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美文>正文

封面評論|他們,是同你我一樣的青年

□ 李曉亮

十年, 是個很不一般的度量衡。 說的是時間, 卻又與五十、百年的世紀滄桑, 截然不同;與三年兩年的倏忽而逝, 更是不可同日而語。

所以, “十年”是創作者們, 最鍾愛的素材, 也是選題富礦。 多年前的歌詞裡, “十年”前後, 故舊陌路, 心有戚戚, 傳唱不衰;時下熱映中《後來的我們》, 也是取巧地截取人生十年橫截面。 剝開揉碎, 掰扯主角們曾經那點最親最真, 甘苦自知的共同記憶, 卻又映照著銀幕外觀者的心。

以前的我們, 愛埋時間膠囊, 憧憬未來某日, 挖出一堆“哇喔”的驚豔或哀歎;後來的我們, 總忍不住自問, 假如時光倒流, 現在的我會對曾經的自己, 留下怎樣人生忠告、智囊妙招。 但, 哪怕在最經典或最腦洞的科幻作品裡, 你也總會一遍遍發現, 時間似有種魔力——所有妄圖改變過去而訂制未來的心機和努力, 總會遇到意想不到的各種小岔子, 最終都是徒勞。

後來的我們, 只由曾經的我們決定。 偷不了懶, 耍不了滑, 想省一步都不行。 不能穿越時空, 卻能溯源尋根。 若想真瞭解一個人, 或還就只能回到其“童年”去解碼。 此後的成長和人生軌跡, 早在多年前某次際遇中就已寫定。

比如, 程強、代國宏、徐萍、薛梟……這些名字, 你可能不熟悉, 他們之間,

或都如此。 十年前, 他們有的上小學, 有的是初中後高中, 有的在北川, 有的在漢旺。 包括後來職業, 也是不盡相同, 所以除了同在四川, 按說人生很難有交集。

但十年前, 那場震驚全球, 當然也改變了他們人生命運的災難, 卻某種意義上, 卻使得他們有了一種莫名聯繫。 比如, 當年目睹神兵天降, 馳騁一線, 火速救援的空降兵的“地震男孩”程強, 立誓長大亦當如此, 十年後, 如願以償。

“無腿蛙王”代國宏, 則是因震截肢, 卻逆境重生, 鏖戰泳池的典範。 全國奪金, 事業有成。 所有沒有擊倒你的, 都將使你更強大。 于人是雞湯, 於你是激勵, 莫過於此。

還有“最年輕人大代表”徐萍, 今年大學畢業, 投身文化, 獲選代表, 建言獻策;“可樂男孩”薛梟, 當年受困獲救時一句“喝可樂”樂天感人,

如今就職可口可樂, 是一種因應, 更是自立。

有著共同傷痛記憶, 也有著別樣奮鬥歷程的年輕人還有很多, 比如同樣在那場災難中喪父, 十年後卻身著父親一樣的藏青警服, 擔上同樣警務職責的女承父業常心怡;比如和“可樂男孩”一樣知名的“敬禮娃娃”郎錚, 如今也是志在軍營, 並為此努力的翩翩少年。

青年節, 我們找到這些從震區走出的青年。 但是, 如果肯俯下身, 傾聽他們一路走來的步履之聲。 當能體認, 震區青年, 並非一個特殊的別有意味的身份標籤, 他們其實就是和你我一樣的再普通不過的青年。

同樣的喜樂哀愁, 相似的學業職業困擾。 運氣不會多一樣, 壓力不會少一分。 反而因為十年前以及十年來的輿論關注,

為不辜負, 故更刻苦, 所以比鏡頭外的你我, 多背了一分“震區XX”的內心與自己的較勁。

自己十年, 一分一秒都難快進, 只有超然看客, 能將他人進度條, 直接拖至最後一幀。 時間就在這不經意拖拽中, 實現詭異的穿越。 仿佛從廢墟走出到人生巔峰, 只一瞬一念間。 而回味自己十年路, 當更能體味他者艱辛。

少年中國, 青年中國, 就由他們和我們構成。 活著, 活得更好, 籌畫有長度有品質的人生。 這是十年祭, 也是青春祭, 成年祭。 不畏災變, 不懼苦難, 險惡中求生, 從廢墟中生長, 以進步代償。

十年轉瞬, 青年自立, 未來可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 歡迎向我們報料, 一經採納有費用酬謝。 報料微信關注:ihxdsb, 報料QQ:3386405712】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