好不容易說服了老媽讓我養只狗, 誰知道才養了幾天, 弟弟的氣喘病發作, 媽媽的鼻子過敏變嚴重, 一天連打幾十個噴嚏, 而他們把這一切歸咎于動物的毛, 因此我和那只小狗只有短短五天的“露水情緣”, 就眼睜睜地看著它被姨媽的兒子給抱走了。

看來我這輩子註定跟寵物無緣了!偏偏我又喜歡可愛有毛的貓狗, 姐姐養的那條金魚我連碰都不想去碰,

我喜歡毛毛暖暖的觸感, 討厭那種又濕又滑的噁心感覺, 更何況你能幫金魚打扮嗎?你能把金魚帶到外面去溜魚嗎?

不知道何時開始, 我迷上了在電腦上養虛擬寵物, 現在的電腦寵物彩色鮮豔耀眼, 寵物的動作也很多變, 尤其是Facebook的寵物社區這個遊戲, 更是讓我一玩就入迷。

在寵物社區裡, 可以量身打造一隻從頭到腳都是自己喜歡的顏色及造型的寵物, 各種不同的組合, 幾乎保證自己的寵物是獨一無二的, 而且每週定期推出各種屋內外的裝飾品及寵物的衣飾, 還可以幫寵物打造一個具有個人風格的家, 偶爾還可以陪寵物玩玩丟球飛盤什麼的, 雖然不能真的把寵物抱出來玩, 但是也大致滿足了一下我想養寵物的饑渴心態。

最棒的是, 就算忘了喂它, 它也不會死掉, 更不會有人因為它身上的毛而打噴嚏, 這下他們沒理由再管我養寵物了吧?

所以我每天下課後, 一定上線把我可愛的小粉(因為她是只粉紅色的小狗)刷得乾乾淨淨, 然後帶著它去一一拜訪我的好友們, 大家彼此欣賞寵物的房間佈置, 不時還可以交流一下心得, 這已經變成我每天休閒時光的例行公事了。

因為玩遊戲的關係, 我的Facebook帳號加了很多不認識的人當好友, 不過因為大家彼此都不認識, 流動率也高, 所以好友的數目常常會有一些變化, 我也搞不太清楚是誰刪了我, 或是誰又回應了我當初送出的邀請加了我當好友, 再加上每個人的寵物長相不一、家裡裝潢更是時時在變,

誰能搞得清楚誰是誰呀?總之大家加好友都是為了拿到每日拜訪得到的經驗跟錢, 既然大家都不相識, 多一個少一個大概也沒什麼差別吧!

今天我上線時, 看到我的好友人數多了一個, 這是很平常的事, 所以我也沒特別去注意是誰的帳號加了我, 我開了我的小粉, 開始一個個地拜訪好友們, 順便看看別人用本周新品做了些什麼新花樣, 果然在週一的晚上, 大家都紛紛擺上了新品裝飾, 看得我也心癢癢, 恨不得早日多存點錢去買。

但當我逛到一個好友的家時, 我忍不住停下了按滑鼠的動作, 因為他的家佈置得實在讓人驚豔。

該說是驚豔嗎?還是該說驚嚇?

簡簡單單的一間房間, 不像大家花花綠綠地堆滿了娃娃和新品,

炫耀自己的用心。 他的房間絲毫看不見一點華麗, 反而有種淡淡的淒涼感。 他的房間主題跟之前萬聖節那個月的佈置有點相似, 不過奇怪的是, 我從來沒有見過他所用的這些道具, 印象中也沒有朋友有這些東西。

暗紫色的牆紙, 配上暗紅色的地毯, 房間正中央一個閃爍的燭光, 還有迎風左右搖擺著的吊燈, 吊燈的燈架是金銅色, 卻不是耀目的那種金, 而是一種帶著淡淡古鏽, 像是有點年代, 卻格外有質感的金屬色。 一張古老樣式的簡單書桌上面還放著鵝毛筆和一封似乎正在書寫的信。

而暗紅色的地毯令人驚奇的不只是那像染了血的殷紅, 上面還時時有微黑的小影子掠過,

不仔細盯著看根本不會發覺, 一個古老的立式大鐘座落其上, 鐘是深褐色, 邊緣還染了些暗紅, 分針竟還在緩緩走動, 我盯著那鐘看著, 忽然喇叭裡傳來的音效嚇我一大跳。

“當當當當……”原來是時針走到了十二點, 那鐘聲從我的喇叭裡傳出, 更讓我驚歎這遊戲的細緻美工及用心, 連聲音都做得栩栩如生。 但是過了一會兒我才想到一件奇怪的事——這間房間的寵物呢?

以這遊戲的規則, 到別人家一定會看到對方的寵物, 還得跟對方寵物做些親吻擁抱打架之類的互動, 可是從我的小粉踏進這間房之後, 我壓根就沒看見他的寵物啊!難道它戴上了隱形魔戒?可是也不至於消失得這樣無影無蹤啊而畫面上跳出我必須和它做的互動也很奇怪,

跟之前的不一樣, 那些可愛的動作變成了奇怪的圖。

我仔細看了一下, 第一張圖看起來好像是一個人上吊的圖案, 第二張圖則是我曾在漫畫上看到的一個鐵箱子, 裡面有很多尖尖的刺, 叫什麼鐵處女來著?第三、第四張圖我說不出名字, 一個很像是大鳥籠, 但裡面有許多尖鉤倒刺, 另一個則像是一隻金屬做的牛, 中間是空的, 好像可以把個人塞進去……

這些圖示看得我心裡毛毛的, 感覺很像是一些恐怖片中才會出現的東西?這房間佈置精美得讓人的目光移不開, 卻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但是強烈的好奇心, 又讓我忍不住隨便按了其中一個, 很想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嘎哈哈哈……”

已經安靜了半天的喇叭裡突然出現的一陣粗啞笑聲, 讓正仔細看著螢幕的我著實又被嚇了一跳,這笑聲是誰發出來的?這種又幹又澀的笑聲簡直就像用指甲刮黑板一樣,讓人覺得相當刺耳不適。

就在我準備按滑鼠離開這間淒涼又帶點詭異的房間時,忽然我的螢幕發出一聲刺耳怪聲,然後啪地一聲全黑,我的電腦竟然這麼硬生生地被關機了!

我根本沒有碰到任何東西啊!難道是電腦病毒?我連忙把電腦重開掃毒,卻沒有發生任何異狀!

無盡的噩夢

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這句話說得果然沒錯,我重開機後,忍不住又登錄寵物社區,想再回去看一下剛才那間房間,可是打開我一百多名的好友列表巡了一下,我卻想不起來他的I D是什麼,看看時間,已經十二點多了,我也沒什麼時間再從頭巡一遍,就草草關了機睡覺去。

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腦袋裡揮之不去的是剛才那間房間的佈置,那間房間的傢俱每一件都很精緻講究,和寵物社區的可愛風格似乎有著微妙的差異,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古怪,不過睡意向我襲卷而來,我閉起眼,把一切不該進入我夢境的全都甩開。

不知睡了多久,我被喉嚨的乾澀感弄醒,想起身找杯水喝,但四周一片黑暗死寂,伸手不見五指,剛醒來頭昏腦脹的我並沒有發現什麼異狀,直到我像平常一樣跳下床,卻被腳底的毛茸觸感嚇了一跳。

我房間裡沒有鋪地毯啊!我伸手想扭開床頭櫃旁的小燈,卻撲了個空,摸到的是一樣冰冷堅硬的物體,跟我的木質床頭櫃大不相同。

我用力搖了搖頭,想把睡意甩掉,忽地四周像什麼被點燃了一樣,一下子亮了起來,我的眼睛用力眨了幾下,想適應這個光線,但定睛一看,我的心卻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這哪裡是我的房間?我所在的根本就是一間大宅,而我剛才所躺的床,其實不過是一張寬敞的躺椅,而我摸到的,則是椅子旁的金屬扶手。

“原來是做夢啊!”有那麼一瞬間我差點要再躺回去睡覺,畢竟我不可能會睡在這種類似古典歐洲豪宅的地方,但當我剛想閉眼,一種古怪的感覺侵襲了我全身,讓我睡意全消。

這棟豪宅的擺設,不正是我剛剛在睡前看過某個人寵物社區的房間佈置嗎?我睜大眼環顧四周,沒錯這的確和剛才的房間一模一樣,只是從平面變成了立體,而剛才在電腦上看本就已經精細非凡的傢俱,此刻變得更加真實,指尖傳來金屬特有的冰冷感,而腳底踩在暗紅地毯上的感覺也異常真切。

難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赤足踩在地毯上,抬頭看向這宅邸。

這是一棟中央挑高的樓中樓建築,但是看起來有些年代了,處處可以看見蜘蛛網和灰塵,一樓的壁爐裡正燒著柴火,二樓的走道兩側掛了些肖像畫,中央那幅畫的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外國女子,剛才在寵物社區的房間裡,我也看到了這幅畫,它也是讓我覺得如此寫實美麗的風格和寵物社區的可愛大相徑庭的一處。

一樓客廳中央則是一張華貴的桌子,上面放了一套古典茶具,如果是平時,能讓我在這種房子住上一晚,我一定會興奮得睡不著,因為這棟房子實在可以勾起太多我對歐洲的幻想。

可是此時此刻,在這夢境中,我的心始終覺得靜不下來,好像有什麼事將要發生。

我走到剛才讓我側目不已的古典大鐘旁邊,貼近來看,它比剛才在電腦上看更加古舊,卻雕花精細,除了上面沾滿灰塵之外,簡直就像是在昂貴傢俱店裡賣的古典藝術品。時針和分針正指向十一點五十五分,我想起剛才十二點的鐘聲,心裡忽然產生一陣沒來由的恐懼,可能因為憶起剛才那嚇了我一跳的巨響,也可能因為這個所謂的“夢”太過真實而感到害怕。

我捏了自己一下,會痛但是我並沒有從夢裡醒來,我聽著一片死寂中,秒針那催促我心跳的滴答聲,心裡有個念頭告訴我,我得趕快離開這棟宅邸,我剛這麼想著,腦裡忽然有個陌生女孩的聲音叫道:“快走!不然你也會和她們一樣!被困在這裡永遠出不去!”

那女孩的聲音太過尖厲,讓我全身寒毛直豎,我慌亂地往四面看,卻沒有看到任何人影,但是當我轉向二樓那幅栩栩如生的美女肖像畫時,我全身突然一震。

她從一開始就是露出微笑的嗎? 我明明記得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她是面無表情的,但這時她的臉上卻露出淡淡的,若有似無的淺笑,難道是我記錯了?這時我愈來愈感到情況不對勁,我沖向大門邊,想推開沉重的大門,但它卻紋絲不動,我使出吃奶的力氣,用力推著。當我發現我完全拿那大門沒辦法時,我狠狠在自己手臂上咬了一口。

“觀音菩薩!聖母瑪莉亞!誰都好,拜託快點讓我從夢裡醒過來!”我心中默念著,但是即使我的手臂上被咬出了血痕,我還是離不開這間詭異灰暗的宅邸。

“當當……”

大鐘傳來的巨大聲響刺進了我的耳朵,我驚恐地回頭,發現指標已經指向十二點,大鐘慢條斯理地想敲完十二下,但是我卻發現隨著鐘聲,二樓的許多肖像畫竟都在畫框裡蠢蠢欲動。

沒錯!他們在畫框裡蠢蠢欲動,掙扎扭動著想脫離畫框,木制的畫框開始劇烈震動,一縷縷的鮮血從畫框後面流出,流到二樓的地上,天知道那牆壁後面是什麼1我壓根也不想知道!我沖向一樓的窗邊,死命敲著窗戶,想把玻璃打破,耳邊又傳來女孩的哭喊:“別讓它敲完十二下!”我好像受到了蠱惑,聽從那女孩的話,往大鐘跑去,用盡吃奶的力氣拿起桌上的燭臺往大鐘上砸去! 我手上的燭臺飛了出去,但是鐘卻一點傷痕也沒有。我驚慌地看著二樓的肖像畫,還有那女子臉上愈來愈濃的笑意……

“嘎哈哈哈……”

我又聽見了那難聽的笑聲,只是這次不是從電腦的喇叭裡傳出,而是身臨其境的身歷聲,從我四面八方,想鑽進我身上的每一個毛孔,我抱著頭蹲在地上,“讓我趕快醒過來!我要醒來!”時鐘敲完了第十一下,我卻無計可施,難道那間詭異的房間是某種詛咒?現在的詛咒已經高科技化到可以通過網路遊戲來詛咒人了嗎?雖然鬼來電也可以用手機來詛咒人,但是那是一點都不合理的電影啊!

聽見身邊除了笑聲還有些女孩子的哭喊,我悚然想起那些中古歐洲的刑具和那名神秘美女。

她就是傳說中的伊麗莎白,一個用少女鮮血讓自己永葆青春的魔女。我想起那個刑具,像是鳥籠一樣卻長滿倒刺,她就是把少女關在裡面,然後自己在底下接收少女的鮮血,以慘叫聲來祝願自己永葆青春……

古老的詛咒 我全身冷汗地從床上坐了起來,身上全被浸濕,大口喘著氣,但是令我欣喜的是,我這次終於回到我真正的床了!而我桌上的電腦螢幕忘了關,正一明一滅地閃著螢光,我馬上從床上跳起來,上網查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剛才那個噩夢太過真實,讓我不敢再去開寵物社區確認,我在google打上一切我想得到的關鍵字,關於寵物社區、關於詛咒。

最後我找到了一個英文網頁,我的英文不是很好,只能勉強拼湊出一點意思,好像是寵物社區的公司發出一個聲明,有人私下入侵寵物社區主機,設了一個病毒,但這病毒用掃毒軟體掃不出來,也不會對電腦造成任何損害,只是網友在拜訪好友時,有可能會看到一些並非寵物社區公司研發出來的物品,這些有可能是某些人通過複雜程式修改而成,但請玩家不用擔心,他們公司已經在研究駭客入侵的途徑,並在努力維護遊戲的公平性……

但是引起我注意的是底下的討論串,有人信誓旦旦地說他有朋友看見一個奇怪的房間後,第二天就神秘失蹤了,而且電腦還正運行著寵物社區的程式,還有人說不只是英美,好像連匈牙利、香港、臺灣都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有人說,最早是由匈牙利的一個女生開始,她每天都瘋狂地玩網路遊戲,但是她在日記上寫過關於她見到一間特別的房間,很想買下裡面的東西,過了幾天後她就消失了,至今幾個月了都沒有找回來。底下有許多討論串,有人說這一切只不過是以訛傳訛,而且先傳出這個流言的人用的是英文,誰能證明他是從匈牙利人那裡得到消息的?也沒人能夠反駁,因為每個網友幾乎都是從朋友那兒聽來的,而朋友搞不好都已經失蹤,沒人能弄清楚他的失蹤跟遊戲有沒有關係。

我想起血腥女伯爵伊麗莎白的故鄉,不正是匈牙利?如果這是某種詛咒,它是不是已經通過網路流傳到世界各地了?我不清楚剛才的夢是真是假,我只是飛快地把我的經歷打在BBS上,如果是夢,就當成是一場笑話,如果是真的,我希望我不要失蹤得不明不白,我要告訴更多的人關於這個遊戲的秘密……

我深吸一口氣,把文章貼在我常上的BBS,希望有人可以看到這篇文章,但當我按下送出,我的螢幕忽然被切換到另一個流覽器,而且不知是我忘了註銷還是怎樣,流覽器上顯示的就是寵物社區!

更詭異的是,我根本沒有動我的滑鼠,我的寵物卻一家接一家地拜訪我的好友們,但是我為了維持遊戲的樂趣,我的電腦裡並沒有裝什麼自動拜訪的程式啊!而我的小粉在拜訪的好友,已經不是我的好友了,我坐在電腦椅上,瞠目結舌地看著畫面。

第一間,對方的寵物被吊在絞刑架上吊死,第二間,寵物被關進一隻金屬做的牛型刑具裡,然後外面點上火燃燒,第三間,鐵處女上一根根的刺刺入表情痛苦的寵物……

看到後來,寵物也都變形了,不再是可愛逗趣的模樣,那樣子和人類遭受酷刑的面貌並無二致,我想關掉電腦螢幕,想用滑鼠阻止它再跑下去,但是我的手剛伸出去就懸在空中——

我的手不是放在螢幕上,而是放在古老的大鐘上,而此時,它的時針恰恰指向了十二點,並且敲下了鐘聲。

我又回到那間宅邸了,而我心裡隱隱知道,這次無論我再怎麼咬自己的手,都無法從噩夢中醒來,但還不待我咬,我的手臂上就出現一滴、兩滴的血跡,但那不是來自我。我抬頭往上看,一個巨大的鳥籠不知何時已經掛在宅邸二樓,而裡面橫陳的屍體,具具睜著猙獰的血眼,死不瞑目地瞪視著我,而我不知何時,竟然躺在一個木盆裡動彈不得,那些血彙聚在我身上,流入木盆,很快積成一個血池,我的眼耳口鼻全都浸潤在裡面。

當我被血淹沒之前,我忽然明白了這一切,我以為我會扮演那些被虐殺的少女,原來不是因為當時我按下的拜訪選項,並不是那個鳥籠,我選的是最後一張圖,一張邪笑著的女人臉。

所以在這間宅郾裡,我將會永生永世地浸泡在這個血池,取代這個受詛咒的伊麗莎白,直到有一天,詛咒的程式入侵了其它人的電腦,而他們跟我選擇了同樣的選項,我才能得到解放。

如果你看到了我的經歷,如果你正在玩這個遊戲——小心!別踏入不該踏入的房間,別選下錯誤的選項。

但若你真的執意要選擇,我希望你能選擇最後一張圖。

我衷心等待,等待你和我做出同樣選擇的那一天,也許我們會在這間荒廢的華麗大宅裡相遇,你不會是寂寞的。

當你執行這個程式,我們都在螢幕裡和你四目相對,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我——等——你!

讓正仔細看著螢幕的我著實又被嚇了一跳,這笑聲是誰發出來的?這種又幹又澀的笑聲簡直就像用指甲刮黑板一樣,讓人覺得相當刺耳不適。

就在我準備按滑鼠離開這間淒涼又帶點詭異的房間時,忽然我的螢幕發出一聲刺耳怪聲,然後啪地一聲全黑,我的電腦竟然這麼硬生生地被關機了!

我根本沒有碰到任何東西啊!難道是電腦病毒?我連忙把電腦重開掃毒,卻沒有發生任何異狀!

無盡的噩夢

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這句話說得果然沒錯,我重開機後,忍不住又登錄寵物社區,想再回去看一下剛才那間房間,可是打開我一百多名的好友列表巡了一下,我卻想不起來他的I D是什麼,看看時間,已經十二點多了,我也沒什麼時間再從頭巡一遍,就草草關了機睡覺去。

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腦袋裡揮之不去的是剛才那間房間的佈置,那間房間的傢俱每一件都很精緻講究,和寵物社區的可愛風格似乎有著微妙的差異,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古怪,不過睡意向我襲卷而來,我閉起眼,把一切不該進入我夢境的全都甩開。

不知睡了多久,我被喉嚨的乾澀感弄醒,想起身找杯水喝,但四周一片黑暗死寂,伸手不見五指,剛醒來頭昏腦脹的我並沒有發現什麼異狀,直到我像平常一樣跳下床,卻被腳底的毛茸觸感嚇了一跳。

我房間裡沒有鋪地毯啊!我伸手想扭開床頭櫃旁的小燈,卻撲了個空,摸到的是一樣冰冷堅硬的物體,跟我的木質床頭櫃大不相同。

我用力搖了搖頭,想把睡意甩掉,忽地四周像什麼被點燃了一樣,一下子亮了起來,我的眼睛用力眨了幾下,想適應這個光線,但定睛一看,我的心卻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這哪裡是我的房間?我所在的根本就是一間大宅,而我剛才所躺的床,其實不過是一張寬敞的躺椅,而我摸到的,則是椅子旁的金屬扶手。

“原來是做夢啊!”有那麼一瞬間我差點要再躺回去睡覺,畢竟我不可能會睡在這種類似古典歐洲豪宅的地方,但當我剛想閉眼,一種古怪的感覺侵襲了我全身,讓我睡意全消。

這棟豪宅的擺設,不正是我剛剛在睡前看過某個人寵物社區的房間佈置嗎?我睜大眼環顧四周,沒錯這的確和剛才的房間一模一樣,只是從平面變成了立體,而剛才在電腦上看本就已經精細非凡的傢俱,此刻變得更加真實,指尖傳來金屬特有的冰冷感,而腳底踩在暗紅地毯上的感覺也異常真切。

難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赤足踩在地毯上,抬頭看向這宅邸。

這是一棟中央挑高的樓中樓建築,但是看起來有些年代了,處處可以看見蜘蛛網和灰塵,一樓的壁爐裡正燒著柴火,二樓的走道兩側掛了些肖像畫,中央那幅畫的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外國女子,剛才在寵物社區的房間裡,我也看到了這幅畫,它也是讓我覺得如此寫實美麗的風格和寵物社區的可愛大相徑庭的一處。

一樓客廳中央則是一張華貴的桌子,上面放了一套古典茶具,如果是平時,能讓我在這種房子住上一晚,我一定會興奮得睡不著,因為這棟房子實在可以勾起太多我對歐洲的幻想。

可是此時此刻,在這夢境中,我的心始終覺得靜不下來,好像有什麼事將要發生。

我走到剛才讓我側目不已的古典大鐘旁邊,貼近來看,它比剛才在電腦上看更加古舊,卻雕花精細,除了上面沾滿灰塵之外,簡直就像是在昂貴傢俱店裡賣的古典藝術品。時針和分針正指向十一點五十五分,我想起剛才十二點的鐘聲,心裡忽然產生一陣沒來由的恐懼,可能因為憶起剛才那嚇了我一跳的巨響,也可能因為這個所謂的“夢”太過真實而感到害怕。

我捏了自己一下,會痛但是我並沒有從夢裡醒來,我聽著一片死寂中,秒針那催促我心跳的滴答聲,心裡有個念頭告訴我,我得趕快離開這棟宅邸,我剛這麼想著,腦裡忽然有個陌生女孩的聲音叫道:“快走!不然你也會和她們一樣!被困在這裡永遠出不去!”

那女孩的聲音太過尖厲,讓我全身寒毛直豎,我慌亂地往四面看,卻沒有看到任何人影,但是當我轉向二樓那幅栩栩如生的美女肖像畫時,我全身突然一震。

她從一開始就是露出微笑的嗎? 我明明記得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她是面無表情的,但這時她的臉上卻露出淡淡的,若有似無的淺笑,難道是我記錯了?這時我愈來愈感到情況不對勁,我沖向大門邊,想推開沉重的大門,但它卻紋絲不動,我使出吃奶的力氣,用力推著。當我發現我完全拿那大門沒辦法時,我狠狠在自己手臂上咬了一口。

“觀音菩薩!聖母瑪莉亞!誰都好,拜託快點讓我從夢裡醒過來!”我心中默念著,但是即使我的手臂上被咬出了血痕,我還是離不開這間詭異灰暗的宅邸。

“當當……”

大鐘傳來的巨大聲響刺進了我的耳朵,我驚恐地回頭,發現指標已經指向十二點,大鐘慢條斯理地想敲完十二下,但是我卻發現隨著鐘聲,二樓的許多肖像畫竟都在畫框裡蠢蠢欲動。

沒錯!他們在畫框裡蠢蠢欲動,掙扎扭動著想脫離畫框,木制的畫框開始劇烈震動,一縷縷的鮮血從畫框後面流出,流到二樓的地上,天知道那牆壁後面是什麼1我壓根也不想知道!我沖向一樓的窗邊,死命敲著窗戶,想把玻璃打破,耳邊又傳來女孩的哭喊:“別讓它敲完十二下!”我好像受到了蠱惑,聽從那女孩的話,往大鐘跑去,用盡吃奶的力氣拿起桌上的燭臺往大鐘上砸去! 我手上的燭臺飛了出去,但是鐘卻一點傷痕也沒有。我驚慌地看著二樓的肖像畫,還有那女子臉上愈來愈濃的笑意……

“嘎哈哈哈……”

我又聽見了那難聽的笑聲,只是這次不是從電腦的喇叭裡傳出,而是身臨其境的身歷聲,從我四面八方,想鑽進我身上的每一個毛孔,我抱著頭蹲在地上,“讓我趕快醒過來!我要醒來!”時鐘敲完了第十一下,我卻無計可施,難道那間詭異的房間是某種詛咒?現在的詛咒已經高科技化到可以通過網路遊戲來詛咒人了嗎?雖然鬼來電也可以用手機來詛咒人,但是那是一點都不合理的電影啊!

聽見身邊除了笑聲還有些女孩子的哭喊,我悚然想起那些中古歐洲的刑具和那名神秘美女。

她就是傳說中的伊麗莎白,一個用少女鮮血讓自己永葆青春的魔女。我想起那個刑具,像是鳥籠一樣卻長滿倒刺,她就是把少女關在裡面,然後自己在底下接收少女的鮮血,以慘叫聲來祝願自己永葆青春……

古老的詛咒 我全身冷汗地從床上坐了起來,身上全被浸濕,大口喘著氣,但是令我欣喜的是,我這次終於回到我真正的床了!而我桌上的電腦螢幕忘了關,正一明一滅地閃著螢光,我馬上從床上跳起來,上網查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剛才那個噩夢太過真實,讓我不敢再去開寵物社區確認,我在google打上一切我想得到的關鍵字,關於寵物社區、關於詛咒。

最後我找到了一個英文網頁,我的英文不是很好,只能勉強拼湊出一點意思,好像是寵物社區的公司發出一個聲明,有人私下入侵寵物社區主機,設了一個病毒,但這病毒用掃毒軟體掃不出來,也不會對電腦造成任何損害,只是網友在拜訪好友時,有可能會看到一些並非寵物社區公司研發出來的物品,這些有可能是某些人通過複雜程式修改而成,但請玩家不用擔心,他們公司已經在研究駭客入侵的途徑,並在努力維護遊戲的公平性……

但是引起我注意的是底下的討論串,有人信誓旦旦地說他有朋友看見一個奇怪的房間後,第二天就神秘失蹤了,而且電腦還正運行著寵物社區的程式,還有人說不只是英美,好像連匈牙利、香港、臺灣都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有人說,最早是由匈牙利的一個女生開始,她每天都瘋狂地玩網路遊戲,但是她在日記上寫過關於她見到一間特別的房間,很想買下裡面的東西,過了幾天後她就消失了,至今幾個月了都沒有找回來。底下有許多討論串,有人說這一切只不過是以訛傳訛,而且先傳出這個流言的人用的是英文,誰能證明他是從匈牙利人那裡得到消息的?也沒人能夠反駁,因為每個網友幾乎都是從朋友那兒聽來的,而朋友搞不好都已經失蹤,沒人能弄清楚他的失蹤跟遊戲有沒有關係。

我想起血腥女伯爵伊麗莎白的故鄉,不正是匈牙利?如果這是某種詛咒,它是不是已經通過網路流傳到世界各地了?我不清楚剛才的夢是真是假,我只是飛快地把我的經歷打在BBS上,如果是夢,就當成是一場笑話,如果是真的,我希望我不要失蹤得不明不白,我要告訴更多的人關於這個遊戲的秘密……

我深吸一口氣,把文章貼在我常上的BBS,希望有人可以看到這篇文章,但當我按下送出,我的螢幕忽然被切換到另一個流覽器,而且不知是我忘了註銷還是怎樣,流覽器上顯示的就是寵物社區!

更詭異的是,我根本沒有動我的滑鼠,我的寵物卻一家接一家地拜訪我的好友們,但是我為了維持遊戲的樂趣,我的電腦裡並沒有裝什麼自動拜訪的程式啊!而我的小粉在拜訪的好友,已經不是我的好友了,我坐在電腦椅上,瞠目結舌地看著畫面。

第一間,對方的寵物被吊在絞刑架上吊死,第二間,寵物被關進一隻金屬做的牛型刑具裡,然後外面點上火燃燒,第三間,鐵處女上一根根的刺刺入表情痛苦的寵物……

看到後來,寵物也都變形了,不再是可愛逗趣的模樣,那樣子和人類遭受酷刑的面貌並無二致,我想關掉電腦螢幕,想用滑鼠阻止它再跑下去,但是我的手剛伸出去就懸在空中——

我的手不是放在螢幕上,而是放在古老的大鐘上,而此時,它的時針恰恰指向了十二點,並且敲下了鐘聲。

我又回到那間宅邸了,而我心裡隱隱知道,這次無論我再怎麼咬自己的手,都無法從噩夢中醒來,但還不待我咬,我的手臂上就出現一滴、兩滴的血跡,但那不是來自我。我抬頭往上看,一個巨大的鳥籠不知何時已經掛在宅邸二樓,而裡面橫陳的屍體,具具睜著猙獰的血眼,死不瞑目地瞪視著我,而我不知何時,竟然躺在一個木盆裡動彈不得,那些血彙聚在我身上,流入木盆,很快積成一個血池,我的眼耳口鼻全都浸潤在裡面。

當我被血淹沒之前,我忽然明白了這一切,我以為我會扮演那些被虐殺的少女,原來不是因為當時我按下的拜訪選項,並不是那個鳥籠,我選的是最後一張圖,一張邪笑著的女人臉。

所以在這間宅郾裡,我將會永生永世地浸泡在這個血池,取代這個受詛咒的伊麗莎白,直到有一天,詛咒的程式入侵了其它人的電腦,而他們跟我選擇了同樣的選項,我才能得到解放。

如果你看到了我的經歷,如果你正在玩這個遊戲——小心!別踏入不該踏入的房間,別選下錯誤的選項。

但若你真的執意要選擇,我希望你能選擇最後一張圖。

我衷心等待,等待你和我做出同樣選擇的那一天,也許我們會在這間荒廢的華麗大宅裡相遇,你不會是寂寞的。

當你執行這個程式,我們都在螢幕裡和你四目相對,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我——等——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