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軍事>正文

如果有來生,我願為國再戰

年僅26歲, 卻已從軍8年, 兩度遠赴我國西部地區執勤, 主動請纓加入條件最艱苦、形勢最嚴峻的駐村武工隊;身形並不高大, 卻有著不破樓蘭終不還的壯志豪情。 他, 就是武警上海市總隊機動第二支隊特戰一中隊班長李保保。

去年4月, 在西部某地擔負執勤任務時, 李保保因胃部惡性腫瘤惡化倒在了執勤路上。 回滬後, 他被確診為胃癌晚期。 4月24日, 李保保在醫院永遠閉上了眼睛。 在他的日記裡寫著這樣一句話:如果有來生,

還願為國再犧牲!

“只想為國做點啥”

陝西甘泉, 李保保就出生在這片紅色土地上。 當年, 他的祖父從這裡參加解放軍打遍了全中國。 在這個紅色家庭裡, 男兒生來扛槍打仗保家衛國的意識根深蒂固。 李保保的名字既是“寶寶”的諧音, 也是保國保家的寓意。

2010年12月, 剛滿18歲的李保保應徵入伍, 在新兵思想問卷調查“入伍動機”一欄, 他寫到:當兵不圖啥, 只想為國家做點啥!

在全訓支隊, 軍事素質是飯碗工程, 先當一名特戰隊員, 才有資格為國奮戰。 從小被全家人捧在手心裡長大的李保保, 身子薄、底子差, 想進特戰分隊還差很大一截。 憑著一股軸勁, 李保保奮起直追, 有驚無險通過特戰選拔, 加入作戰隊。 特戰分隊訓練苦、強度大,

與李保保一同選進隊的15名上等兵, 兩年後僅剩他1人繼續留在特勤中隊。 堅守中收穫的是軍事技能累積, 到了第一期士官服役期滿, 他成為中隊軍事訓練的佼佼者。

兩次赴西部某地執勤

“不去戰場走一遭, 不算合格特戰兵”。 2015年4月, 李保保第一個向中隊支部提交了請戰書, 遠赴西部某地擔負維穩處突任務。

聞聽李保保要去外地執勤, 大姐李玲玲多次勸阻, 但李保保鐵了心要去。 他說:“我是一名軍人, 是特戰隊員, 只有上戰場, 戰鬥在第一線, 這樣的人生才有意義。 ”

西部邊陲, 空氣乾燥、多塵、晝夜溫差大, 像刀子一樣的風沙吹的臉生疼。 不到兩個月, 李保保的手和臉開始乾裂, 尤其是手掌上裂紋很大, 稍微用點勁, 血就滲出來,

拿槍訓練疼痛難忍。 即便這樣, 李保保硬是撐著, 一個科目也沒有落下。

2016年11月, 李保保再次提交申請, 請戰重返熟悉的反恐戰場。 他理直氣壯地說:“我是老兵, 熟悉當地情況, 不讓我去讓誰去?”以老帶新, 也是中隊的初衷, 為此, 6名具備維穩經驗的骨幹跟李保保一起重返戰場。

一心為國戰沙場

2017年4月, 李保保因為胃部疼痛難忍被送到了衛生所, 病情緩解後, 李保保出院歸隊安心靜養。 看著戰友們熱火朝天訓練, 李保保心裡急得直癢癢。 一天, 營區急促的警報響起。 “有戰鬥!”李保保從床上猛地彈起, 按照戰鬥著裝, 帶著隊員登上巡邏車趕到事發地。 途中, 李保保終因體力不支, 倒在了崗位上。 3天后, 李保保的胃部病裡切片報告顯示:胃部惡性腫瘤,

建議轉院治療。

經報支隊同意, 當晚, 戰友帶著李保保連夜飛回上海。 最終, 李保保被確診為胃癌晚期。 噩耗傳來, 家人連夜趕到醫院, 年邁的父親佝僂著身體趴在重症病房前, 隔著玻璃看著心愛的兒子, 淚水順著皺紋直往下流。 李保保的病情同樣牽動著全支隊官兵的心, 戰友輪流來看望。 他們還做了一個“保保信箱”, 將祝福語寫在卡片上, 定期送到醫院, 為李保保加油鼓勁。

數日前, 李保保病情突然惡化。 轉到東方醫院治療時, 他囑託戰友, 把他的沙棘、啞鈴和每天堅持寫的日記帶上。 那一刻, 李保保念念不忘的是能繼續為黨為國征戰沙場。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