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美文>正文

總有一條河在記憶裡翻滾

歲月如梭, 在世間人情冷暖中, 匆匆奔向遠方的腳步逐漸放緩, 記憶的長河中家鄉的那條小河, 總是在內心深處泛起粼粼波光。

我的家鄉靖州是個山水小城, 沒有大城市的繁華熱鬧, 人們悠閒自在, 河流更是給這座小城平添了不少寧靜和靈動。 人離不開河, 河也離不開人。 每每回到鄉里, 看見伴著公路蜿蜒的小河, 總能激起我無限的遐思。

這條小河, 我十歲之前甚至不知道它的名字, 與其說是河, 不如稱為溪更合適。

冬天枯水時節水面僅有2米, 水深不過一寸, 實在擋不住路人的腳步。 後來到縣城讀書, 才知道這“無名河”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異溪河, 這可是歷代靖州無數文人墨客牽掛的地方, 如果小時候知道這個詩意的名字, 怕是要更歡喜一點。

小時候的河流清澈見底, 河裡長滿水草、爬滿魚蝦, 如一條血脈滋潤著周邊的稻田。 最喜歡的當然是夏天, 小男孩像一群小鴨子撲通撲通撲向河中, 偶爾會驚起白鷺, 忽來陣陣喧囂, 斜著飛向空中。 傍晚, 女人們將衣服在岸邊碼頭敲打, 男人將收成放在急水處沖洗。 小河如一位母親輕撫著所有的居民, 讓大家各取所需。 但是, 小河也有暴虐的時候, 夏天暴雨漲起水來淹沒土地、莊稼、甚至吞噬生命,

大家驚恐地看著寬闊而渾濁翻滾的河流, 大自然的力量總是讓人敬畏。

大部分時候, 小河還是如母親般溫柔。 它的一切對孩子都有無窮的吸引力, 那裡有長著綠毛的螃蟹, 有嬉笑著赤裸裸的兒童, 有來去自由的風。 現在的孩子, 大多被沉重的課業束縛, 很難體會到“野生”的快樂。

無數次, 少年的我睡在小河邊, 看著它在兩山之間的蜿蜒前進, 努力想像它會流向哪裡?它的盡頭在哪裡?只是一個神秘的存在。 正如年少的我們, 渴望奔走天涯, 卻又牽掛故鄉。

初中搬家進城 , 異溪河已經成了“城裡”的河流, 再去河邊已是不同的滋味, 少年和青春有時候只差一趟班車。 我知道, 有些東西再也回不來了。

縣城的異溪河兩岸是高高的河堤,

遍佈著人工或野生的樹木, 即使是人工修飾, 也掩飾不了異溪河的美。 在歷史上, “異溪春水”就是靖州十景之一。 當然, “春景”遠遠不能說明它的全部。 春日看桃花盛開, 夏日看楊柳依依, 秋日看落葉飄落, 冬日看櫻花爛漫, 異溪河總能找到去的理由。 特別是晚上, 亮化工程加上的各色的彩燈, 更增了一份幽靜與典雅, 是散步的不二去處。

現在回到故鄉, 我常會去河邊走走。 那條河流已經流向遠方, 童年的純真與快樂都已化作回憶, 在某個特定的情景下被喚醒。 我們曾經渴望逃離鄉村, 鄉村振興戰略的提出又讓我們回味那田園牧歌。

夢回故地, 其實我根本就沒有走遠, 走遠的只是時光。 願鄉村在鄉村振興的偉大戰略下回歸,

也許我會回鄉養老, 願我歸來, 仍是少年。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