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正文

詩詞大會冠軍雷海為:不再送外賣 想找女朋友

長沙晚報掌上長沙4月30日訊 據天津日報消息, 春季的杭州, 氣溫宜人, 公園和路邊的蘭花悄悄盛開, 散發著芬芳的香味。 記者在杭州下城區一個老小區見到了滿臉疲憊的雷海為。 最近雷海為總是在全國各地奔波, 忙於錄製拍攝、參加活動。 這位在杭州送外賣的小哥在今年的《中國詩詞大會》上大放異彩, 兩次攻擂, 擊敗百人團, 隨後更是在4月4日的決賽中擊敗北大文學碩士, 奪得總冠軍。 這位大爆冷門的80後外賣小哥也一夜之間成為“網紅”。

他和同事擠在十幾平的出租屋內

如今的雷海為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忙人, 他的電話從早到晚都處於占線狀態, 記者第一次聯繫上他時, 已經是晚上11點鐘。 電話中的他顯得有些疲憊, 聲音略顯沙啞。 他告訴記者, 白天電話一直占線, 是因為一直在接聽不同媒體的來電邀約, “很抱歉, 最近實在太累了, 要休息了。 ”

一周後, 雷海為終於騰出“檔期”, 接受了津雲記者的採訪。 4月25日上午, 記者在杭州朝暉八區社區見到了雷海為, 和《中國詩詞大會》裡一樣, 他依然留著幹練的寸頭。 只是, 此時的他眼角微微下垂, 神色中透著倦意。 當天陽光明媚, 雷海為腳下卻穿著一雙膠鞋。 他說, 送外賣的時候穿習慣了,

膠底結實, 輕便防雨, 便宜好穿。

朝暉八區是個老舊社區, 位於杭州市中心, 向南不出幾公里就是西子湖畔, 向東用不了多久便到錢塘江邊。 雷海為租房時特意挑選這個位置, 並非為了貪戀美景, 只是因為鬧市區人多, 便於接單。

雷海為的住所十分簡陋, 十幾平方米的屋子裡擺著兩張高低鋪和一排大衣櫃, 地上橫斜著五六雙舊鞋, 還有幾排插線板和外賣快遞盒。 除了雷海為, 還有6名配餐員在這裡居住, 雷海為睡在下鋪。 與其他同事不同的是, 除了枕頭和被子, 他的床上多了一本書《漢語語音史》。

告別送餐生活 變身“宣傳大使”

“這幾天晚上都有拍攝, 沒睡好, 起得晚了一點。 ”他笑言正在經歷人生中規模最大的“資訊轟炸”:手機鈴聲響個不停、每天消息多到讀不過來。

紛至遝來的邀約和活動, 徹底打亂了雷海為長久以來養成的生活習慣。 坐在社區花園的長凳上, 雷海為告訴記者, 以前他一般會在8點前起床洗漱, 做好早晚兩頓工作餐, 在十點半開始送餐。 下午兩點半結束送餐午高峰後, 回家為電動車換上新電池, 熱一熱早上的飯, 又要忙著送餐直到晚上8點。 平時不送餐的時候, 或者給電動車充電、等餐時, 雷海為都會拿出隨車攜帶的書讀上幾頁, 背兩行詩。 那時雷海為平均一天送餐五六十單, 旺季一個月能掙8000元。

奪得冠軍成名後, 雷海為已近1個月沒送過外賣。 他雖然還在原來的公司, 但崗位已經變成了企業文化宣傳大使。 除了對內承擔一些培訓的工作,

把當騎手的經驗傳授給其他同事, 他還常常會分享自己學習詩詞的故事及一些人生心得。 雷海為現在的工資, 也比以前高了一些。

除了公司內部的工作, 雷海為還會應邀前往學校、醫院等單位, 把自己不放棄讀詩的故事和經歷告訴更多人, 激勵他們不要放棄的自己的夢想和愛好。 現在每天都有很多企業向雷海為拋出橄欖枝, 他卻一直沒有給出回應, 他覺得自己“還沒有準備好。 ”

內向的他還在適應走紅之後的生活

在接受採訪的時候, 一位路過的年輕女性認出了雷海為, “詩詞大會!”她驚喜地捂住嘴巴。 而雷海為只是靦腆地笑了笑, 向記者說道, 類似的事最近總在發生, 他還在努力適應。 雷海為走紅之後, 連社區裡的大媽都把他的底子打探得一清二楚。

一位元大媽對記者說, “冠軍哦, 他37歲, 送外賣的, 單身……我們現在社區裡好多人都知道。 以前也有看到過他在社區裡拿著書, 但感覺挺平常的, 沒想到那麼厲害, 成為了詩詞大賽的冠軍。 ”

睡在雷海為對面上鋪的小曹, 將雷海為稱作“大叔”。 在他眼裡, 雷海為好像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不喜歡開玩笑也不喜歡說話。 每次好不容易有點間隙或晚上回到宿舍, 同事們都是抓緊時間休息, 或者一起打遊戲、鬥地主, 雷海為卻總是一個人捧本書或抱著手機, 嘴裡念念有詞。

小曹說, 這一個月來, 除了來採訪的記者很多, 其他沒什麼變化, “大叔沒架子, 人很好相處, 就是不太愛說話。 ”

別人眼中的天才 只是付出的更多

“你的學歷不高, 平時又特別忙, 怎麼能記下這麼多詩詞?”面對提問, 雷海為掏出上衣口袋裡的手機告訴記者:“我不是天才, 頂多是記憶力稍微好點吧。 我的手機裡存著會背的1000多首詩詞的名字, 在送餐的閒置時間就拿出來背一背。 古詩詞肯定需要反復記憶的, 這樣才能牢記, 十天半個月不記就會忘了。 ”

為了多背詩詞, 雷海為只得見縫插針, 連候餐的時間也不放過。 “雖然可能只有個把分鐘, 但背幾句詩已經綽綽有餘了。 比如今天背的詩中有某個字詞記得不是很清楚, 就會趕快拿出手機來看一下。 中午有兩個小時的換電瓶和吃午飯的時間, 時間充足, 就靜下心來讀一首詩, 認真看它的注解和賞析。 ”雷海為如是說。

除了背詩詞,雷海為還會在日常生活中根據具體情景在腦海中回憶與之有關的詩句。有時他會騎著黑色電動車到西湖邊上,找個安靜的角落體會詩句的意境,產生共鳴,從而進一步加深記憶。雷海為說,這是他的訣竅。

就這樣,他帶著對詩歌的癡迷,憑著一點一滴的積累,站在了《中國詩詞大會》比賽的領獎臺上,讓無數人見證了一個普通人的光芒。“我覺得你所有在日曬雨淋、在風吹雨打當中的奔波和辛苦,你所有偷偷地躲在書店裡背下的詩句,在這一刻都綻放出了格外奪目的光彩。”《中國詩詞大會》主持人董卿這樣說。

自稱令狐沖 想找到自己的任盈盈

雷海為就是這樣一個性格有些內向的“外賣小哥”,而內心卻更像一個“文藝青年”。他告訴記者,他的娛樂方式,除了看詩詞,就是去聽民樂會、越劇,參加漢服活動,登高望遠……

“本身我很喜歡傳統文化,我曾去參加過一個漢服活動,覺得這是件很開心很有益的事情。”雷海為很喜歡漢服,在元宵節、重陽節等傳統節日裡,他會穿著漢服出去跟朋友聚會。這個月初,他還特意用兩天時間,穿上漢服去參加杭州西溪濕地花朝節。

每個玩漢服的人都有個ID(名號),雷海為的ID是“令狐沖”。“從我這個名字你就可以看出來,我是金庸迷。令狐沖是我最喜歡的金庸男主角,我和他都一樣嚮往自由。”除了令狐沖,他最喜歡任盈盈,因為她“會彈琴,擅長音樂”。雷海為說,自己理想中的妻子最好擅長一種民族樂器,“比如說彈古箏、彈琵琶、吹笛子,這是我理想的妻子。現在,找女朋友是最重要的事。有一天,有兒女叫爸爸,才是最大的幸福。”

除了背詩詞,雷海為還會在日常生活中根據具體情景在腦海中回憶與之有關的詩句。有時他會騎著黑色電動車到西湖邊上,找個安靜的角落體會詩句的意境,產生共鳴,從而進一步加深記憶。雷海為說,這是他的訣竅。

就這樣,他帶著對詩歌的癡迷,憑著一點一滴的積累,站在了《中國詩詞大會》比賽的領獎臺上,讓無數人見證了一個普通人的光芒。“我覺得你所有在日曬雨淋、在風吹雨打當中的奔波和辛苦,你所有偷偷地躲在書店裡背下的詩句,在這一刻都綻放出了格外奪目的光彩。”《中國詩詞大會》主持人董卿這樣說。

自稱令狐沖 想找到自己的任盈盈

雷海為就是這樣一個性格有些內向的“外賣小哥”,而內心卻更像一個“文藝青年”。他告訴記者,他的娛樂方式,除了看詩詞,就是去聽民樂會、越劇,參加漢服活動,登高望遠……

“本身我很喜歡傳統文化,我曾去參加過一個漢服活動,覺得這是件很開心很有益的事情。”雷海為很喜歡漢服,在元宵節、重陽節等傳統節日裡,他會穿著漢服出去跟朋友聚會。這個月初,他還特意用兩天時間,穿上漢服去參加杭州西溪濕地花朝節。

每個玩漢服的人都有個ID(名號),雷海為的ID是“令狐沖”。“從我這個名字你就可以看出來,我是金庸迷。令狐沖是我最喜歡的金庸男主角,我和他都一樣嚮往自由。”除了令狐沖,他最喜歡任盈盈,因為她“會彈琴,擅長音樂”。雷海為說,自己理想中的妻子最好擅長一種民族樂器,“比如說彈古箏、彈琵琶、吹笛子,這是我理想的妻子。現在,找女朋友是最重要的事。有一天,有兒女叫爸爸,才是最大的幸福。”

同類文章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