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占卜、忽悠、抱大腿?“老司機”徐海憑這三招成了倭寇第二大巨頭

徐海是嘉靖年間倭寇的第二大巨頭, 也是名揚整個東亞的著名“老司機”。 徐海的老婆是嘉靖年間的名妓王翠翹, 兩個人的孽緣故事《王翠翹傳》、《王翹兒》、《金雲翹傳》等明清小說中廣為流傳, 越南詩人阮攸甚至把他們的故事寫成了長篇敘事詩, 成了越南人眼中的經典名著。

▲小閣老就被徐海的情敵坑了

徐海在青山才人(這位對青樓伎倆門清, 絕非一般老司機)等老司機的筆下也變成手拿大斧、慷慨好爽的雄傑, 文學作品中的徐海更是愛江山更愛美人的典範, 對王翠翹言聽計從。 王翠翹也在一系列故事中和嘉靖年間另一著名人物羅龍文(徽州著名制墨商人,

很能混, 是嚴世藩的老鐵和智囊, 殺嚴世藩就是因為羅龍文“通倭”)有了“親密關係”, 三人醋海生波、愛恨交織的故事成了徐海傳說中的主線。 那麼這些傳說有哪些是真的, 徐海又是如何在倭寇中混的風生水起哪?

首先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徐海絕不是武術高手, 虎跑寺不是少林寺, 徐海在虎跑寺擔任的是知客僧, 而不是武僧。 知客僧的主要任務是負責寺廟迎來送往的僧俗人等,

需要很好的口才和接人待物能力, 還需要用各種手段讓人供奉香火。 徐海在這個位置上鍛煉出了占卜, 接人待物的高超技巧。 傳說也正式在這個時候, 他和羅龍文等人在風月場中有了接觸。

別管徐海讀不讀經書, 反正他進入倭寇隊伍後, 靠著滿級的忽悠技能被當成了高僧。 在中國古代兵陰陽家也是兵家的一種, 軍隊的統帥可能不迷信,

但手下的文盲大兵們很信奉巫術和陰陽術數, 因此中國古代軍隊中也會供養一些會看風向、風水、術數陰陽的人才。 日本武士們本身就比中國軍人迷信, 他們更看中這些人才, 因此徐海儘管可能武藝一般, 但很快受到了他們的尊重。

徐海的籍貫是徽州, 和王直、胡宗憲、羅龍文是老鄉。 徽州人是明清最著名的商人群體之一, 王直在雙嶼島海商群體中後來居上, 也把老鄉徐惟學帶到了海商(海盜)隊伍中。 徐惟學、徐海叔侄二人很快就明白了如何在倭寇隊伍中融資, 如何和日本大名、葡萄牙奸商打交道, 抱上了他們的大腿後叔侄二人有了單幹的念頭。 徐惟學因此把徐海當成了抵押品, 在日本大隅找人借過幾萬兩銀子。

有了銀子, 加上日本武士充當自己隊伍的作戰骨幹, 徐惟學、徐海叔侄有了抗衡王直的實力。

1552年王直在普陀山的老巢被明軍攻破, 逃亡日本, 1553年王直日本五島設立了根據地。 因為平戶領主松浦隆信的邀請, 王直在平戶修建了住所, 帶著2000多部下在那裡長期居住。 王直幫著日本人購進了大量硝石, 擴散了火槍製造技術, 是日本進入火器時代的大功臣。 由於王直忙著當軍火商,

本錢小的倭寇就四散搶劫。 徐惟學、徐海叔侄就是這些倭寇中最大的一股, 王直並不能直接命令他們, 相反徐海甚至起了幹掉王直的心思。

▲徐海的合作夥伴島津家

徐海並不是在叔叔死後才單幹, 他幫著叔叔徐惟學在1554年2月份開始進攻中國沿海, 在蘇州、松江、嘉興等明朝最富庶的州縣大肆劫掠。 這些地方的稅收幾乎占到了明政府的六分之一左右, 靠著同胞的鮮血, 徐海成了倭寇中的巨頭,有了風流的資本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冷兵器研究所系頭條號簽約作者。主編原廓、作者李從嘉,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

徐海成了倭寇中的巨頭,有了風流的資本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冷兵器研究所系頭條號簽約作者。主編原廓、作者李從嘉,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