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故事>正文

狗頭軍師半數頂(民間故事)

寂靜在喧囂裡低頭不語, 沉默在黑夜裡與目光結交, 於是, 我們看錯了世界, 卻說世界欺騙了我們。 ————軍師絕筆。

我叫肖楪, 是一個軍師, 我自負于自己的才華, 從來不懂什麼叫做淘汰, 什麼叫做失敗, 我偏愛給人拿主意, 在他們面前顯擺自己的才能, 藉以蔑視這群悲哀的凡人, 誰叫他們只能充當我的配角?然而不知為甚, 有人給我冠了個名——狗頭軍師。

我總自詡為唐寅之後, 獨愛其句:別人笑我太瘋癲, 我笑他人看不穿。

所以別人許我為狗頭, 我當他們作嫉妒。 別人常說三個臭皮匠, 頂上一個諸葛亮。 我自認比不得孔明的英明神武, 但起碼頂得過半個孔明, 這可不就是一個半臭皮匠嘛, 所以我就自稱伴虎(半個諸葛半個人, 寅年添作虎), 可世人見不得我好啊, 偏生只看見一個半臭皮匠, 就給我弄了個半數頂的名頭, 叫多了, 我反而記不得自己自稱什麼了, 只得了個“狗頭軍師半數頂”的名頭。

“半數頂啊半數頂, 空有一腔志氣, 何用呢?”我總是喜歡掛這句話在嘴邊。 我志向像劉邦一樣出生寒門卻能立業成朝, 我知劉邦愛吃狗肉, 所以我也愛上吃狗肉, 我知劉邦有痞子之嫌, 我也故作風流, 無賴街市。 但是我雖吃狗肉, 卻從不吃狗頭, 似與我的名頭有重疊之嫌,

所以現在我雖是一貧如洗, 無法於官場立身, 但我也只當這是因為我顧忌自己的名頭, 沒和劉邦一樣吃狗頭。 我總想, 也許我吃了狗頭我就是下一個劉邦, 下一個皇帝了, 但是現在這個皇帝當著也是不錯的啊, 那我還是勉為其難委屈民間吧, 待何時皇帝昏庸, 我在吃狗頭不遲啊, 一朝興衰在狗頭啊!哈哈哈哈……

其實在民間我還是很出名的, 狗頭軍師這個名頭也是在民間流傳最多, 曾經有個壯年問我如果他懷疑他妻子紅杏出牆卻苦無證據的時候怎麼辦, 他說他妻子身體安好卻常去醫館, 還常與大夫私語, 他問起時, 他妻子卻總推說要給他個驚喜。 於是我便是出了一招以牙還牙, 教他也出去包個女子,

然後故意讓他妻子看見, 如果她哭著鬧著吵著打著便是外面無人, 如果她哭著鬧著吵著離開便是外面有人, 那壯年做了, 他妻子卻冷著, 不哭不鬧, 僅是幹嘔著, 扭頭走了。 可我不認為自己錯了啊, 我想要麼是那妻子面癱, 要麼就是那妻子是個男人!這麼一想我便是勸那壯年趕緊寫下休書, 卻不想那壯年見我似見了仇人似的, 咬牙切齒的, 叫駡道:“你個狗頭軍師, 真是狗頭啊, 我怎麼會信了你啊。 ”可我到現在都不知我哪裡做錯了啊, 所以我只當是他這等凡人不懂我深邃的思想, 但是這以後我“狗頭軍師半數頂”的名號卻是真正打響了, 一出門到處有人點著我喊:“看, 狗頭軍師!”我不禁感慨道, 還是懂我的人多啊, 我半數頂以後也是個名人了,
出門也能是趾高氣揚的了。

其實我這個人吧, 也是個熱心腸子, 自從出名以後啊, 我也是經常受到別人關注, 也總有些人會問我些問題, 我也喜於給別人打打主意, 那些個凡人吧, 拿到我的主意的人也一臉的歡笑啊, 右嘴唇一抽, 左嘴唇一掰, 眼珠子一眯, 眼看著就快笑哭了, 看著這些人那麼開心吧, 我也就興奮了, 便是更喜歡給人家打主意了。

但是啊, 別人沒問題也就不來尋我, 所以我反倒是去尋人家了。 可不就有那麼一天嘛, 打街上來了個傻子, 蓬頭垢面的, 東邊挖個蘿蔔, 西邊搶只洋白菜, 我就自己琢磨著怎麼給大夥兒除了這個禍害。 我就想著吧, 傻子得靠忽悠啊, 這些個小打小鬧肯定不能引起眾怒啊,

那我一個人也不能把人家傻子趕走不是, 所以我就給自己出了一招, 得讓這傻子引起眾怒啊, 就得給他排點兒惡行, 這會兒我便是想起那個我認為是紅杏出牆的婦女, 你猜我怎麼做的, 我忽悠那傻子說:“你啊, 是傻人有傻福啊, 我是來自天上的神仙, 特地下了普度眾生, 卻未想到你這般可憐, 還有一女子也實得命苦啊, 這裡有兩包仙藥, 一包你自己泡水裡喝了, 把另一包給那女子喝了, 你們就能擺脫疾苦了。 ”那傻子是傻啊, 傻兮兮地看了我一眼, 拿著藥屁顛屁顛跑了啊, 你猜後來怎麼著, 我給他的是兩包春藥, 等那被我勸導的壯年回到家, 看見自己妻子和傻子在床上, 氣的啊, 大吼道:“你這騷婆娘, 我還當你是清白之身,
萬萬不想真的被狗頭軍師猜到了啊, 你說!你肚子裡的孩子是不是傻子的!不說!那我就打你們這對姦夫淫婦, 打到你說!”這看戲的人多了啊, 這傻子也是惹到了眾怒, 挨揍啊, 挨打啊, 被趕出鎮愣是說不出話。 我想這回我狗頭軍師的名號算是更加響了, 既給小鎮除了一害, 還證實了我的前言是對的啊。 果不其然, 幾天後那壯年四處散佈他妻子勾搭姦夫, 說我的推論很正確, 全鎮人現在都把我當活神仙啊, 我的門檻可是被踏破了, 當然現在向我討教也不得是免費的了, 得給銀子, 或者捎一斤狗肉, 我半數頂啊, 那是快活似神仙啊。

整個人啊, 我是直接埋在金銀堆裡, 啃著狗肉, 吃飽了, 喝足了, 給人家說點主意, 這麼些天就糊裡糊塗地過去了, 可我就是不滿足啊,現在我名有了,錢有了,就是沒有權啊,這會兒我便是想到去吃狗頭!我也要成劉邦,做皇帝,反正一朝興衰在狗頭,吃狗頭誰不會?於是啊,我便是買了五斤狗頭肉,連吃了幾天,我還在鎮裡吆喝著:“本仙夜觀天象,發現本朝皇帝與本朝命相不合,上天賜我登朝為王的地位,爾等應助我一臂之力啊,待我成王,上天必會降下福報,保佑這方田地。”

許是我名頭在外響了,或是這皇帝實在不得人心,我竟真是召集了不少人馬,揭竿而起,看著身後的壯士兵將,我總有種舉兵為帥的壯志豪情,狗頭軍師吃了狗肉,那我就是劉邦,是皇帝!當然最後我也得發揮發揮自己的本事,誰叫我是軍師,思忖許久,記起劉邦不是被項羽綁過父親嘛,那我就把我父親丟給皇帝,給他做人質,想以這皇帝的脾性應該和項羽一般,不屑用這些要脅我吧。我就率人將自己父親一綁,聲稱這是為了起義的勝利,我父親是哭著喊著啊,叫我不肖子孫啊,我都不理會,反正這皇帝會放了我老爹我怕什麼,就把他押送到皇帝老兒面前,然後我就派兵圍城啊,叫囂著:“你這狗皇帝,把我爹給我放了,不然我就推了你這狗皇帝的寶座。”我想接下來這皇帝應該會把我爹放了,然後我就能安安穩穩當上皇帝了,萬萬沒想到那皇帝卻是貪生怕死啊,一把寶劍就架我爹脖子上了,哎呦啊,我只是想讓他退回來啊,這皇帝不講道理啊,哪知那皇帝說:“只有你自刎了,你爹才能回去,如果你不自刎,你爹死在你前面,百姓也會唾棄你個白眼狼,不得民心,必然收兵。”這下我招架不住了,想打下江山吧,又想讓我爹活著,這下子該怎麼辦啊,我明明吃了狗頭變成劉邦了啊,為啥我還是不能推到這皇帝。

我慢慢提起手,從刀鞘裡抽出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熱淚自眼眶溢出,我哽咽道:“史書都是騙我的啊,吃了狗頭肉,為啥我還是不能把你推翻!”倏忽,一道聲響從我背後傳來,我聽得出那是賣狗肉的大爺喊的,“軍師啊,我覺得吃狗頭有悖你的名頭啊,便是給你切了狗身子充當狗頭肉啊。”一行清淚自我眼角滑落,當那刀片劃過我脖間的那一刻,冰涼的觸覺,帶著我的絕筆走入無聲的深淵,還有我生前最後的想法:果然,是因為我沒吃到狗頭肉啊。

可我就是不滿足啊,現在我名有了,錢有了,就是沒有權啊,這會兒我便是想到去吃狗頭!我也要成劉邦,做皇帝,反正一朝興衰在狗頭,吃狗頭誰不會?於是啊,我便是買了五斤狗頭肉,連吃了幾天,我還在鎮裡吆喝著:“本仙夜觀天象,發現本朝皇帝與本朝命相不合,上天賜我登朝為王的地位,爾等應助我一臂之力啊,待我成王,上天必會降下福報,保佑這方田地。”

許是我名頭在外響了,或是這皇帝實在不得人心,我竟真是召集了不少人馬,揭竿而起,看著身後的壯士兵將,我總有種舉兵為帥的壯志豪情,狗頭軍師吃了狗肉,那我就是劉邦,是皇帝!當然最後我也得發揮發揮自己的本事,誰叫我是軍師,思忖許久,記起劉邦不是被項羽綁過父親嘛,那我就把我父親丟給皇帝,給他做人質,想以這皇帝的脾性應該和項羽一般,不屑用這些要脅我吧。我就率人將自己父親一綁,聲稱這是為了起義的勝利,我父親是哭著喊著啊,叫我不肖子孫啊,我都不理會,反正這皇帝會放了我老爹我怕什麼,就把他押送到皇帝老兒面前,然後我就派兵圍城啊,叫囂著:“你這狗皇帝,把我爹給我放了,不然我就推了你這狗皇帝的寶座。”我想接下來這皇帝應該會把我爹放了,然後我就能安安穩穩當上皇帝了,萬萬沒想到那皇帝卻是貪生怕死啊,一把寶劍就架我爹脖子上了,哎呦啊,我只是想讓他退回來啊,這皇帝不講道理啊,哪知那皇帝說:“只有你自刎了,你爹才能回去,如果你不自刎,你爹死在你前面,百姓也會唾棄你個白眼狼,不得民心,必然收兵。”這下我招架不住了,想打下江山吧,又想讓我爹活著,這下子該怎麼辦啊,我明明吃了狗頭變成劉邦了啊,為啥我還是不能推到這皇帝。

我慢慢提起手,從刀鞘裡抽出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熱淚自眼眶溢出,我哽咽道:“史書都是騙我的啊,吃了狗頭肉,為啥我還是不能把你推翻!”倏忽,一道聲響從我背後傳來,我聽得出那是賣狗肉的大爺喊的,“軍師啊,我覺得吃狗頭有悖你的名頭啊,便是給你切了狗身子充當狗頭肉啊。”一行清淚自我眼角滑落,當那刀片劃過我脖間的那一刻,冰涼的觸覺,帶著我的絕筆走入無聲的深淵,還有我生前最後的想法:果然,是因為我沒吃到狗頭肉啊。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