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科技>正文

中國發佈本質安全分散式存儲系統

互聯網+、大資料、雲計算、移動互聯網等新技術興起, 數字經濟影響到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 由此帶來的“資訊安全”問題, 成為數字經濟健康發展的關鍵性問題, 牽動每一個人的心。

那麼, 如何更好地保障“資訊安全”, 提高數位經濟“安全感”呢?在數字中國建設峰會上, 中國電科帶來一個全新的解決方案——“華誠信和”擬態分散式存儲系統。 這是世界上一種世界開創性的安全存儲方式, 讓存儲從結構性安全上升到架構安全的本質性安全。

該產品也是擬態創新防禦國家重大專項、擬態防禦市級重大專項(上海)的重要成果之一。

過往的安全防護方式, 基本是一種“消極”的防護方式, “哪漏堵哪”亡羊補牢式、“層層加固”被動防守式是它鮮明特色, 使得存儲越來越笨重。 調查表明, 絕大部分的資訊安全事件是借助網路設施的軟硬體漏洞發起的, 利用軟硬體漏洞開發後門, 對目標進行攻擊和控制, 從令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金融銀行漏洞, 到政治鬥爭中的隱私洩露, 這種模式可謂是百發百中。

這就意味著, 我們只有把資料安全防護重心轉移到存儲系統本身架構安全上來, 才能真正做到防患於未然。 中國電科基於長期的資訊技術積澱,

並通過深化合作, 融合擬態防禦理論體系的思想精髓, 採用軟體定義分散式存儲技術體制, 創造性將分散式存儲與網路空間擬態防禦相結合, 研製了一款高安全、自免疫的新型存儲系統——“華誠信和”擬態分散式存儲產品。

與傳統的存儲系統不同, “華誠信和”擬態分散式存儲系統從自身的架構創新為基準點, 在架構層面引入的多種安全機制:一是全對稱擬態化架構, 基於區塊鏈核心技術理念, 採用全對稱分散式架構, 從集權到放權, 靈活可擴展;二是存儲關鍵執行體異構, 多變的任務載體和多重防護使駭客無從下手;三是擬態高效裁決調度機制, 迷宮式存儲執行路徑, 像章魚外表一樣, 無時不刻不在變化, 讓現有攻擊手段有心無力。

總而言之, 通過內生安全且高效能的存儲架構, 讓存儲產品猶如“金剛狼”一般, 從內至外牢不可破, 即使發生破壞也可快速自我修復, 可有效提升對潛在的漏洞與後門問題、病毒木馬、拒絕服務攻擊等大量安全威脅的防範能力, 促進大型平臺的全面開放與推廣使用。

不僅在安全方面具有“看家本領”, “華誠信和”擬態分散式存儲系統在存儲方面亦具“獨門絕技”。

“華誠信和”擬態分散式存儲系統基於可擴展、可靠性、高性能、無中心和自恢復特性等統一高效存儲機制, 探索出了一套分散式存儲系統的擬態化方法與工程化解決方案。 在產品形態上, “華誠信和”擬態分散式存儲系統採用超融合架構, 基於高密度存儲的超融合整機櫃系統,

可提供更高存儲密度比, 系統囊括存儲節點、管理節點、網路交換等, 所有節點之間以萬兆網路為紐帶, 全方位確保高速資料通暢無比。

與通用分散式存儲和軟體定義存儲產品相較, “華誠信和”擬態分散式存儲主要有一體化交付能力、高性能資料存儲與訪問、高安全與高可靠、靈活可擴展、高密度與節能環保等優勢。 例如, 靈活擴張, 可以按需橫向擴張至100萬節點;高可靠, 資料可以自動修復, 可靠性高達99.999999%;高密度, 存儲密集型配置下, 存儲單機櫃最大3456TB, 存儲密度提高40%, 整機櫃伺服器可節能5%~10%。

另外, 面向不同應用規模, “華誠信和”擬態分散式存儲產品還有“變形金剛”的特質, 可提供不同的交付形態。

同時運用“眾人拾柴火焰高”的聚能理論, 通過多產品、多機櫃有效互聯, 可快速應對不同資料中心的存儲規模和性能要求, 滿足超量資料、高安全的需要。

“如果用數字‘1’、‘0’來比喻, 那麼資料安全是1, 位於0之前, 功能的完備、性能的高效相比之下可謂是0, 在保障使用者資料安全有效的前提下, 實現資料高效存儲和靈活應用才凸現可貴, 同時產品也讓大型系統資料存取的可用性、完整性、私密性等問題迎刃而解。 ” 相關負責人如此形容“資料安全”和“存儲應用”的關係。

除了“華誠信和”擬態分散式存儲產品, 中國電科以擬態防禦為核心, 研製了一系列擬態安全產品, 包括擬態超融合伺服器、擬態存儲、擬態容器雲、擬態交換機和擬態郵箱安全應用等,

構築了基於擬態防禦的資訊系統安全體系, 為黨政軍安全關鍵資訊系統提供了有力的支撐。 目前, “華誠信和”系列擬態安全產品處於軍民口多個不同領域全面推廣和應用驗證階段, 產品解決方案和能力得到了已有用戶的一致肯定。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