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家居>正文

「經典故事」鄰里裝修

我搬到現在的住宅已經十幾個年頭了, 可是因為左右及上級鄰居的緣故, 我至今還在遭受裝修帶來的後遺症。 那年買了新房子, 說到要裝修, 我就請妻子拿主意, 以免在日後的不滿意中被責怪糾纏。 妻子倒也爽氣, 她說:“乾脆我請熟悉的朋友幫忙負責吧。 ”我立即附和:“請包工頭由你抉擇, 那施工協議是不是我來起草呢?”“這是當然的, 否則你這個經濟師豈不浪費了自身資源!”妻子這麼敲定了, 第二天晚飯後由她請來的朋友級的包工頭馬師傅就登門來洽談。

馬師傅說他文化水準較低, 因此如果非得要簽署裝修協議那也只能由我起草。 我平時上班就是從事商務談判的行家裡手, 說幹就幹, 我當即手寫了裝修協議一式兩份, 協議中約定了專案雙包、總計費用以及項目定金和違約責任等。 馬師傅還說他是遊擊隊性質的包工頭, 他以往都是憑經驗督促施工的, 因此沒有事先準備好的圖紙, 不過他做過的工程很多很多, 其中不乏他們單位(他是國企在職職工, 做裝修只是業餘兼職)的頭頭腦腦及要好的同事。 他還說, 他可以讓我去看他以前做過的樣板房, 由我選定模式後就依樣畫葫蘆。 我說我的要求只是簡單和實用,
圖紙麼我就畫在每一間房子的牆上, 反正最後結束時牆面要另行粉刷的, 不會影響裝修進度和品質。 另外, 我還專門起草了裝修品質驗收細則一式兩份。 事後, 我的裝修協議及驗收細則被朋友們廣泛借用, 直至最後究竟流傳到誰的手裡到底還是下落不明了。 裝修工程開工第一天, 我和馬師傅就發現, 我們家的大門已經被人踹開了, 原先好好的門鎖都已脫落。 這是咋回事呢?我們一起找到售樓處(那時還沒有物業), 售樓處主任回答說不知道。 我與馬師傅再折回室內細查, 原來是樓上203室裝修需要將自來水管改道破門而入擅自進入了我的居室。 我一向注重鄰里和諧, 面對我的衛生間被樓上的挖牆開洞, 甚至將他家的進水管極不規範地懸凸在我家室內空間,
我也只是上去比較禮貌地指出:“這不太合適啊, 請不要繼續影響我家的裝修了好嗎?”“好的、好的!”樓上的業主小包上班去了, 回應的是他的父親老包。 通過交談得知, 老包是吳江縣某鎮的財政所長, 他給兒子裝修請的是鎮上造房子的大木匠。 老包說:“他們是主動要來無償幫忙的, 我也推辭不掉。 由於只是木匠並且是大木匠, 所以他們裝修中做的傢俱都是大興貨, 更別說管道工的活計了, 做得相當的粗糙。 有什麼影響到你家的, 還請多多包涵!”“哎喲!你們家這些傢俱的油漆怎麼味道忒大啊?”我都有點難以忍受了:“你們管道還沒完工吧?請注意了, 我家就要開始裝修了, 千萬不要因為你們漏水、漏氣、漏電等造成我家的裝修返工啊!”對方回復得嗷嗷應,
簡直令人毋庸置疑。 我家的裝修進行到洗衣間上端空間安裝吊廚, 全部做好只待油漆了, 突然樓上的漏水嘩嘩嘩猶如水簾洞般泡濕了整個吊廚。 我趕緊上樓告示:“你家衛生間管道漏水!”“不會的, 決計不會的!管道都是我親手安裝的!”樓上施工者斷然否認。 實在沒轍, 我只能親自請來售樓處屬下的管道工到樓上檢查, 我說:“如果開挖結果不是你家的安裝有問題, 所有的材料及人工費用統統由我包了。 ”可是, 檢查結果就是樓上水管所有的接頭都沒有準確安裝到位, 所有的接頭都必須破牆挖槽重新安裝。 再由於樓上203室油漆味道刺鼻嗆人, 煤氣公司都不同意為他們開通用氣,
理由是:“油漆味道不散盡, 煤氣漏氣了都無法察覺, 太危險!”話說這203室在對我家(在我還沒進入之前)破門而入的同時, 他們還對我隔壁的空置房104室也是擅自強行闖入, 104室一時間就成為了他家裝修人員吃喝拉撒的所在, 甚至還在裡面打造、油漆傢俱, 在裡面攪拌水泥, 在裡面私自用電用水……直至一年後104室裝修好了入住, 他們的洗碗池下水管不間斷地漏水, 把我家位於底層車庫的整個西側牆壁全都濕透了, 導致牆面塗層脫落不止。 104室得知這一情況後反復找人查看, 卻反復不得要領, 直至再兩年後終於下決心挖牆開洞檢查, 這才找到真正原因。 原來還是203室起先佔領104室時損壞了下水管的隱蔽工程留下的後患。
203室住了好幾年以後, 他家油漆味道這才有所減弱, 煤氣公司也這才同意為他家開通用氣, 但是煤氣公司有一個要求:“你家之前使用的瓶裝煤氣, 在牆體內的管道不安全, 必須全部更換!”不合格的管道更換是更換了, 不過更換中又碰壞了浴缸的下水接頭, 這樣滴滴答答的漏水又將我家的廚房、客堂乃至書房都弄得浸漬泡湯直至牆面塗料陸續開裂、脫落。 203室自家人(小包夫婦並一個可愛的女兒)終因使用不便棄家而走, 他們將203室託付給了名為我愛我家的仲介群租出去, 現在我家遭受漏水之虞以及被群租者躁動異常始終苦不堪言, 我家天花板掉落重修也已經反復好幾回了。 順便還得說說與我家一牆之隔的東單元102室, 當初我們家裝修時施工者一個不小心在牆上釘釘子時,釘子釘入牆體,從隔壁102室臥室牆壁冒出一個包包(只是沒有徹底擊穿而已)。隔壁住的是一對新婚小夫妻,身為小夫妻的長輩的一位中年婦女過來理論:“你們施工怎麼就可以將釘子打到我家來呢?你們說該咋辦好呢?!要知道我的老公可是商業局副局長啊!”馬師傅忙不迭賠禮道歉:“我負責立即為你家修補好!”“那可是新房啊!你們能修補成原樣嗎?還是賠我們一天的人工費用吧,我們自己修復好了。”那中年婦女不容商量,馬師傅趕緊賠錢了事。最近,那早已不是新房的東單元102室,不知道在他們臥室內搞什麼動作,一個釘子從他家釘過來,竟然無巧不成書,那釘子恰巧也像當初我家釘過去那樣,把我家臥室的牆壁也一模一樣地釘了一個包包(也只是沒有徹底擊穿而已),可以料定,這樣的後果他們一定也清清楚楚的。不同的是,這回那原來老公是商業局副局長的中年婦女再沒有露面。想必時過境遷,現在已經沒有商業局這個部門了,那商業局副局長或許已經升遷了也未可知。

當初我們家裝修時施工者一個不小心在牆上釘釘子時,釘子釘入牆體,從隔壁102室臥室牆壁冒出一個包包(只是沒有徹底擊穿而已)。隔壁住的是一對新婚小夫妻,身為小夫妻的長輩的一位中年婦女過來理論:“你們施工怎麼就可以將釘子打到我家來呢?你們說該咋辦好呢?!要知道我的老公可是商業局副局長啊!”馬師傅忙不迭賠禮道歉:“我負責立即為你家修補好!”“那可是新房啊!你們能修補成原樣嗎?還是賠我們一天的人工費用吧,我們自己修復好了。”那中年婦女不容商量,馬師傅趕緊賠錢了事。最近,那早已不是新房的東單元102室,不知道在他們臥室內搞什麼動作,一個釘子從他家釘過來,竟然無巧不成書,那釘子恰巧也像當初我家釘過去那樣,把我家臥室的牆壁也一模一樣地釘了一個包包(也只是沒有徹底擊穿而已),可以料定,這樣的後果他們一定也清清楚楚的。不同的是,這回那原來老公是商業局副局長的中年婦女再沒有露面。想必時過境遷,現在已經沒有商業局這個部門了,那商業局副局長或許已經升遷了也未可知。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