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漸被遺忘的冠軍古城寶地 作者:笑熬漿糊

漸被遺忘的冠軍古城寶地

作者:笑熬漿糊

在鄧州市張村鎮街南約4公里處, 249省道旁高高地豎著一塊藍底白字標牌——“冠軍”。 什麼“冠軍”?這塊躲在蔥綠樹冠中的標牌,

這個特殊的名字“冠軍”, 絕對會引起不明就裡人的費解。

冠軍村?不錯, 就是這個普通村莊的名字。 “冠軍”一詞, 已隱隱透出它的與眾不同, 足以吸引眼球, 引人遐思。

在目前橫穿冠軍村的249 省道東邊, 還有一條已經有點荒蕪的老公路【即貫穿冠軍村南北的老鄧內路】。 有一塊早被人遺忘的“漢代古城址 冠軍古城遺址”碑, 孤寂地立在原鄧內路邊, 因路面不斷抬高, “址”字一半也已被掩埋土中。

歷史的長風掠過這已有點傾斜殘缺的碑刻, 眼前的村莊在歷史上那可是一座了不起的古侯國城。

如果仔細辨認, 在碑刻的右側清楚地寫著“漢代孝武皇帝封霍去病冠軍侯于此”的字樣。 歷史上明明是漢武帝封的霍去病, 為何這裡是“孝武皇帝”呢?

歷史上確實有“孝武帝”, 那是南朝宋第五位皇帝“孝武帝劉駿”。 不過需要說明的是, 這塊碑上的“漢代孝武皇帝”就是漢武帝, 漢朝(包括東漢)除漢高帝和漢光武帝外, 所有皇帝的諡號前都有一個“孝”字, 意在強調孝治天下。

張村鎮冠軍村, 這裡不僅是霍去病的封地, 也是東漢時漢光武帝時的賈複、漢章帝時“燕然勒石”的竇憲兩位“冠軍侯”的封地, 而且他們死後都在冠軍侯國留下了墓塚。 你可知這是怎樣了不得的三位歷史人物?

(霍去病徵匈奴, 圖片來自資料)

西漢名將霍去病, 古往今來, 幾乎沒有一個人在同樣年齡就能有他的成就——17歲兩出定襄、19歲三征河西、21歲縱橫漠北, 殺到匈奴膽寒, 甚至影響西亞歷史進程, 年僅21歲就身居大司馬高位。

這位西漢另一名將衛青(衛皇后弟)的外甥, 十八歲為侍中, 善於騎射, 屢次跟隨大將軍衛青攻打匈奴, 由於他勇猛善戰,

稱他為“驃姚校衛”。 西元前123年, 立戰功被封為“冠軍侯”;西元前121年, 封為驃騎將軍;西元前119年, 衛青、霍去病同時分兩路出兵進功匈奴, 霍去病帶兵由代(今河北蔚縣)北行二千多裡, 大敗匈奴右賢王, 追擊匈奴到瀚海, 奪取了大沙漠以南的大片土地, 他共六次出擊匈奴, 解除了西漢初以來匈奴對漢王朝的威脅。

當漢武帝要為他建造府第時, 他斷然拒絕:“匈奴未滅, 何以為家?”因霍去病戰功為諸軍之冠, 元朔六年(西元前123年)四月壬申封他為冠軍侯, 並特置冠軍縣作為他的封邑。 【元鼎元年乙丑(西元前116年), 霍去病子霍嬗繼位, 元封元年辛未(西元前110年), 霍嬗隨武帝登封泰山, 暴病死。 因沒有後代, 冠軍侯國被廢除。 】

(霍去病墓)

南陽盆地土地肥沃, 山川秀麗, 物產豐富。 尤其是漢代時, 南陽鄧州土地平闊, 氣候適宜, 繁榮富足, 是難得的一方寶地。 所以把霍去病封在這裡, 實在是漢武帝對他的厚愛。 況且這裡向西過武關即到關中, 交通也很方便。

歷史似乎總愛開令人歎息的玩笑, 霍去病這位千年難得的奇將, 為何留給大漢朝僅僅24年, 上帝就又匆匆地把他喚了回去呢?武帝為了褒揚他的戰功, 給他修築了一座好似祈連山形狀的墳墓,

葬於匈西興平茂陵, 墓前有臥馬、躍馬、伏虎、臥牛、人與熊等石刻。 今位於鄧州市張村鎮冠軍村西、緊靠張村鎮冠軍學校的霍去病墓, 當系衣冠塚, 以示紀念, 明《嘉靖鄧州志》記載:“霍去病墓州西北四十裡冠軍城內”, 即指此墓。 屬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竇憲墓)

據史載, 永元四年, 霍去病滅掉匈奴的夢想, 最終由東漢的大將竇憲完成。 竇憲滅掉匈奴汗國, 終結了漢朝與匈奴之間長達300年的戰爭。

竇憲(?—92年),字伯度,扶風平陵(今陝西咸陽西北)人,大司空竇融曾孫,東漢外戚、權臣、名將。

建初二年(77年),漢章帝立竇憲之妹為皇后,竇憲、竇篤兄弟親幸。永元元年(89年),竇憲派遣刺客刺殺太后幸臣劉暢,嫁禍蔡倫,後因事泄獲罪,被囚于宮內。機靈的竇憲憂懼之下,請求出擊北匈奴以贖死。

竇憲既破匈奴,權震朝廷,於是暗中謀劃篡奪漢室。漢和帝知其陰謀後,設計逮捕了他 ,但念及養母章德竇太后的養育之恩,不予在朝所殺;改封其冠軍侯,實乃令其到封國冠軍侯國後,再逼其自殺。竇憲這位大名鼎鼎的英雄死後,就地葬于冠軍侯國封地,今鄧州市張村鎮冠軍村西北部,曾有巨大封土堆(圖示處)即為他的墓塚。

圖片來自資料

在張村鎮路莊村下窪西南500米處,又有一個大漢塚,這裡又埋葬的是哪位歷史風雲人物?它正是劉秀的開國大功臣、雲台二十八將之一賈複的墓塚,位置也就在當年的冠軍侯轄境內。

據《後漢書 賈複傳》記載,賈複武藝絕倫,天下第一的把式。然而,身負這樣本領的賈複,卻從不賣弄武藝,從不爭功奪利,陣前殺敵勇猛異常,在己方營中卻很低調。

在《後漢書》中,範曄這樣評價賈複,中興將帥立功名的很多,像賈複這樣不自誇的人,真足以激勵將士,感懷敵人,也正是這種謙虛品質,才使得他能夠成就大業,一生平安榮耀。

這位東漢初年的賈復位列劉秀的“二十八宿”,也曾因功勳卓著、有“折衝千里之威”被封為“冠軍侯”。前面說過,有趣的是霍去病、竇憲、賈複這三位“冠軍侯”的家園竟是一個地方,即今天鄧州張村鎮冠軍村一帶。

這裡到底是怎樣的一處寶地?這裡為什麼能連續作為超一品的最高等列侯封地?

這裡不僅有漢代霍去病衣冠塚、竇憲將軍墓、賈複將軍墓,實際還有三國魏征南軍司張澹墓、宋代賈黯墓,清代雍正朝太監總管蘇培盛墓等等,且十大考古新發現鄧州市南朝彩色畫像磚墓也在冠軍侯國轄境內。

這裡城內地表隨處可見大量漢代磚瓦陶器殘片,已出土的文物就有“關中侯”金印、石華表等國寶級文物。

這裡就是歷史上的冠軍古城所在地,它東臨湍河、西臨扒魚河,背靠靈山。

1972年冠軍村李氏村民在冠軍村寨河邊發現關中侯印三國魏金質龜鈕官印一枚(下圖)。冠軍村當年發現“關中侯”金印事件,也曾轟動一時。

(圖片來自資料)

查《中國歷代官稱辭典》有“關內侯”、“關中侯”、“關外侯”相關辭條,“關中侯”是東漢末年曹操設置的爵位,爵十七級,以封賞軍功者。封號始自曹魏建安五年(200),最晚的見於南朝。

“關中侯”只是借用關中地名封號而已,與“東自函谷關、西至隴關;二關之間,謂之關中”的實際封地,並無任何聯繫,是當時的一種虛封爵位,沒有餉祿,僅代表榮譽而已,這種制度一直沿用到晉代以後才被廢除。而霍去病的冠軍侯應是列侯,不是“關X侯”。

至於“關中侯”金印為何遺落在冠軍村的寨河邊,它的主人到底是誰,它又有怎樣的傳說,實在是有許多謎一般的故事有待進一步去揭開。

(冠軍村賈黯墓塚)

如今在冠軍村地裡隨便挖一下,即可見到藏著漢磚、陶器、馬骨等土層。

(冠軍出土的長漢瓦)

(冠軍出土的陶器殘片、馬牙骨)

(冠軍出土的不同形制的漢磚)

(冠軍出土的漢代瓦當磚、陶罐殘物)

(冠軍出土的古建築構件)

(冠軍出土的花紋精美漢代墓磚)

(冠軍出土的古錢幣)

曾經的古冠軍侯國轄境內,現在的鄧州張村鎮冠軍村一帶的文化就是這麼豐富,就是存有不少歷史名人墓塚、就是 出土有不少市省國不同級文物、就是有大量漢代磚瓦遺存,就是有古城牆城河遺存、就是出土有大量的陶器、銅器、錢幣等器物,還有那根早年出土的至今仍保存在鄧州市城區一小前院的漢代石華表······

一頁風雲散,變換了時空。件件殘片遺物,穿越時空,直接將過去與現在聯結在一起。相信這些殘片遺物的背後,都有一個或大或小、或普通平凡或驚心動魄的故事。真的有太多的東西需要通過適當的載體來傳遞,可這些遺跡遺物又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可逆轉,如果等到連殘片也不見的那一天,附著在它上面的故事、靈魂恐怕也將一起隨風飄散。對現存的遺跡,如果不立馬採取措施加以搶救性地有效保護,也許我們將會永遠地失去它們。

這就是被有識之士保存下來的所謂漢代石華表,實際是出土于冠軍轄境內的三國魏征南軍司張澹墓內的石柱。

相傳堯時立木牌於交通要道,供人書寫諫言,針砭時弊。遠古的華表皆為木制,東漢時期開始使用石柱作華表,華表的最初作用慢慢消失了,後來就有了豎立在宮殿、橋樑、陵墓等前作裝飾用的巨大石柱造型,設在墓前的就叫墓表。

鄧州城區一小院內的這根華表為西漢早期,故又稱“漢華表”。雖然經歷了二千餘年的滄桑變遷,上面的字跡至今仍可辨析——“同治六年八月,右庵王紹羲記”、“民國八年六月一日,同成友至學宮,見明倫堂前王紹羲先生此柱,被風雨剝蝕,古物凋敝,惄 (nì , 憂鬱,傷痛)焉憂之,異日率同警士移之東廡,人眾荒唐,遽經誤損。鳳庭督察不周實深愧恧(nǜ,自愧, 慚愧),特樹欄障護,勒文以志,員警所長賈鳳庭記。”

此華表是研究漢史難得的實物材料,也是考證華表起源的有力證據。1963年此華表被河南省人民政府公佈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1988年,鄧州市城區一小又對表亭進行了重修,現保存較好。

這一富有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內涵的華表,至今仍散發著中國傳統文化的精神、氣質、神韻。

(冠軍村內的李家祠堂)

話說冠軍這處寶地,直到明清時仍吸引了一位遠道而來的逃難者——

傳說明末清初,山西芮城一姓焦的將軍,名叫焦記明,就因為名字叫“記明”硬被說有反清複明的意思,被舉家抄斬,他不得不脫下戰袍,躲避戰亂,帶著一個兒子一路由西向東逃命。

他隨身帶著一杆小秤,每走一段路,便將所到地方的土抓起一把稱一稱,直到走到冠軍這個地方時,發現這個地方的土,比以往稱的都“重”,於是就決定留在冠軍這個靈地定居。據說焦將軍見當地李樹茂盛,就“指李為姓”,改姓李,名成法,兒子改名李英,從此隱姓埋名,在冠軍這裡繁衍生息下來。(據說李成法安頓下來後,娶妻郭氏未育子嗣。兒子李英在到廟溝趕集時,路遇鄰村傻女王氏,被好事者轟說李英有謀圖不軌之意,李成法為息事寧人,聘娶王氏婚配李英,後生子李政。李政生四子,名逢春、逢富、逢永、逢玉,從而形成了冠軍後世李家的四門世系)

這個被焦李將軍看好的地方,就是歷史上的冠軍古城所在地,它東臨湍河、西臨扒魚河,背靠靈山······

《漢書·地理志》應劭注:“武帝以封霍去病,去病仍出匈奴,功冠諸軍,故曰冠軍。” 自從漢武帝封霍去病為冠軍侯于此,也就從此誕生了“冠軍”一詞,後來的村子也因此而得名冠軍村。

如今“冠軍村”三字路牌,靜靜地立在路邊,似在向後人講述著它背後早已漸行漸遠的故事。

就是這樣一處腳下處處有文物、處處有故事的地方,如今早已被糟蹋得僅剩其名了;

就是這樣一處大致含今鄧州張村鎮冠軍、蘇樓、湯家、上營四村的冠軍故城遺址,從上世紀開始,它的面貌一直在被改變中。

歷史只有一部,而造就未來的方式不盡相同。當我們深情地追尋中國文明的源頭時,當我們傾情地俯瞰斑斕多彩的文化風景時,當我們深度地探究歷史的縱深時,我們不由得扼腕歎息:我們需要保護的,難道僅僅是遺跡、殘片?歷史的傳承、文明的銜接、人文的傳統,豈能讓建設的浪潮、人為的破壞席捲裹挾到了無痕跡?

最後,用前人的一首《冠軍城》古詩作為結束語——

舊封傳戚裡,知是漢家侯。

五劇蓬蒿滿,一村薜荔秋。

江山存石馬,風雨入鵂鶹。

莫問臨湍縣,黃沙古渡頭。

附錄資料——

一、1957年12月興修水利時,在原冠軍縣轄境,今鄧州市張村鎮許莊村西南發現南北朝時期彩色畫像磚墓,其中的浮雕畫像磚和完整的壁畫及其珍貴。

二、漢朝採用王侯兩級體制( 漢朝一開始採用這種郡縣二級制,後來國家擴大,採用了州這一級的監察機構,之後逐漸成為州郡縣三級機構。),七王之亂後為了消除諸侯隱患,中央控制力增強,到東漢後期基本一個王國就是一個郡,而且還是中央控制的,王一般就是個傀儡,侯國一般就是一個縣。 候國、王國都是有封地的,而且可以直接管理自己的封地,委任官員。

侯國分為關內侯,亭侯,鄉侯,縣候。關內侯沒有封地,只領固定工資。亭侯封地是一個亭,鄉侯封地是一個鄉,縣候封地是一個縣。侯國最大只能是一個縣,再往上就只能封王了。

三、今鄧州十林鄉有文香河,又名湯河,舊志書又稱盧溝水,因漢時今十林一帶位於盧溝水之北,即為盧陽鄉,西漢割穰縣盧陽鄉。曆兩漢、三國、兩晉、南北朝、隋、至唐貞觀元年廢,共750年,先後為冠軍侯邑、公主邑、冠軍縣治。

據《鄧州志》載,漢時,冠軍縣轄境四至:南接穰縣,東臨湍水,北至內鄉縣城以南,西至今淅川縣南一部分,面積甚大。北魏孝文帝時,析冠軍縣北地設置新城縣(即臨湍縣,今羅莊南古村),又析冠軍縣西地給順陽郡順陽縣。所以,至明代鄧州人李希山在描述冠軍縣轄區時,已經是“東臨七裡之湍(湍河),南臨鄧侯之墟(穰縣),西臨夫子之涯(扒魚河),北到臨川(當為‘湍’,即臨湍縣,北魏時的新城縣)之北”

作者采風于冠軍故城遺址

作者簡介:笑熬漿糊,本姓尚,乃今日頭條“圖說鄧州”(歡迎關注)的創始人及原創作者。業餘堅持原創,傳遞社會正能量。

竇憲(?—92年),字伯度,扶風平陵(今陝西咸陽西北)人,大司空竇融曾孫,東漢外戚、權臣、名將。

建初二年(77年),漢章帝立竇憲之妹為皇后,竇憲、竇篤兄弟親幸。永元元年(89年),竇憲派遣刺客刺殺太后幸臣劉暢,嫁禍蔡倫,後因事泄獲罪,被囚于宮內。機靈的竇憲憂懼之下,請求出擊北匈奴以贖死。

竇憲既破匈奴,權震朝廷,於是暗中謀劃篡奪漢室。漢和帝知其陰謀後,設計逮捕了他 ,但念及養母章德竇太后的養育之恩,不予在朝所殺;改封其冠軍侯,實乃令其到封國冠軍侯國後,再逼其自殺。竇憲這位大名鼎鼎的英雄死後,就地葬于冠軍侯國封地,今鄧州市張村鎮冠軍村西北部,曾有巨大封土堆(圖示處)即為他的墓塚。

圖片來自資料

在張村鎮路莊村下窪西南500米處,又有一個大漢塚,這裡又埋葬的是哪位歷史風雲人物?它正是劉秀的開國大功臣、雲台二十八將之一賈複的墓塚,位置也就在當年的冠軍侯轄境內。

據《後漢書 賈複傳》記載,賈複武藝絕倫,天下第一的把式。然而,身負這樣本領的賈複,卻從不賣弄武藝,從不爭功奪利,陣前殺敵勇猛異常,在己方營中卻很低調。

在《後漢書》中,範曄這樣評價賈複,中興將帥立功名的很多,像賈複這樣不自誇的人,真足以激勵將士,感懷敵人,也正是這種謙虛品質,才使得他能夠成就大業,一生平安榮耀。

這位東漢初年的賈復位列劉秀的“二十八宿”,也曾因功勳卓著、有“折衝千里之威”被封為“冠軍侯”。前面說過,有趣的是霍去病、竇憲、賈複這三位“冠軍侯”的家園竟是一個地方,即今天鄧州張村鎮冠軍村一帶。

這裡到底是怎樣的一處寶地?這裡為什麼能連續作為超一品的最高等列侯封地?

這裡不僅有漢代霍去病衣冠塚、竇憲將軍墓、賈複將軍墓,實際還有三國魏征南軍司張澹墓、宋代賈黯墓,清代雍正朝太監總管蘇培盛墓等等,且十大考古新發現鄧州市南朝彩色畫像磚墓也在冠軍侯國轄境內。

這裡城內地表隨處可見大量漢代磚瓦陶器殘片,已出土的文物就有“關中侯”金印、石華表等國寶級文物。

這裡就是歷史上的冠軍古城所在地,它東臨湍河、西臨扒魚河,背靠靈山。

1972年冠軍村李氏村民在冠軍村寨河邊發現關中侯印三國魏金質龜鈕官印一枚(下圖)。冠軍村當年發現“關中侯”金印事件,也曾轟動一時。

(圖片來自資料)

查《中國歷代官稱辭典》有“關內侯”、“關中侯”、“關外侯”相關辭條,“關中侯”是東漢末年曹操設置的爵位,爵十七級,以封賞軍功者。封號始自曹魏建安五年(200),最晚的見於南朝。

“關中侯”只是借用關中地名封號而已,與“東自函谷關、西至隴關;二關之間,謂之關中”的實際封地,並無任何聯繫,是當時的一種虛封爵位,沒有餉祿,僅代表榮譽而已,這種制度一直沿用到晉代以後才被廢除。而霍去病的冠軍侯應是列侯,不是“關X侯”。

至於“關中侯”金印為何遺落在冠軍村的寨河邊,它的主人到底是誰,它又有怎樣的傳說,實在是有許多謎一般的故事有待進一步去揭開。

(冠軍村賈黯墓塚)

如今在冠軍村地裡隨便挖一下,即可見到藏著漢磚、陶器、馬骨等土層。

(冠軍出土的長漢瓦)

(冠軍出土的陶器殘片、馬牙骨)

(冠軍出土的不同形制的漢磚)

(冠軍出土的漢代瓦當磚、陶罐殘物)

(冠軍出土的古建築構件)

(冠軍出土的花紋精美漢代墓磚)

(冠軍出土的古錢幣)

曾經的古冠軍侯國轄境內,現在的鄧州張村鎮冠軍村一帶的文化就是這麼豐富,就是存有不少歷史名人墓塚、就是 出土有不少市省國不同級文物、就是有大量漢代磚瓦遺存,就是有古城牆城河遺存、就是出土有大量的陶器、銅器、錢幣等器物,還有那根早年出土的至今仍保存在鄧州市城區一小前院的漢代石華表······

一頁風雲散,變換了時空。件件殘片遺物,穿越時空,直接將過去與現在聯結在一起。相信這些殘片遺物的背後,都有一個或大或小、或普通平凡或驚心動魄的故事。真的有太多的東西需要通過適當的載體來傳遞,可這些遺跡遺物又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可逆轉,如果等到連殘片也不見的那一天,附著在它上面的故事、靈魂恐怕也將一起隨風飄散。對現存的遺跡,如果不立馬採取措施加以搶救性地有效保護,也許我們將會永遠地失去它們。

這就是被有識之士保存下來的所謂漢代石華表,實際是出土于冠軍轄境內的三國魏征南軍司張澹墓內的石柱。

相傳堯時立木牌於交通要道,供人書寫諫言,針砭時弊。遠古的華表皆為木制,東漢時期開始使用石柱作華表,華表的最初作用慢慢消失了,後來就有了豎立在宮殿、橋樑、陵墓等前作裝飾用的巨大石柱造型,設在墓前的就叫墓表。

鄧州城區一小院內的這根華表為西漢早期,故又稱“漢華表”。雖然經歷了二千餘年的滄桑變遷,上面的字跡至今仍可辨析——“同治六年八月,右庵王紹羲記”、“民國八年六月一日,同成友至學宮,見明倫堂前王紹羲先生此柱,被風雨剝蝕,古物凋敝,惄 (nì , 憂鬱,傷痛)焉憂之,異日率同警士移之東廡,人眾荒唐,遽經誤損。鳳庭督察不周實深愧恧(nǜ,自愧, 慚愧),特樹欄障護,勒文以志,員警所長賈鳳庭記。”

此華表是研究漢史難得的實物材料,也是考證華表起源的有力證據。1963年此華表被河南省人民政府公佈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1988年,鄧州市城區一小又對表亭進行了重修,現保存較好。

這一富有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內涵的華表,至今仍散發著中國傳統文化的精神、氣質、神韻。

(冠軍村內的李家祠堂)

話說冠軍這處寶地,直到明清時仍吸引了一位遠道而來的逃難者——

傳說明末清初,山西芮城一姓焦的將軍,名叫焦記明,就因為名字叫“記明”硬被說有反清複明的意思,被舉家抄斬,他不得不脫下戰袍,躲避戰亂,帶著一個兒子一路由西向東逃命。

他隨身帶著一杆小秤,每走一段路,便將所到地方的土抓起一把稱一稱,直到走到冠軍這個地方時,發現這個地方的土,比以往稱的都“重”,於是就決定留在冠軍這個靈地定居。據說焦將軍見當地李樹茂盛,就“指李為姓”,改姓李,名成法,兒子改名李英,從此隱姓埋名,在冠軍這裡繁衍生息下來。(據說李成法安頓下來後,娶妻郭氏未育子嗣。兒子李英在到廟溝趕集時,路遇鄰村傻女王氏,被好事者轟說李英有謀圖不軌之意,李成法為息事寧人,聘娶王氏婚配李英,後生子李政。李政生四子,名逢春、逢富、逢永、逢玉,從而形成了冠軍後世李家的四門世系)

這個被焦李將軍看好的地方,就是歷史上的冠軍古城所在地,它東臨湍河、西臨扒魚河,背靠靈山······

《漢書·地理志》應劭注:“武帝以封霍去病,去病仍出匈奴,功冠諸軍,故曰冠軍。” 自從漢武帝封霍去病為冠軍侯于此,也就從此誕生了“冠軍”一詞,後來的村子也因此而得名冠軍村。

如今“冠軍村”三字路牌,靜靜地立在路邊,似在向後人講述著它背後早已漸行漸遠的故事。

就是這樣一處腳下處處有文物、處處有故事的地方,如今早已被糟蹋得僅剩其名了;

就是這樣一處大致含今鄧州張村鎮冠軍、蘇樓、湯家、上營四村的冠軍故城遺址,從上世紀開始,它的面貌一直在被改變中。

歷史只有一部,而造就未來的方式不盡相同。當我們深情地追尋中國文明的源頭時,當我們傾情地俯瞰斑斕多彩的文化風景時,當我們深度地探究歷史的縱深時,我們不由得扼腕歎息:我們需要保護的,難道僅僅是遺跡、殘片?歷史的傳承、文明的銜接、人文的傳統,豈能讓建設的浪潮、人為的破壞席捲裹挾到了無痕跡?

最後,用前人的一首《冠軍城》古詩作為結束語——

舊封傳戚裡,知是漢家侯。

五劇蓬蒿滿,一村薜荔秋。

江山存石馬,風雨入鵂鶹。

莫問臨湍縣,黃沙古渡頭。

附錄資料——

一、1957年12月興修水利時,在原冠軍縣轄境,今鄧州市張村鎮許莊村西南發現南北朝時期彩色畫像磚墓,其中的浮雕畫像磚和完整的壁畫及其珍貴。

二、漢朝採用王侯兩級體制( 漢朝一開始採用這種郡縣二級制,後來國家擴大,採用了州這一級的監察機構,之後逐漸成為州郡縣三級機構。),七王之亂後為了消除諸侯隱患,中央控制力增強,到東漢後期基本一個王國就是一個郡,而且還是中央控制的,王一般就是個傀儡,侯國一般就是一個縣。 候國、王國都是有封地的,而且可以直接管理自己的封地,委任官員。

侯國分為關內侯,亭侯,鄉侯,縣候。關內侯沒有封地,只領固定工資。亭侯封地是一個亭,鄉侯封地是一個鄉,縣候封地是一個縣。侯國最大只能是一個縣,再往上就只能封王了。

三、今鄧州十林鄉有文香河,又名湯河,舊志書又稱盧溝水,因漢時今十林一帶位於盧溝水之北,即為盧陽鄉,西漢割穰縣盧陽鄉。曆兩漢、三國、兩晉、南北朝、隋、至唐貞觀元年廢,共750年,先後為冠軍侯邑、公主邑、冠軍縣治。

據《鄧州志》載,漢時,冠軍縣轄境四至:南接穰縣,東臨湍水,北至內鄉縣城以南,西至今淅川縣南一部分,面積甚大。北魏孝文帝時,析冠軍縣北地設置新城縣(即臨湍縣,今羅莊南古村),又析冠軍縣西地給順陽郡順陽縣。所以,至明代鄧州人李希山在描述冠軍縣轄區時,已經是“東臨七裡之湍(湍河),南臨鄧侯之墟(穰縣),西臨夫子之涯(扒魚河),北到臨川(當為‘湍’,即臨湍縣,北魏時的新城縣)之北”

作者采風于冠軍故城遺址

作者簡介:笑熬漿糊,本姓尚,乃今日頭條“圖說鄧州”(歡迎關注)的創始人及原創作者。業餘堅持原創,傳遞社會正能量。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