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軍事>正文

南蘇丹維和女兵“強哥”

來源:新華社

新華社朱巴4月30日電特寫:南蘇丹維和女兵“強哥”

新華社記者盧朵寶 王騰

在中國赴南蘇丹維和步兵營裡, 女兵班班長于培傑有個響亮的男性化綽號——“強哥”。 她既能在格鬥中把男兵撂倒, 又能在舞臺上甩起水袖, 被戰友們評價為“溫柔的女漢子”。

“五一”國際勞動節前夕, 記者見到26歲的於培傑。 她身著迷彩服, 臉曬得有點黑, 即使聊天也把腰挺得筆直, 說起話來坦率直爽。 “我也不知道這個綽號怎麼來的,

大概是因為我比較像男孩子吧。 ”

於培傑所在的維和步兵營, 是中國目前唯一一支派駐海外的作戰部隊。 於培傑2017年11月19日來到這裡, 任務期一年。

對於維和, 於培傑說這是她一直以來的夢想, “有一種‘為國出征’的榮譽感”。 “我正在南昌參加軍事比武, 突然接到電話通知我可以報名申請執行維和任務, 心情特別激動, 當即表態參加。 ”經過考核, 於培傑以過硬的軍事素質脫穎而出, 成為一名維和戰士。

于培傑的父母剛開始不是很支持。 位於非洲紅土地上的南蘇丹是世界上最年輕的國家, 2011年通過公投從蘇丹獨立。 2013年12月南蘇丹政府軍與反政府武裝爆發大規模衝突, 至今仍處於戰亂狀態。 想到女兒要去戰亂國家維和, 他們有些擔心。

軍營生活艱苦, 在南蘇丹維和更是如此。 單拿巡邏來說, 於培傑和隊友們要穿上防彈背心等護具, 荷槍實彈在聯合國駐南蘇丹特派團(聯南蘇團)劃定的武器禁區行走, 密切關注所有突發情況。 這一套行頭加起來重達20多公斤, 一個白天的巡邏班次是5到7小時。 南蘇丹平均氣溫高達40攝氏度左右, 一趟巡邏下來, 於培傑前心後背都濕透。

巡邏期間, 有時會遇到突發情況。 “今年1月我們剛來不久, 一天我正在1號難民營附近, 突然聽到一陣槍響, 我心裡特別慌……”現在的她對槍炮聲已經習以為常, 雖然心裡還會緊張, 但是不慌了。

維和營裡有10名女戰士, 最小的19歲。 維和營經常組織各種考核, 於培傑作為班長, 帶著女兵們推方案,

勤訓練, 各項考核成績都不錯, 有些單項甚至超過男兵。

雖然有著“巾幗不讓鬚眉”的氣概, 於培傑內心卻很柔軟。 營地附近村莊裡有個叫塞夫的小男孩, 很想去上學, 可是家裡買不起1500南蘇丹鎊(約合45元人民幣)的校服。

得知這一情況, 於培傑和戰友們買了一套新校服送給塞夫。 不久後, 在她巡邏途中, 小塞夫拿出一把自己親手製作的小竹槍, 靦腆地塞到她手裡。

於培傑格鬥、射擊在行, 跳起舞來也不含糊。 她和戰友們編排了《禮儀之邦》《短頭髮》等舞蹈, 在聯南蘇團一些禮儀場合展示中國女兵的多才多藝。 執行任務和訓練之餘, 她還養了一棵多肉植物。

維和日子艱苦, 於培傑卻樂在其中。 “維和以來, 我感覺時間過得特別快。 ”日常巡邏、武裝護衛、儀仗、演習……於培傑的日程表總是很滿,

日子過得特別充實。

記者跟著于培傑在納基土村附近的武器禁區巡邏, 正好遇到71歲的當地村民希拉蕊·土納提奧。 老人拉著于培傑的手動情地說:“感謝你們。 你們維護了我們村的安寧。 現在我晚上睡在屋子外面都覺得很安心。 ”

於培傑說, 土納提奧的話就是她維和的意義所在。 “南蘇丹現在還在戰亂中, 老百姓盼望和平。 能為他們作出一點貢獻, 我感到很自豪。 如果有機會, 還願來執行維和任務!”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