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體育>正文

德國新星與青訓俱樂部決裂!是他自視過高,還是高層缺乏尊重?

文/黃思雋(本文首發於“體壇加”)

當戈雷茨卡決定今夏自由轉會拜仁而引起的軒然大波依舊歷歷在目, 他在國青隊和沙爾克04的多年搭檔馬克斯·邁爾, 又在賽季尾聲掀起了另一場風波。 沙爾克昨天宣佈對這位效力俱樂部長達9年的青訓精英實施隊內停賽停訓處罰, 直到賽季結束。 事實上, 即便沒有這個處罰, 邁爾最後2輪聯賽大概也不會獲得出場機會了。

與戈雷茨卡(右)一樣, 馬克斯·邁爾也會在賽季結束後以自由身離開沙爾克04。

究竟都發生了什麼?一周前, 沙爾克體育董事海德爾宣佈不會再向邁爾提供續約報價, 這位22歲的中場新星將在本賽季結束後合同期滿離隊。 換言之, 繼2016年夏天失去若埃爾·馬蒂普(自由轉會利物浦)和2017年夏天失去柯拉希納茨(自由轉會阿森納)之後, 沙爾克連續3個夏天流失青訓精英。 馬蒂普離開時24歲, 市值高達1800萬歐元, 如今已漲到2500萬;柯拉希納茨走的時候24歲,

身價1500萬, 如今漲到1800萬;邁爾如今身價2000萬, 兩三年後保不齊會翻一番。 總之, 光是在這3位青訓精英身上, 沙爾克就虧了超過半個億。

宣佈與邁爾分手的時候, 海德爾還此地無銀地說了一句, 雙方只是生意談不攏, 但“並無敵意”。 不過誰都很清楚, 邁爾及其經紀人維特曼, 與海德爾之間早就勢同水火, 甚至充滿仇恨, 後來的發展也完全證實了這一點。

上週六下午沙爾克做客門興格拉德巴赫, 邁爾沒有進入18人名單。 沙爾克對外解釋:邁爾腳傷了。 賽後一天, 邁爾引爆了炸彈。 他接受《圖片報》專訪時駁斥了關於他因傷無法出場的官方解釋, “我在星期三(訓練時)挨了一腳, 但晚上醫生已經跟我說, 我可以訓練, 我並沒有受傷。

我在星期四轉告教練(泰代斯科)。 他在訓練開始前跟我說, 我應該在那裡待著, 等到週一訓練。 ”

邁爾在專訪中炮轟兩位領導——體育董事海德爾(左)和監事會主席特尼斯。

事實上, 即便能夠在對門興的比賽中進入18人名單, 邁爾也很可能無法出場。 因為過去3輪聯賽, 以及對法蘭克福的德國杯半決賽, 他都坐穿板凳。 他最後一次出場, 是4月7日客場2比3負於漢堡的德甲第29輪。 在那場比賽中,

首發出場的邁爾中場休息後就被換下。 如今回過頭來看, 那45分鐘竟是邁爾在沙爾克的告別演出。

落選及閘興18人名單並不是問題的關鍵。 在同一個專訪中, 邁爾公然炮轟兩位上司才是。 邁爾首先將矛頭對準海德爾。 他說海德爾2016年從美因茨05加盟之後, 第一時間就告訴他“我可以離開”, “他說我不會再獲得太多比賽機會, 俱樂部不想要我了。 ”海德爾想賣走邁爾, 但沒有成功, 於是才決定跟他續約。 邁爾當然沒有答應。 於是在上賽季末, 邁爾拒絕了海德爾的第一次續約報價。

本賽季開始前, 海德爾解雇了魏因齊爾, 找到了泰代斯科。 與海德爾一樣, 泰代斯科一來就跟邁爾說, 不要指望會獲得很多出場時間。 由於合同只剩下一年,

海德爾迫切希望在去夏賣走邁爾, 以避免人財兩空, 但又一次失敗了。 邁爾滯留在沙爾克, 並面臨無球可踢的窘境。 因為在泰代斯科的體系裡面, 根本就不設“10號”。 不過後來的發展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泰代斯科竟將一直以來因防守能力弱而飽受詬病的邁爾成功改造為組織型後腰。 而且在這個陌生的位置上, 邁爾迅速進入角色, 表現廣受好評。

自從對漢堡一戰中場休息時被換下後,

馬克斯·邁爾就連續4場比賽坐穿板凳。

當戈雷茨卡的續約問題遲遲沒有結果, 外界都期待海德爾可以儘快重啟邁爾的續約談判。 然而, 直到1月中旬戈雷茨卡告訴海德爾他決定加盟拜仁後, 海德爾才終於再次給邁爾報價, 條件是年薪漲到550萬歐元, 合同為期4年。 邁爾目前的年薪只有300萬左右, 而海德爾第一次報價是450萬, 因此提高到550萬這個隊內頂薪水平其實不乏誠意。

《圖片報》當時就預測邁爾應該還是不會接受條件, 主要是因為邁爾一方並不願意被沙爾克當作戈雷茨卡離開後的“B計畫”, 而且覺得本方還有很大的升值潛力。 果然, 《體育圖片》雜誌在2月中率先披露邁爾再次拒絕報價。 隨後, 海德爾向德新社證實道:“邁爾的經紀人(維特曼)在1月12日得到了一份有效期到2月15日的報價, 而他在2月15日通過電子郵件通知我們,邁爾由於期限問題拒絕這份報價。”

此後,維特曼公開抨擊海德爾根本沒有誠意,“兩份電郵並不足以說服一名沙爾克小夥。”換言之,邁爾的續約談判自始至終都只是通過電子郵件展開,雙方根本就沒有坐下來談過。3月下旬,沙爾克監事會主席特尼斯又披露,維特曼臨時取消了早在3個月前就定下來的會晤。《圖片報》透露,維特曼對於海德爾此前就邁爾續約一事的公開表態很不爽,才決定取消與特尼斯的會晤,而非針對特尼斯本人。而特尼斯也說:“德國是自由國度,如果有人不想跟我說話,我也改變不了。”這樣一來,邁爾續約一事失去了最後的逆轉機會。

邁爾與泰代斯科的合作經歷一波三折,最終不歡而散。

當邁爾離隊板上釘釘,特尼斯又不合時宜地火上澆油。在出席天空體育台的節目Wontorra時,他表示:“金錢的列車碾壓了感情。那些永遠效力一家俱樂部的人再也沒有那麼多了。我覺得霍恩和赫克托跟科隆續約就非常正能量。而戈雷茨卡和邁爾則是另外一回事。”事實上,在戈雷茨卡選擇拜仁之後,特尼斯就曾在同一檔節目中煽風點火,“我的第一反應是:你不應該繼續穿上沙爾克的球衣了。”

對於特尼斯上述表態,邁爾就在接受《圖片報》專訪時予以駁斥,“我從來沒考慮過金錢,否則的話我就會接受第二份條件改善的報價了。因此對於特尼斯在電視上說這完全是錢的問題,我非常惱火。我純粹是不想再待在沙爾克,不想為海德爾先生工作。僅此而已!最近一段時間,我感覺自己受到了欺淩。”邁爾還說,在過去這兩年裡,海德爾和特尼斯從來沒有跟他談過,但又一再公開對他評頭論足,他實在是受夠了。

既然接受了這樣一個採訪,邁爾顯然就已經做好了不再為沙爾克出場的準備。原本海德爾要求邁爾在週一去他辦公室解釋,但邁爾拒絕了。於是,海德爾立即作出對他停賽停訓直到賽季結束的處罰,並通過書面和電話通知了他。

不過處罰出爐之後,海德爾詳細解釋了處罰並非針對邁爾的專訪,而是跟他另外的違規行為有關。按照海德爾的說法,邁爾在4月22日客場2比2打平科隆賽後,跟泰代斯科及助教佩希托爾德說,他的沙爾克篇章在對漢堡的比賽後就完結了,“泰代斯科不能跟任何一個已經與沙爾克04完結的人工作。”此外,邁爾最近一段時間還2次無故缺席訓練。總之,沙爾克對邁爾的處罰原因是球員的不職業行為。

邁爾代表德國國家隊出場4次並打進1球,但參加俄羅斯世界盃是沒有希望了。

對於邁爾在專訪中對他的指責,海德爾認為是“一派胡言”,並詳細披露與邁爾以及維特曼談判的細節。海德爾說,儘管他不是每一天都跟邁爾聊天,但在去年12月,邁爾曾到他的辦公室談了45分鐘。海德爾問邁爾,他是否可以邀請維特曼來談續約的事情。邁爾非常誠實地回答說,對於自己上賽季處境不妙的時候沒有得到高層大力支持感到失望。不過對於重啟續約談判,他予以肯定的答覆。

於是海德爾就找到維特曼,對方卻說:“克利斯蒂安(海德爾),我們首先得確認一下,我們說的是不是同一個球員。我說的是那個世界級球員邁爾,那個可以在任何一支歐洲頂尖球隊都擔當主力,將參加俄羅斯世界盃的球員。如果我們談的是同一個球員,那麼你可以給我報價——如果不是,那就別報價了。”海德爾當然不認為邁爾是世界級球員,但還是向對方報了價,前提是他認為邁爾是“一位非常好的德甲球員,並且肯定有潛力變得更好”。

海德爾認為報價合理,而且沒有理由再改善條件了。同時他表示:“在邁爾這件事裡面,戈雷茨卡的名字一再被提及。儘管戈雷茨卡得到了一份更好的報價,但這並不意味著邁爾就可以得到相同的報價。”言外之意,海德爾認為邁爾拒絕第二次報價,不過是覺得沙爾克給的錢還不夠多。眾所周知,海德爾去夏給戈雷茨卡的報價非常驚人,據信年薪加獎金最高可達1200萬。

一方面是邁爾覺得沙爾克從監事會主席到體育董事再到教練都對他缺乏尊重,甚至處處刁難,另一方面則是沙爾克覺得邁爾沒有搞清楚自己的斤兩。《踢球者》雜誌評論員托尼·利托選擇站在海德爾一邊。他批評邁爾一直以來都自視過高,對俱樂部“欺淩”的指責不實,因為海德爾的第二份報價誠意十足。至於泰代斯科一開始對邁爾的態度,也只是出於競技考慮,畢竟去夏沙爾克還送走了包括隊長赫韋德斯在內的幾名原主力,邁爾並非個例,談不上是欺淩。利托認為,邁爾不過是維特曼和沙爾克這場博弈的犧牲品。而且邁爾對沙爾克“欺淩”的控訴,會給潛在新東家留下負面印象,不利於他今後的發展。

邁爾步柯拉希納茨和馬蒂普的後塵,令青訓俱樂部沙爾克04人財兩空。

邁爾或許是自視過高、性格太過敏感,而且在拒絕第二次報價之後,他的訓練表現一落千丈(自那之後,10輪聯賽僅4次出場,且只有1次打滿全場),顯得很不職業,他的經紀人維特曼肯定也不是省油的燈,但沙爾克高層的做法真的沒有錯?當特尼斯抱怨現在越來越少球員一隊而終的時候,他敢不敢提赫韋德斯的名字?2016年2月,當時得到多家英超豪門垂涎的赫韋德斯同意去掉原合同中1250萬歐元的解約金條款,與沙爾克續約到2020年。《踢球者》將“礦花”的舉動描述為“足球羅曼蒂克”。如今,當德國國腳赫克托決定與科隆續約,下賽季陪球隊打德乙,人們再次提及“足球羅曼蒂克”這個詞彙。

然而,赫韋德斯最終落得怎樣的下場?既然開了這樣一個盡毀三觀的先河,特尼斯還有什麼理由要求邁爾和其他球員為了感情而忠於沙爾克?再說,如果說戈雷茨卡“叛逃”拜仁還可以歸咎為“錢作怪”,那麼根本就沒有確定下家、甚至潛在下家所能提供的經濟條件可能遠遠不如海德爾第二次報價的邁爾,最終與沙爾克決裂就顯然不是一個“錢”字就可以搪塞過去。

本賽季德甲第2輪,邁爾與赫韋德斯雙雙坐在替補席上,後者最終在夏窗關閉前被租借到尤文圖斯。

今天邁爾與沙爾克這場鬧劇,不禁讓人聯想到4年前托尼·克羅斯與拜仁的那場紛爭。今年2月,薩默爾在接受《體育圖片》雜誌專訪時終於承認,在2014年夏天賣走拒絕續約的克羅斯是一大錯誤。這位當時的拜仁體育董事表示:“有些事情你得老老實實地事後檢討。誰能夠一輩子都做對?也許拜仁慕尼克擁有托尼的話會贏得更多的歐冠冠軍或者至少打進更多決賽。我今天在這個位置上可以說,讓托尼離開是錯的。他的離開並沒有驚動拜仁。但如果要說讓托尼離開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那麼你必須說,這是壞事,非常壞的事。不過,從托尼的個人發展和受尊重程度來說,這次轉會肯定是完全正確的。”

當時克羅斯為什麼拒絕續約?與其私交甚篤的德國前國腳賴納茨曾在去年9月透露:“拜仁向托尼提供了新合同。托尼知道馬里奧·格策在拜仁賺多少錢。托尼和馬里奧年齡相近。拜仁不願給托尼超過1000萬歐元。(拜仁董事會主席)魯梅尼格跟托尼說:我們不會給你超過1000萬歐元一年,因為你不是世界級球員。認識托尼的人都知道,這跟金錢無關,他需要別人的尊重。他知道自己是很好的球員,世界級球員。這是雙方談崩的關鍵點。”

4年前,克羅斯也是因為覺得自己得不到應有的尊重而離開拜仁。

“尊重”與“世界級球員”這兩個關鍵字,是不是跟如今邁爾與沙爾克之間的衝突驚人相似?4年前,拜仁好歹通過出售克羅斯賺了3000萬歐元,從經濟上得到了較大補償,而克羅斯也在皇馬完成蛻變,成長為德國國家隊的領軍人物,也終於成為了公認的世界級球員。但如今,邁爾和沙爾克則面臨雙輸的局面。

一方面,邁爾剛剛通過轉型而迎來轉機的職業生涯,因為要離開沙爾克而再次走到十字路口。與當初的克羅斯不同,邁爾目前還沒有被國外豪門看上並委以重任的資本。這位2016年裡約奧運會銀牌得主和2017年U21歐青賽冠軍隊長的下一站,或許只是另一家德甲俱樂部,霍芬海姆據說是最大熱門。

另一方面,沙爾克原本就因連年失血而天賦不足的陣容,隨著邁爾(以及戈雷茨卡)的離開變得更加慘不忍睹。儘管眼看著就能在泰代斯科領導下重返歐冠,並確保一筆可觀的收入,可以在今夏大肆招兵買馬,但要對位填補邁爾和戈雷茨卡留下的位置與天賦空白,顯然不是花三四千萬就可以輕鬆完成。在下賽季就要恢復三線作戰的情況下,沙爾克和泰代斯科實在是壓力山大。

最尷尬的是,沙爾克還該不該為戈雷茨卡和邁爾舉行告別儀式呢?

而他在2月15日通過電子郵件通知我們,邁爾由於期限問題拒絕這份報價。”

此後,維特曼公開抨擊海德爾根本沒有誠意,“兩份電郵並不足以說服一名沙爾克小夥。”換言之,邁爾的續約談判自始至終都只是通過電子郵件展開,雙方根本就沒有坐下來談過。3月下旬,沙爾克監事會主席特尼斯又披露,維特曼臨時取消了早在3個月前就定下來的會晤。《圖片報》透露,維特曼對於海德爾此前就邁爾續約一事的公開表態很不爽,才決定取消與特尼斯的會晤,而非針對特尼斯本人。而特尼斯也說:“德國是自由國度,如果有人不想跟我說話,我也改變不了。”這樣一來,邁爾續約一事失去了最後的逆轉機會。

邁爾與泰代斯科的合作經歷一波三折,最終不歡而散。

當邁爾離隊板上釘釘,特尼斯又不合時宜地火上澆油。在出席天空體育台的節目Wontorra時,他表示:“金錢的列車碾壓了感情。那些永遠效力一家俱樂部的人再也沒有那麼多了。我覺得霍恩和赫克托跟科隆續約就非常正能量。而戈雷茨卡和邁爾則是另外一回事。”事實上,在戈雷茨卡選擇拜仁之後,特尼斯就曾在同一檔節目中煽風點火,“我的第一反應是:你不應該繼續穿上沙爾克的球衣了。”

對於特尼斯上述表態,邁爾就在接受《圖片報》專訪時予以駁斥,“我從來沒考慮過金錢,否則的話我就會接受第二份條件改善的報價了。因此對於特尼斯在電視上說這完全是錢的問題,我非常惱火。我純粹是不想再待在沙爾克,不想為海德爾先生工作。僅此而已!最近一段時間,我感覺自己受到了欺淩。”邁爾還說,在過去這兩年裡,海德爾和特尼斯從來沒有跟他談過,但又一再公開對他評頭論足,他實在是受夠了。

既然接受了這樣一個採訪,邁爾顯然就已經做好了不再為沙爾克出場的準備。原本海德爾要求邁爾在週一去他辦公室解釋,但邁爾拒絕了。於是,海德爾立即作出對他停賽停訓直到賽季結束的處罰,並通過書面和電話通知了他。

不過處罰出爐之後,海德爾詳細解釋了處罰並非針對邁爾的專訪,而是跟他另外的違規行為有關。按照海德爾的說法,邁爾在4月22日客場2比2打平科隆賽後,跟泰代斯科及助教佩希托爾德說,他的沙爾克篇章在對漢堡的比賽後就完結了,“泰代斯科不能跟任何一個已經與沙爾克04完結的人工作。”此外,邁爾最近一段時間還2次無故缺席訓練。總之,沙爾克對邁爾的處罰原因是球員的不職業行為。

邁爾代表德國國家隊出場4次並打進1球,但參加俄羅斯世界盃是沒有希望了。

對於邁爾在專訪中對他的指責,海德爾認為是“一派胡言”,並詳細披露與邁爾以及維特曼談判的細節。海德爾說,儘管他不是每一天都跟邁爾聊天,但在去年12月,邁爾曾到他的辦公室談了45分鐘。海德爾問邁爾,他是否可以邀請維特曼來談續約的事情。邁爾非常誠實地回答說,對於自己上賽季處境不妙的時候沒有得到高層大力支持感到失望。不過對於重啟續約談判,他予以肯定的答覆。

於是海德爾就找到維特曼,對方卻說:“克利斯蒂安(海德爾),我們首先得確認一下,我們說的是不是同一個球員。我說的是那個世界級球員邁爾,那個可以在任何一支歐洲頂尖球隊都擔當主力,將參加俄羅斯世界盃的球員。如果我們談的是同一個球員,那麼你可以給我報價——如果不是,那就別報價了。”海德爾當然不認為邁爾是世界級球員,但還是向對方報了價,前提是他認為邁爾是“一位非常好的德甲球員,並且肯定有潛力變得更好”。

海德爾認為報價合理,而且沒有理由再改善條件了。同時他表示:“在邁爾這件事裡面,戈雷茨卡的名字一再被提及。儘管戈雷茨卡得到了一份更好的報價,但這並不意味著邁爾就可以得到相同的報價。”言外之意,海德爾認為邁爾拒絕第二次報價,不過是覺得沙爾克給的錢還不夠多。眾所周知,海德爾去夏給戈雷茨卡的報價非常驚人,據信年薪加獎金最高可達1200萬。

一方面是邁爾覺得沙爾克從監事會主席到體育董事再到教練都對他缺乏尊重,甚至處處刁難,另一方面則是沙爾克覺得邁爾沒有搞清楚自己的斤兩。《踢球者》雜誌評論員托尼·利托選擇站在海德爾一邊。他批評邁爾一直以來都自視過高,對俱樂部“欺淩”的指責不實,因為海德爾的第二份報價誠意十足。至於泰代斯科一開始對邁爾的態度,也只是出於競技考慮,畢竟去夏沙爾克還送走了包括隊長赫韋德斯在內的幾名原主力,邁爾並非個例,談不上是欺淩。利托認為,邁爾不過是維特曼和沙爾克這場博弈的犧牲品。而且邁爾對沙爾克“欺淩”的控訴,會給潛在新東家留下負面印象,不利於他今後的發展。

邁爾步柯拉希納茨和馬蒂普的後塵,令青訓俱樂部沙爾克04人財兩空。

邁爾或許是自視過高、性格太過敏感,而且在拒絕第二次報價之後,他的訓練表現一落千丈(自那之後,10輪聯賽僅4次出場,且只有1次打滿全場),顯得很不職業,他的經紀人維特曼肯定也不是省油的燈,但沙爾克高層的做法真的沒有錯?當特尼斯抱怨現在越來越少球員一隊而終的時候,他敢不敢提赫韋德斯的名字?2016年2月,當時得到多家英超豪門垂涎的赫韋德斯同意去掉原合同中1250萬歐元的解約金條款,與沙爾克續約到2020年。《踢球者》將“礦花”的舉動描述為“足球羅曼蒂克”。如今,當德國國腳赫克托決定與科隆續約,下賽季陪球隊打德乙,人們再次提及“足球羅曼蒂克”這個詞彙。

然而,赫韋德斯最終落得怎樣的下場?既然開了這樣一個盡毀三觀的先河,特尼斯還有什麼理由要求邁爾和其他球員為了感情而忠於沙爾克?再說,如果說戈雷茨卡“叛逃”拜仁還可以歸咎為“錢作怪”,那麼根本就沒有確定下家、甚至潛在下家所能提供的經濟條件可能遠遠不如海德爾第二次報價的邁爾,最終與沙爾克決裂就顯然不是一個“錢”字就可以搪塞過去。

本賽季德甲第2輪,邁爾與赫韋德斯雙雙坐在替補席上,後者最終在夏窗關閉前被租借到尤文圖斯。

今天邁爾與沙爾克這場鬧劇,不禁讓人聯想到4年前托尼·克羅斯與拜仁的那場紛爭。今年2月,薩默爾在接受《體育圖片》雜誌專訪時終於承認,在2014年夏天賣走拒絕續約的克羅斯是一大錯誤。這位當時的拜仁體育董事表示:“有些事情你得老老實實地事後檢討。誰能夠一輩子都做對?也許拜仁慕尼克擁有托尼的話會贏得更多的歐冠冠軍或者至少打進更多決賽。我今天在這個位置上可以說,讓托尼離開是錯的。他的離開並沒有驚動拜仁。但如果要說讓托尼離開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那麼你必須說,這是壞事,非常壞的事。不過,從托尼的個人發展和受尊重程度來說,這次轉會肯定是完全正確的。”

當時克羅斯為什麼拒絕續約?與其私交甚篤的德國前國腳賴納茨曾在去年9月透露:“拜仁向托尼提供了新合同。托尼知道馬里奧·格策在拜仁賺多少錢。托尼和馬里奧年齡相近。拜仁不願給托尼超過1000萬歐元。(拜仁董事會主席)魯梅尼格跟托尼說:我們不會給你超過1000萬歐元一年,因為你不是世界級球員。認識托尼的人都知道,這跟金錢無關,他需要別人的尊重。他知道自己是很好的球員,世界級球員。這是雙方談崩的關鍵點。”

4年前,克羅斯也是因為覺得自己得不到應有的尊重而離開拜仁。

“尊重”與“世界級球員”這兩個關鍵字,是不是跟如今邁爾與沙爾克之間的衝突驚人相似?4年前,拜仁好歹通過出售克羅斯賺了3000萬歐元,從經濟上得到了較大補償,而克羅斯也在皇馬完成蛻變,成長為德國國家隊的領軍人物,也終於成為了公認的世界級球員。但如今,邁爾和沙爾克則面臨雙輸的局面。

一方面,邁爾剛剛通過轉型而迎來轉機的職業生涯,因為要離開沙爾克而再次走到十字路口。與當初的克羅斯不同,邁爾目前還沒有被國外豪門看上並委以重任的資本。這位2016年裡約奧運會銀牌得主和2017年U21歐青賽冠軍隊長的下一站,或許只是另一家德甲俱樂部,霍芬海姆據說是最大熱門。

另一方面,沙爾克原本就因連年失血而天賦不足的陣容,隨著邁爾(以及戈雷茨卡)的離開變得更加慘不忍睹。儘管眼看著就能在泰代斯科領導下重返歐冠,並確保一筆可觀的收入,可以在今夏大肆招兵買馬,但要對位填補邁爾和戈雷茨卡留下的位置與天賦空白,顯然不是花三四千萬就可以輕鬆完成。在下賽季就要恢復三線作戰的情況下,沙爾克和泰代斯科實在是壓力山大。

最尷尬的是,沙爾克還該不該為戈雷茨卡和邁爾舉行告別儀式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