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軍事>正文

孤獨但必要!法“戴高樂”號核航母將服役至2040年

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4月15日發表了肯塔基大學派特森外交和國際商業學院高級講師羅伯特·法利的題為《法國唯一的航母:超級武器還是紙老虎?》的文章。

法國第一艘航母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那段時期開始服役, 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 法國海軍在海軍航空兵領域落後于其他國家海軍。 然而, 這種情況在冷戰中發生了變化, 如今法國擁有美國海軍之外世界上最先進的航母。 法國是如何打造其海軍航空兵的?它現在在做些什麼?下一步將走向何方?

法國航母的歷史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不久, 法國通過改造戰列艦“貝亞恩”號加入了國際航母界。 儘管體型龐大, 但“貝亞恩”號並未搭載很多艦載機, 而且從未積極參與作戰, 即使是在二戰期間。 另外兩艘大型航母的建造工作因二戰而中止, 但在戰後, 法國海軍獲得了英國和美國轉讓的輕型航母。

這些航母共有4艘, 幫助法國海軍發展了海軍航空兵力量。 下一步步子邁得很大;法國建造了2艘蒸汽彈射起飛型常規航母, 即“克列孟梭”號和“福煦”號。 這兩艘排水量為3萬噸的航母分別於1961年和1963年入役, 能夠搭載大約40架現代戰機。 第三艘航母——體型大得多的“凡爾登”號——在開始建造前被取消了計畫。

在冷戰後半期, 搭載美制F-8“十字軍戰士”戰鬥機、後來搭載達索公司“超軍旗”戰鬥機的“克列孟梭”號和“福煦”號成了世界第二大航母力量的支柱。 在將近40年的艱苦服役後, 這兩艘軍艦退役, 法國下一艘航母“夏爾·戴高樂”號核動力航母登場。

法國海軍航空兵之現狀

在歷經了麻煩不斷的15年建造期後, “夏爾·戴高樂”號於2001年5月入役。 “夏爾·戴高樂”號排水量4.2萬噸, 可以達到27節航速, 最多可搭載40架戰機。 它是美國海軍之外世界上唯一使用蒸汽彈射起飛方式的航母, 搭載的艦載機包括達索公司的“陣風”戰鬥機和美制E-2C“鷹眼”預警機。 “夏爾·戴高樂”號也是美國海軍之外唯一現役核動力航母。

法國還有3艘兩栖攻擊艦, 即3艘西北風級,

“西北風”號、“托內爾”號和“迪克斯米德”號。 排水量2萬噸的西北風級兩栖攻擊艦可搭載約30架各種類型的直升機。 在利比亞沿海的行動中, 西北風級兩栖攻擊艦還發揮對陸打擊作用, 充當進攻利比亞政府陣地的“虎”式攻擊直升機的搭載平臺。

戰略依據

法國的航母從多方面促進了法國的戰略安全構想。 從一開始, 法國海軍就意識到, 其航母可能會在針對蘇聯的高強度戰鬥中扮演角色,

因此航母為執行這一任務做了準備。 “克列孟梭”號和“福煦”號為進行核威懾進行了裝備, “夏爾·戴高樂”號同樣如此。 但法國也認為自己對其海外殖民地負有責任, 法國的航母曾在印度支那戰爭以及蘇伊士運河事件中服役。

20年來, 法國航母在支持多邊軍事行動中作出的貢獻最大。 “克列孟梭”號和“福煦”號均參與了支持聯合國在以色列的多種任務的多場行動;“克列孟梭”號在1991年海灣戰爭中支援多國部隊行動, “福煦”號則在亞得里亞海行動、支援聯合國和北約在前南斯拉夫的空襲及維和行動。 2001年來, “夏爾·戴高樂”號核航母在阿富汗附近海域多次執行任務, 常常是臨時代替受命執行其他任務的美國航母。

它於2011年在利比亞沿海執行任務, 並於2015年以來對敘利亞境內的“伊斯蘭國”極端組織進行空襲。

法國航母的未來

法國在2013年取消了建造基於伊莉莎白女王級航空母艦之設計的第二艘航母的計畫。 法國和英國在推進方面存在分歧, 而法國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將就建造一艘採用滑躍式起飛的航母。 然而, 取消建造第二艘航母的計畫違反了航母採購的一項基本原則, 因為每次“夏爾·戴高樂”號進行整修時,

法國實際上就失去了相當大一部分海軍力量。 事實上, 就目前而言, 這艘航母自2017年2月以來一直在整修。

預計“夏爾·戴高樂”號將服役至2040年, 法國政府已授權對建造一艘可替代它的航母進行研究——新航母可能會與“夏爾·戴高樂”號最後數年服役期相重疊。 未來的航母可能會保留核動力推進系統, 採用電磁彈射系統, 搭載常規的彈射起飛飛機。 法國會建造兩艘航母嗎?英國已經這樣做了, 而法國海軍常常不滿於“夏爾·戴高樂”號整修期間自己不得不承受的能力受損。 但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法國在21世紀20年代末和30年代初的金融和安全局勢, 而這些因素是極難預測的。 同樣不清楚的是, 下一代法國航母將搭載何種飛機。 到2040年,“陣風”戰鬥機將相當老舊,而法國“第六代”戰鬥機專案的前景依然模糊不清。

結論

法國在“夏爾·戴高樂”號方面的經驗表明,對法國這樣一個國家而言,僅憑一艘航母就能發揮作用。法國自2001年以來(實際上,在此之前)的幾乎所有重要軍事活動都是在與其他大國開展多邊合作的背景下進行的。這意味著“夏爾·戴高樂”號可以作出貢獻,作出有效貢獻,但它進入整修期並不會犧牲聯軍的整體軍力。事實上,西北風級兩栖攻擊艦在利比亞戰役中也曾臨時補缺,填補了“夏爾·戴高樂”號進入整修期留下的空白。

無論如何,法國政府都不可能願意將就失去海軍航空兵力量這種情況。“夏爾·戴高樂”號有效幫助法國在西方多邊干預行動中維持了切實可行的存在,甚至可以說必要的存在。儘管技術發生了變化,使航母面臨的環境變得更加危險,但法國很可能會建造至少一艘可替代“夏爾·戴高樂”號的航母,從而使其海軍航空兵傳統再延續半個世紀。

到2040年,“陣風”戰鬥機將相當老舊,而法國“第六代”戰鬥機專案的前景依然模糊不清。

結論

法國在“夏爾·戴高樂”號方面的經驗表明,對法國這樣一個國家而言,僅憑一艘航母就能發揮作用。法國自2001年以來(實際上,在此之前)的幾乎所有重要軍事活動都是在與其他大國開展多邊合作的背景下進行的。這意味著“夏爾·戴高樂”號可以作出貢獻,作出有效貢獻,但它進入整修期並不會犧牲聯軍的整體軍力。事實上,西北風級兩栖攻擊艦在利比亞戰役中也曾臨時補缺,填補了“夏爾·戴高樂”號進入整修期留下的空白。

無論如何,法國政府都不可能願意將就失去海軍航空兵力量這種情況。“夏爾·戴高樂”號有效幫助法國在西方多邊干預行動中維持了切實可行的存在,甚至可以說必要的存在。儘管技術發生了變化,使航母面臨的環境變得更加危險,但法國很可能會建造至少一艘可替代“夏爾·戴高樂”號的航母,從而使其海軍航空兵傳統再延續半個世紀。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