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文化>正文

在日常生活中尋找明亮的詩行

讀盧文麗的詩集《禮——盧文麗詩選》(上海三聯書店2017年12月出版), 可以發現她的詩歌作品柔和, 有個性, 自由恣意。 她在潦草複雜的日常生活中尋找溫潤明亮的詩行、清純靜美的唱詞, 用靈魂去感悟世事, 用熱情去詮釋生存的意義, 以常態的書寫表達著非常態的文化意義, 完成一次次詩意行走。

這種行走既是一種行者習見的漫遊, 也是一種精神求取的虔敬之旅;既是一種閱歷的疊加, 也是一個感悟的過程。

在這個過程中, 詩人的視野日益開闊, 思想漸趨飽滿。 她深深觸及來自大地的成熟氣息, 也感受到了斑斕現實中形形色色的沉靜秘密, 以詩的形式譜寫了一曲曲紙上牧歌。 用她的話說:“我認為詩歌是穿越塵世後的蒼茫與寧靜, 是尊嚴被喚醒的豐沛與充盈, 更是來自靈魂深處的澹泊與高貴, 它傳達出一個寫作者最為核心的凝重——那是一種感恩, 對生活, 對愛, 對生命自身。 ”面對世俗生活, 客觀冷靜, 恬淡自由, 即使煩惱和惆悵, 也樂觀豁達地保持一種悠遠清新的醇美感悟, 一種情真意切的溫婉情懷。

在當下大眾化、消費化的文學語境中, 如何重構詩歌與日常生活、人文情懷的關係, 是許多詩人面臨和思考的話題。 盧文麗把自己的文字生命與故鄉記憶、現實情境聯結一起,

她的筆觸並不局限於當下與世俗的世界, 更多地與過往、與遠方息息相關。 “你又回到這裡/回到初始的家園/最後的棲息地/淡淡炊煙宛若彌撒……你將在此安營紮寨/深居簡出/聽月落烏啼/看平沙落雁/將每一個霜降或春分/吟成長調或小令……像一個告老還鄉的人/等候芙蓉、蒼坡、岩頭、蓬溪、鶴盛、溪口、嶼北、林坑/這些早年造訪過的村落/像一盞盞亮起來的紅燈籠/被唐詩一照/在水中映成了兩個”。 這首《家園》, 詩人從日常真實出發, 以冷靜的筆調展示出一個既溫情又美麗憂傷的心靈世界, 為讀者打開了一個平靜而神奇的情感世界, 同時也把讀者帶入一個深情款款、晶瑩剔透的詩歌王國。

盧文麗生活在現代都市中, 但沒有沉醉於都市時尚與流行風潮, 她筆下的每一件物事, 都沾有大地的靈氣, 詩歌傾注的情懷, 都與天地相連。 “我要這樣慢慢活著/一天天, 像牆外的古樟/讓陽光慢慢照在身上/變幻出無數玄妙手語/隨香爐嫋嫋而升/安泊於大雄寶殿/琉璃的金頂……我將隨著那輪夕陽/慢慢地降落, 這個時候/我的身上會落下許多葉子/像一首首流光溢彩的詩/呵, 這個時候/南屏晚鐘也該敲響了/一陣溫暖輕快的暈眩/像握緊的手指慢慢鬆開/一片燈火脫落/南朝四百八十寺/擱淺為山門前那道赭色投影”。 透過這首《淨慈寺》, 發現詩人身影的背後, 有著鬱鬱蔥蔥的草木依靠, 溫潤、清新、寬大。 “今夜我在幽暗中走讀/將雨水串成迷離念珠……醬園米鋪的傳奇/漁舟唱晚的河埠/菱鮮蟹肥的魚市/青羅薄綢的歡情/從通州到杭州……今夜我在幽暗中走讀/從廢墟尋覓古典愛情/一座拱橋橫空出世/靜泊為美輪美奐的懸疑”。

這首《古典愛情》蕩漾著詩人的千古柔腸, 恰似一輪明月。

盧文麗的詩作色彩淡雅、意象綿密、親切樸實, 可以清晰地看到她對詩歌的忠誠和對生活的樸素理解, 她用自己的作品捍衛著藝術尊嚴。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