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誰說女子不如男?且看敦都布呼村田間的兩位“女俠”

博湖縣查幹諾爾鄉敦都布呼村三組詹榮的家裡來了兩個姑娘, 他們來自博湖縣網信辦, 一個叫王甜, 一個叫黃曉霞, 這兩個姑娘文文靜靜, 看著這城裡姑娘來家裡住, 白天一大家子都要下地栽苗, 這兩個姑娘能不能受得了啊。

詹榮家兄弟多, 是村上的種植大戶, 兩塊地加起來一百多畝, 兩位姑娘看出來阿姨的為難, 主動說, 阿姨, 您別擔心, 我們知道您著急, 想著地裡的活要趕緊幹, 農民最重要的就是土地了,

您放心, 大忙我們給您幫不上, 我們能幹的盡力幫您幹。 一家人聽了兩個年輕女孩的話高興地說, 真是謝謝你們了。

早上六點多阿姨就起來做飯忙活了, 王甜和黃曉霞跟著阿姨一起起床, 習慣了平時八九點起來十點上班的節奏, 猛的一下起個大早還不太適應, 但是和老鄉同吃同住同勞動同學習就要跟上老鄉的節奏才行。 到地裡已經七點多了, 王甜和黃曉霞戴上帽子和口罩,

身著迷彩服, 戴上手套, 開始了一天的勞動。

栽苗的工人速度那是一個快, 一手拿著苗, 一手拿著工具鏟土, 一鏟, 一放, 一填土, 苗就栽好了, 苗栽得整整齊齊, 遠遠看過去像一條條綠色的絲帶。 她倆看傻了眼, 這可怎麼辦, 這農活幹不了啊, 幫倒忙可怎麼辦啊。 阿姨看出了兩個姑娘的為難, 說栽苗這活你們幹不了, 你們幫著我卸苗盤子, 隔斷距離放個苗盤子, 讓他們續上。

這栽苗和放苗盤子可是有講究的, 地裡鋪著地膜, 地膜下面是滴灌, 這苗要栽對位置, 要是栽錯位置了, 這苗給不上水, 就長不好影響收成。

這放盤子啊也有講究, 要估算好位置, 地裡面隔段距離就有個小土堆, 一盤子苗放在土堆邊上, 再隔七個土堆再放一盤子苗。

就這樣, 王甜和黃曉霞在田間地頭來回忙碌, 找到她們已是中午, 兩人滿頭大汗, 衣服鞋子都是土, 遠看一點看不出來是兩個妹子, 我笑著說, 巾幗不讓鬚眉, 你們兩個宛如兩個女俠, 救濟一方百姓啊。 兩人哈哈大笑, 詹榮說, 這兩個姑娘好, 我做什麼她們吃什麼, 也不挑剔講究, 幫著我幹活, 現在是我們最忙的時候, 兩個姑娘住下來給我們幫忙我這心裡感激啊。

我給王甜和黃曉霞說, 你們倆女漢子, 幹起活來勞道得很啊。 她倆說, 幹了農活才知道農民不容易啊, 這一天活不是好幹的。

是的, 我們吃的一日三餐的糧食和蔬菜都來自農民的辛苦勞動, 想著餐桌上經常有剩飯剩菜, 經常有浪費食物的現象, 真的不應該, 糧食應該被好好地珍惜, 每一頓飯, 都來自農民的汗水和辛勞。

博湖縣查幹諾爾鄉敦都布呼村四組的馬斌雄家裡也住了兩個女同志, 她們是來自博湖縣文廣局的那木且和娜木才次克克, 馬大叔擔心農活太重累壞了她們, 那木且告訴馬大叔, 大叔, 明天我們幫你幹活, 我們會盡自己所能地幫老鄉幹活。 馬大叔說, 這重活你們女同志幹不了啊, 地裡面有點雜草, 明天你們幫我清理下吧。

說幹就幹, 一大早吃過早飯, 兩人就開始帶著工具下地勞動, 四月底的新疆, 早上涼颼颼, 中午接近30度, 大大的太陽, 幹的人大汗淋漓, 兩個人累了就休息一會, 休息好了繼續幹。

馬斌雄說, 我常年縣上住, 我想著你們這些女同志幹不了個啥, 你們天天坐辦公室重活你們都幹不了, 看著你們倆這麼幹活, 我都覺得小瞧你們啦。

是誰說的這女子不如男, 看一看農民的田間地頭,

巾幗不讓鬚眉, 處處可見女同志勞動的身影。 總覺得女同志都是花拳繡腿, 只能坐辦公室, 下不了田間地頭, 來田間地頭看一看, 瞧一瞧, 這女同志幹的也不賴。

鄉村廣闊的土地上到處是她們的倩影, 悄悄地來, 默默地離開, 留下美麗, 留下回憶。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