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娛樂>正文

聽劉若英聊聊當導演的事兒:《後來的我們》和《後來》毫無關係

楚天都市報記者 戎鈺

如果在4月28日之前問你, 劉若英當導演拍電影, 能賣多少錢?

即便是電影圈的老炮兒也預料不到, 最不待見“文藝”的中國電影市場居然如此厚愛“文藝女青年”劉若英:她的電影導演處女作《後來的我們》4月28日公映, 上映僅4天, 票房近8億。 毫無疑問, 當年被劉若英成名曲《後來》唱哭的男男女女, 這回都去電影院甘心被她再虐一次了。

但前日在接受楚天都市報記者採訪時, 劉若英卻打碎了不少觀眾的情結幻想, “其實《後來的我們》這部電影和我的那首歌《後來》, 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 ”

愛情這個東西最不講道理

和歌曲《後來》一樣, 《後來的我們》也講述了一個錯過的故事。 井柏然與周冬雨飾演的一對戀人, 從相識到相愛, 到分離, 再到重逢, 10年光陰讓他們懂得了何為愛, 何為愛而不得。

這樣的主題和片名, 讓人想當然以為這是根據劉若英的經典歌曲《後來》發散延展的電影。

但劉若英感歎, 這已經是她第無數次解釋, 兩個作品完全沒有關係。 “其實最初的想法來源於我之前創作的一個短篇小說《過年, 回家》, 但因為這個名字已經有其他電影用了, 而且名字裡也沒有包含太多的愛情元素。 後來在尋找名字的時候, 我聽到五月天的新歌《後來的我們》, 歌詞的內容跟我想表達的東西蠻像, 所以我就去找了阿信, 拜託他們把這個名字給我用。 ”

用情歌唱盡世間各種愛情故事的劉若英, 坦言自己也會在電影裡投射一點自己的愛情經驗。 “比如林見清很愛方小曉, 就一直想努力想變成對方想要的樣子。 我以前也會不知不覺這樣, 比如他喜歡我女神一點的樣子, 我就會覺得是不是他以前的女朋友比較高比較瘦什麼的。

可是當我往那條路上走的時候, 我忽略了為什麼我們兩個會在一起, 我最原始的、他喜歡我的樣子。 ”

電影裡的愛情總是極盡美好, 又極致虐心, 讓觀者忍不住代入自己。 但劉若英認為, 在愛情裡還是要隨心一些, “愛情這個東西是最沒有道理可講的, 老實說, 愛情也就那麼幾件事, 翻來覆去而已。 每個人說起自己的初戀都刻骨銘心, 但在別人聽來, 其實都差不多。 ”

文藝女神?因為我不漂亮吧

第一次首次做導演, 劉若英請到不少良師益友保駕護航, 比如“看著她一路長大”的著名導演張艾嘉, 內地影壇資深導演田壯壯, 以及該片監製、內地商業片大佬張一白等。

談及這些業內名導給予的力挺, 劉若英認真地分解說:“張艾嘉導演給我最有用的建議就是:要拍自己想要的東西。 她說, 別人給的建議都是建議, 要相信自己的感覺。 她覺得我拍戲拍了二十幾年, 突然自己做導演, 一定是有話要說。 那田壯壯導演給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讓我覺得有依靠。

而張一白導演就是那個給很多很好建議的人, 電影裡面黑白的部分, 還有北漂的概念, 都是他給的建議。 ”

入行多年, 劉若英身上的標籤有兩個, 一個是才女, 一個是文藝女青年。 《後來的我們》票房大捷, 也讓劉若英即將成為下一個“10億元票房俱樂部成員”。 對於這些外界給予的定語或光環, 劉若英看的很淡, 尤其是對於陪了自己許多年的“文藝”二字, 她自黑道:“以前人家說我文藝, 我就想為什麼?可能因為你不夠漂亮, 身材不夠好, 唱歌很普通, 演習也一般, 那總得讓主持人找個東西介紹你嘛。 其實所有的稱號都是別人給我的, 反正都是好事嘛。 ”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