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時政>正文

杭州新版控煙草案被指“過於保守” 專家:重在執行

杭州10類場所禁煙 個人違規最高罰

控煙條例草案將“室內公共場所全面禁煙”修改為“十類場所全面禁煙”;專家表示行政法規要結合實際

近日, 國家衛健委首批試點健康城市之一的杭州, 因對控煙條例的修改, 引發外界爭議。

4月28日, 杭州市政府法制辦發佈《杭州市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修改草案, 提出醫療場所等十類室內公共場所全面禁煙。 此前的1月23日, 杭州市政府法制辦發佈的徵求意見稿中,

關於“室內場所全面禁煙”的相關表述相應被修改。

相較於北京、上海、深圳等實行室內公共場所全面禁煙的城市, 杭州新版控煙草案, 被指“過於保守”。 對此, 杭州市衛計委主任滕建榮在向杭州市人大說明時稱, 控煙重點是宣傳和執法監管, 本次修改重點因此被定為解決執法難、法律責任過輕和威懾力不足等問題。 專家指出, 行政法規重在執行, 規定需結合實際, 要務實而非激進。

徵求意見

室內場所擬全面禁煙

2018年1月23日, 杭州市政府法制辦發佈公告, 面向社會公開徵求《杭州市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修改意見。

此前, 舊版《杭州市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自2010年3月1日起實施, 已生效8年。 作為杭州市第一部控煙地方性法規, 條例中對監督主體、室內外禁煙場所等均進行規定。

其中, 條例第五條提出, 醫療機構的醫療活動場所、托兒所、各類學校室內活動區域等十類公共場所全面禁止吸煙;經營性洗浴中心(含浴室)、足浴等九類場所, 可以劃定吸煙區或設置專用吸煙室。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 舊版條例中提出, 劃定吸煙區或者設置專用吸煙室的公共場所經營者或管理者, “應當加強禁止吸煙的宣傳, 採取有效措施, 逐步取消吸煙區或者專用吸煙室”, 並鼓勵創建無煙單位。

在公告中, 杭州市政府法制辦稱, 為減少吸煙造成的危害, 保障公民健康, 創造良好的公共場所衛生環境, 對標北京、上海、深圳等國內先進城市, 杭州市將《杭州市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修改工作,

納入2018年政府立法工作計畫正式專案, 並發佈徵求意見稿。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 徵求意見稿中對禁煙範圍進行擴大。 其中, 第五條將原關於十類禁煙場所的規定, 調整為“室內工作場所、室內公共場所和公共交通工具內禁止吸煙。 ”此外, 進一步限定包括托幼機構、中小學校、青少年宮(活動中心)、兒童福利機構等以未成年人為主要活動人群的場所, 體育、健身場館的比賽區和坐席區等室外場所禁煙。

修改草案

十類室內場所禁煙

作為國家衛健委公佈的首批試點健康城市之一, 徵求意見稿中的室內場所全面禁煙規定, 引發外界關注, 被視為杭州市控煙的決心體現。

不過, 2018年4月28日, 杭州市政府法制辦公佈新版《杭州市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修改草案,

刪除此前室內場所全面禁煙的相關內容, 並將之重新修訂為十類室內場所禁煙, 以及九類場所可設置禁煙區。

新舊變化

擴大禁煙場所加重處罰

與舊版相比, 修改草案著重擴大控煙適用範圍, 將之從原先的杭州市市區和各縣(市)政府所在地城鎮範圍內的公共場所, 擴大至杭州市行政區域的公共場所。

除此之外, 修改草案對違反控煙條例的行為, 加大了處罰力度。 如將個人違規的處罰, 從“責令立即改正, 拒不改正的, 可罰款50元”, 修改為“責令立即改正, 並可同時罰款50元, 拒不改正的則處以二百元罰款”;場所經營者、管理者不履行控煙職責的, 由“警告並責令限期改正, 逾期不改正的,

可進行罰款”, 修改為“責令限期改正並可同時罰款”, 罰款金額也從“五百到二千元”, 上調至“二千到二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 修改草案將有害電子煙同時納入控煙範圍, 並明確將吸煙的定義為, “吸入、呼出煙草的煙霧或有害電子煙氣霧, 以及持有點燃的煙草製品”的行為。

4月27日, 杭州市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 對《關於修改〈杭州市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的決定(草案)》進行審議, 目前尚未有結果。

■ 回應

杭州市衛計委:重點解決執法難等問題

從徵求意見稿中的“室內全面禁煙”, 到修改草案中的“部分室內公共場所禁煙”, 杭州控煙條例的表述變化, 一度引發爭議。

4月27日, 杭州市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上, 杭州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主任滕建榮作關於修改《杭州市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決定(草案)的說明。

滕建榮說, 自2017年以來, 杭州市衛生計生委對原條例制度設計、實施效果等進行評估, 並組織人員赴其他城市調研。

關於外界關心的禁煙範圍, 滕建榮表示, 在此前的公開徵求意見過程中, 杭州市收到世界衛生組織駐華代表處的意見, 提出中國是世界衛生組織《煙草控制框架公約》締約國, 希望杭州市根據《公約》第八條規定, 在室內公共場所、工作場所全面禁煙。

滕建榮說, 杭州市衛計委針對此次修改涉及的禁煙範圍、適用範圍等重點問題, 專門組織餐飲、賓館、商超、機場、火車站等各行業代表召開座談會。 在此過程中, 一些單位和部門提出, 控煙的重點是宣傳和執法監管,原《條例》規定的控煙範圍,已經基本能夠保證他人不受二手煙危害,關鍵問題是宣傳和執法效果、法律責任的落實。

據此,滕建榮表示,雖然國內已有城市實行室內場所全面禁煙,但考慮到條例執行的可操作性和有效性,杭州市將修改重點,定為解決執法難、法律責任過輕和威懾力不足等問題。

■ 觀點

“行政法規重在執行,不必過於激進”

此前,多地已進行控煙探索。2015年6月1日起實施的《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被稱為“史上最嚴控煙令”,北京市政府官方網站將之解讀為“凡是‘帶頂兒’、‘帶蓋兒’的室內公共場所”,將全面禁煙。此外,上海也自2017年3月1日起,實行室內全面禁煙。

新京報記者從杭州市衛計委獲悉,目前國內公共場所控煙執法工作,主要有兩種模式:一種是以北京、杭州為代表的衛生部門執法,另一種是以上海、深圳等為代表的多部門共同執法。此前,由於執法力量嚴重不足,杭州市8年來公共場所控煙的執法罰款額,僅為82萬元。與之相對的是,深圳市自2014年至2017年,控煙罰款達240萬元,上海市2017年上半年即達168萬元。

杭州市衛計委據此表示,相對來說,強化執法力量,加強現有控煙措施監管,顯得更為重要。

華南理工大學政府績效評價中心主任鄭方輝告訴新京報記者,杭州新版草案規定,選擇在加大處罰力度,以及明確多部門執法,從立法角度說體現出務實。鄭方輝表示,儘管全面禁煙是大趨勢,但鑒於吸煙人群龐大、習慣難改,各地執行工作並不盡如人意,“如果不能保證做到,立法上就不要那麼激進,否則會出現選擇性執法等情況。”鄭方輝說,關於控煙條例的修改,需要一個宣傳引導過程,“法律能夠起引導作用,因而不能脫離實際太多”。

本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王煜

【編輯:史建磊】

編輯:xnnews7

控煙的重點是宣傳和執法監管,原《條例》規定的控煙範圍,已經基本能夠保證他人不受二手煙危害,關鍵問題是宣傳和執法效果、法律責任的落實。

據此,滕建榮表示,雖然國內已有城市實行室內場所全面禁煙,但考慮到條例執行的可操作性和有效性,杭州市將修改重點,定為解決執法難、法律責任過輕和威懾力不足等問題。

■ 觀點

“行政法規重在執行,不必過於激進”

此前,多地已進行控煙探索。2015年6月1日起實施的《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被稱為“史上最嚴控煙令”,北京市政府官方網站將之解讀為“凡是‘帶頂兒’、‘帶蓋兒’的室內公共場所”,將全面禁煙。此外,上海也自2017年3月1日起,實行室內全面禁煙。

新京報記者從杭州市衛計委獲悉,目前國內公共場所控煙執法工作,主要有兩種模式:一種是以北京、杭州為代表的衛生部門執法,另一種是以上海、深圳等為代表的多部門共同執法。此前,由於執法力量嚴重不足,杭州市8年來公共場所控煙的執法罰款額,僅為82萬元。與之相對的是,深圳市自2014年至2017年,控煙罰款達240萬元,上海市2017年上半年即達168萬元。

杭州市衛計委據此表示,相對來說,強化執法力量,加強現有控煙措施監管,顯得更為重要。

華南理工大學政府績效評價中心主任鄭方輝告訴新京報記者,杭州新版草案規定,選擇在加大處罰力度,以及明確多部門執法,從立法角度說體現出務實。鄭方輝表示,儘管全面禁煙是大趨勢,但鑒於吸煙人群龐大、習慣難改,各地執行工作並不盡如人意,“如果不能保證做到,立法上就不要那麼激進,否則會出現選擇性執法等情況。”鄭方輝說,關於控煙條例的修改,需要一個宣傳引導過程,“法律能夠起引導作用,因而不能脫離實際太多”。

本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王煜

【編輯:史建磊】

編輯:xnnews7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