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美文>正文

生命因個性而燦爛

生命因個性而燦爛

文/李晉成

本文由作者授權刊發, 請勿轉載, 原創首發

曹雪芹將晴雯置於“金陵十二釵又副刪”首頁, 既點明了她身份的低賤, 又肯定了張揚的個性與聰明伶俐的性格,

所謂“心比天高, 身為下賤。 ”也與次頁花襲人的性格截然相反, 襲人“溫柔和順”, “似桂如蘭”, 所以襲人在整個賈府中人緣比她好, 又能得到王夫人的賞識, 而她既惹惱了王夫人, 又得罪了王善保家, 還有許多人給她添壞話, 所以抄撿大觀園後決定“清玉側”時, 她被列為清洗的首要對象, 此時也沒人幫她說一句話, 最終在病榻上被拉出了大觀園, 沒過幾天就芳魂消隕了。

晴雯美就美在她張揚的個性上, 在大觀園中她是除黛玉之外唯一敢頂撞寶玉的, 且將寶玉氣得渾身亂顫, 也是唯一舌尖嘴利敢於跟怡紅院的大丫頭襲人叫板兒的。 她敢於大膽表現自己的可愛與嬌媚, 在三十二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雙星”中, 寶玉說完一段關於“愛物”的謬論後, “晴雯聽後, 笑道‘既這麼說, 你就拿了扇子我來撕, 我最喜歡撕的’……晴雯果然接過來, 嗤的一聲, 撕成兩半, 接著嗤嗤又是幾聲。 ”寶玉身邊的哪個丫頭敢如此侍寵撒嬌?而後文“寶玉笑道:‘古人雲:千金難買一笑’, 幾把扇子能值幾何?”這種大膽陳述, 哪個丫頭又敢於擔起惡名。

晴雯是真心愛寶玉的, 所以某些舉動已超出了丫頭之于公子的照顧, 如“勇晴雯病補雀金裘”, 為了寶玉第二天穿上雀金裘不被老太太、太太發現, 她拖著病懨懨的身子熬了大半夜終於將名貴的裘補好了, 自己卻累暈在床, 這與黛玉擔心寶玉被打何其相似。 因為這種感情, 因為天天廝守, 所以她從來沒考慮過分別, 於是當被攆出大觀園之後她萬分後悔, 在寶玉去看望她時說:“早知如此, 當日也另有個道理, 不料癡心傻意,

只說大家橫豎是在一起, ”接著她將自己的指甲留給了寶玉, 又將自己貼身的紅繡襖與寶玉襖兒換了, 而且還說:“回去他們看見了要問, 不必撒謊, 就說我的, 既耽了惡名, 索性如此, 也不過這樣。 ”似乎是破罐子破摔, 實際是晴雯臨終前愛的表白, 她多麼想一輩子守在寶玉跟前, 既使為奴為婢;當環境不允許這樣, 她依舊要讓人們知道:她是晴雯, 敢於愛, 敢於恨, 敢於擔當。

許是作者太喜愛這個形象了還是寶玉太喜歡晴雯了,

總覺得她不應該死, 給讀者留下個美麗的影子, 說晴雯做了芙蓉花神, 也引出了那篇別致的《芙蓉女兒誄》, 從誄文中我們看到的是作者對女兒燦爛生命過早隕逝的惋惜、感傷, 以及對封建家族勢力的憤怒。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