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故事>正文

你的長大和你的離去(民間故事)

然間發現, 你已經長大了;而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你真的不再需要我的保護, 不再整日纏在我身後像只小尾巴一樣的小孩子了, 你已經長大了, 我與你錯過的那幾年, 不僅僅是時間, 還有我們彼此之間共同的成長!

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 下午6:31分, 這個時候正是下班高峰期, 來來往往的汽車匆匆行駛在馬路兩側, 還有急急忙忙趕車的、回家的人顯得原本就不寬的馬路更加擁擠, 她找了個臺階站在上邊向四處張望,

公共汽車來了一輛又一輛, 沒有, 沒有, 還是沒有!

她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 傳來女音: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看著手機上通話記錄上顯示的已撥出的幾十個電話, 她不由自主的跺了跺腳!再試一次!

“喂!”她對著電話喊了一句, 語氣有點憤憤!這是發火的前奏!這次終於通了, 可是電話裡卻沒有一點聲音傳來!她掛掉, 再次撥出去, 這次又打不通了!她跳下臺階, 索性擠在擁擠的等車人群中盯著車門!盯了整整半個小時, 一輛又一輛的公車過來了, 人走光了, 可是還是沒有她的身影!

到底在哪裡?拿起手機又看了看, 還是沒有什麼資訊傳過來, 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手機被搶了?不可能呀, 她所在的那個地方基本上都是高校,

來來往往的學生那麼多, 就算搶手機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搶啊!難道被綁架了?她看著也不是怎麼有錢的人啊, 自己的工資不高, 她上學之後還沒給她買過幾件好看的衣服呢, 想到這裡, 她就有點愧疚!那她到底為什麼不接電話?約好的半個小時到, 這都一個小時了為什麼還沒來?她心裡突然想起前不久在新聞上看到的二十歲左右的姑娘, 被壞人騙上黑車先奸後殺最後被挖出來早已變成屍體的事, 她心裡突然害怕了起來!拿起手機再次撥出一個小時之內撥出無數次的號碼!還是打不通!她再次跳上後邊的臺階, 一邊撥著電話一邊死死盯著車門!

終於, 一個紮著馬尾一邊整理書包的高個子姑娘匆匆向她跑過來了,

臉上似乎還帶著害怕的表情, 不過這些她通通都沒有注意到, 她只是覺得血脈噴張, 一口心血從心裡一直湧上頭頂, 她的臉色微紅, 五官猙獰, 嘴一張給那馬尾姑娘一通臭駡:“你死到哪裡去了?遲到半個小時也就罷了, 電話也不接你知道你這麼做過分嗎?啊......”!周圍的人都用詫異的表情看著她, 要說如果是平時, 她肯定不會在公眾場合之下與別人吵架, 可是這次她不知道怎麼了, 就是忍不住!馬尾高個姑娘臉上的表情更害怕了!眼睛裡邊的淚水轉了幾個圈圈, 終於沒掉下來!她嘴唇動了動, 最終還是忍不住說了句話:“我手機掉水裡邊了...然後電話接不通, 短信也發不出去!”她還在氣頭上,
扭頭就走, 一邊走一邊大聲說:“手機壞了就不要再用了, 以後都不給你買手機!”回頭看了看她還愣在原地, 沒有跟著她, 怒氣又上來了:“你還不走愣著幹嘛!!!”!馬尾姑娘低著頭, 眼淚還在眼睛裡轉圈圈, 她慢慢著移動著腳步, 似乎在下什麼決心, 猶豫了幾下又快步跟著她走了。

窗外已經黑透了, 幾顆發光的星星調皮的眨著眼睛, 樓下的操場上燈還亮著, 籃球架下邊幾個男孩子拍著籃球互相爭搶著, 一邊喘著粗氣, 一邊喊著什麼!偶爾的燈光隨著汽車的開動呼嘯而過!她歎了口氣拉上了窗簾, 回到鋪滿了畫紙的書桌前邊, 順手拿起桌子上正在充電的手機, 翻了翻卡裡的餘額, 然後再網上訂購了一款手機, 標價一千多一點, 不貴,

但對於工資不高的她來說, 也是不小的負擔!她猶豫了一下下了訂單, 回到床上躺在占滿她整個小床的大熊懷裡睡下了, 屋子裡燈火通明, 連廁所的燈都是打開的, 她從小就怕黑, 到現在開燈睡覺的習慣也沒有改過來!除了偶爾馬尾姑娘跟她一起睡的時候她的房間的燈就是黑的!第二天中午她收到快遞, 快下班時給馬尾姑娘扣扣發了個消息:“給你買了個新手機, 過來拿!”馬尾姑娘歡歡喜喜的過來了, 似乎忘了昨天的不快, 在她心裡她一直就是個小孩子!

記得小時候跟二叔家住在一起, 因為還沒有分家, 所以兩家什麼東西都是共用的, 共用一個廚房, 共用一個院子, 甚至媽媽跟二嬸一起懷了小妹妹——她跟馬尾姑娘共同的小妹妹!等兩個小妹妹長到兩三歲時二嬸又懷上了,

可能是因為孕婦脾氣大, 也可能是她抱孩子抱累了, 馬尾姑娘那時候才是小學生, 她也是個初中生, 她放學回家竟然剛好看見讓她驚心動魄的一幕:二嬸拿著一個水壺往馬尾姑娘身上扔去, 當然幸好裡邊沒有水, 馬尾姑娘也沒受什麼傷, 可是卻嚇得淒厲的大哭起來, 平時看起來文文靜靜, 一向被視作乖乖女的她, 怒從中來, 況且二嬸看見沒砸中馬尾姑娘竟然還一邊罵她一邊準備跑過去掐馬尾姑娘!

她不知道當時哪來的勇氣, 一下子沖了過去一把把她二嬸推過去, 二嬸不依不撓, 轉身拿了一把剪刀一邊罵一邊在她臉上亂戳, 她只覺得臉上一股熱熱的東西流了下來!她當時只知道很憤怒, 不顧一切的踢她的二嬸,也不管她是不是孕婦,所幸她那時候還是個小孩子沒多大力氣,當她的小夥伴看見她滿臉是血的時候邊嚇得大哭邊出去喊她的媽媽的時候,她二嬸似乎才反應過來,她又拿起了剪刀往自己頭上戳了幾下,當然,沒有剛才那份狠勁,所她二嬸安然無恙,但是她卻滿臉是血,等她們都停下來的時候她也沒過多糾纏,她進屋淡定的照了照鏡子,然後去水龍頭用涼水洗了把臉,臉上的血跡已經沒有那麼可怕了,但是血還是不斷地從眼睛上邊湧了出來,她用手捂著眼睛上方,血從指縫溢了出來,她媽媽進門一看以為她一直眼睛美麗,嚇得跪倒在地上,順手拿起手邊的東西就往她二嬸身上打去,可惜媽媽一個常年臥病在床的女人根本就沒有什麼力氣,打架的時候不知道有多疼,她的媽媽進來的時候才知道疼,於是眼淚與血水參雜著在她臉上流了下來,再加上她或許是撒嬌,或許是故意哀嚎的聲音讓跟她媽媽一起趕進來的人嚇呆了!最後發現原來傷的是眉毛都松了一口氣,而馬尾姑娘早已被她臉上的血嚇得不哭了!

最後的結果就是第二天她剛好在學校裡參加的的舞蹈比賽、朗誦比賽、升旗儀式、繪畫大賽上邊的照片都是臉上黑一塊紅一塊,根本就沒人認識她!當然她最高興的就是,她跟馬尾姑娘的爸爸終於不再被一直以來的兄弟之情所牽繞,終於答應了她一直以來就哀求的兩個字:“分家!”她們一家子終於不被與別人所摻和,終於分開了!

她回過神來看著馬尾姑娘拿到手機之後開心的的表情她自己也笑了起來!

她在屋子裡憋得太久了,心裡也有點壓抑!她穿上帶毛領子的羽絨服,換了牛仔褲,套上短靴,順手拿起桌子上的鑰匙出了門!冬天已經過了這麼久,總共下了兩場雪,一場還是雨夾雪,另一場雪是在她做夢的時候下的她早上起來地下濕漉漉的,她一愣,直到別人告訴她下雪了她才知道那是雪化的水!

記得那年她去外地上高中,也是這個時候,老家的天氣比現在住的這邊冷,雪也下的特別厚,她跟她的媽媽早上六點多就出門了,踩在咯吱咯吱的雪上她心情特別激動,因為很少出遠門!當時馬尾姑娘跟她們的小妹妹都還睡著,她走的時候她們還不知道!結果她到了那邊之後的第二天,馬尾姑娘就問她去哪裡了,她當時早已經被出遠門的新鮮感沖昏了頭,哪顧上跟馬尾姑娘說那麼多!

一學期結束後,也到了過年的時候,因為路途遙遠再加上老家雪下的特別大,於是她的爸媽就沒讓她回家過年,結果好幾年在老家沒過過年,只有夏天的時候才回去一趟,直到她上了大學,有一年大年三十,馬尾姑娘突然說了一句,“今年咱們家人終於全了!”她突然淚奔了!雖然親戚們都待她挺好,可對於從小就敏感的她來說,親戚們一句無心之過也讓她如鯁在喉!所以往年過年她一直呆在只有八十幾歲的外公與七十幾歲的外婆家!冷冷清清的三個人,偶爾被大舅、小舅拉去吃一頓飯!

如今她早已經習慣了一個人!仔細算算,就算是如今工作了之後,回家的次數也更是不多了,於是她跟馬尾姑娘已經相隔了六七個一起成長的黃金時間,在她的心中,馬尾姑娘依然是那個小小的跟在她屁股後邊的,她說什麼就是什麼的小孩子!可是猛然間她回過頭來卻發現,馬尾姑娘已經上了大學,手機裡邊已經有了“可疑”的男孩子!每到週末她如果不打電話叫她過來,她肯定早已跟同學出去玩!她早已經長大了,已經十九歲了,有了自己的個性自己的思維自己給的自由!

今晚出奇的安靜,除了偶爾傳來的汽車鳴笛聲,似乎再沒有什麼雜音,牆上的時陣滴滴答答的轉著,她坐在檯燈下邊仔細的描畫,突然她抬起頭來,伸了個懶腰,扭扭酸痛的脖子,她拿起手機一看上班顯示10:41!她拿起手機再次撥出一個號碼!“喂,姐怎麼啦?”她眉頭一蹙“你咋還不回來?這都幾點了?”其實她是怕她晚上遇到壞人!“姐,我今晚住學校了不回來,你開著燈睡覺吧!”她剛想說話,電話那邊又說:“我先不跟你說了,我這會忙著呢,掛了昂.....”!她緊緊的皺著眉頭,準備再撥過去,但是她想了想,又放下了手機,嘴裡歎了一口氣,嘲笑自己總是有被害妄想症,算了,應該不會出什麼事!於是她又出去將客廳、衛生間、臥室的燈統統打開,在大熊懷裡睡著了.....

不顧一切的踢她的二嬸,也不管她是不是孕婦,所幸她那時候還是個小孩子沒多大力氣,當她的小夥伴看見她滿臉是血的時候邊嚇得大哭邊出去喊她的媽媽的時候,她二嬸似乎才反應過來,她又拿起了剪刀往自己頭上戳了幾下,當然,沒有剛才那份狠勁,所她二嬸安然無恙,但是她卻滿臉是血,等她們都停下來的時候她也沒過多糾纏,她進屋淡定的照了照鏡子,然後去水龍頭用涼水洗了把臉,臉上的血跡已經沒有那麼可怕了,但是血還是不斷地從眼睛上邊湧了出來,她用手捂著眼睛上方,血從指縫溢了出來,她媽媽進門一看以為她一直眼睛美麗,嚇得跪倒在地上,順手拿起手邊的東西就往她二嬸身上打去,可惜媽媽一個常年臥病在床的女人根本就沒有什麼力氣,打架的時候不知道有多疼,她的媽媽進來的時候才知道疼,於是眼淚與血水參雜著在她臉上流了下來,再加上她或許是撒嬌,或許是故意哀嚎的聲音讓跟她媽媽一起趕進來的人嚇呆了!最後發現原來傷的是眉毛都松了一口氣,而馬尾姑娘早已被她臉上的血嚇得不哭了!

最後的結果就是第二天她剛好在學校裡參加的的舞蹈比賽、朗誦比賽、升旗儀式、繪畫大賽上邊的照片都是臉上黑一塊紅一塊,根本就沒人認識她!當然她最高興的就是,她跟馬尾姑娘的爸爸終於不再被一直以來的兄弟之情所牽繞,終於答應了她一直以來就哀求的兩個字:“分家!”她們一家子終於不被與別人所摻和,終於分開了!

她回過神來看著馬尾姑娘拿到手機之後開心的的表情她自己也笑了起來!

她在屋子裡憋得太久了,心裡也有點壓抑!她穿上帶毛領子的羽絨服,換了牛仔褲,套上短靴,順手拿起桌子上的鑰匙出了門!冬天已經過了這麼久,總共下了兩場雪,一場還是雨夾雪,另一場雪是在她做夢的時候下的她早上起來地下濕漉漉的,她一愣,直到別人告訴她下雪了她才知道那是雪化的水!

記得那年她去外地上高中,也是這個時候,老家的天氣比現在住的這邊冷,雪也下的特別厚,她跟她的媽媽早上六點多就出門了,踩在咯吱咯吱的雪上她心情特別激動,因為很少出遠門!當時馬尾姑娘跟她們的小妹妹都還睡著,她走的時候她們還不知道!結果她到了那邊之後的第二天,馬尾姑娘就問她去哪裡了,她當時早已經被出遠門的新鮮感沖昏了頭,哪顧上跟馬尾姑娘說那麼多!

一學期結束後,也到了過年的時候,因為路途遙遠再加上老家雪下的特別大,於是她的爸媽就沒讓她回家過年,結果好幾年在老家沒過過年,只有夏天的時候才回去一趟,直到她上了大學,有一年大年三十,馬尾姑娘突然說了一句,“今年咱們家人終於全了!”她突然淚奔了!雖然親戚們都待她挺好,可對於從小就敏感的她來說,親戚們一句無心之過也讓她如鯁在喉!所以往年過年她一直呆在只有八十幾歲的外公與七十幾歲的外婆家!冷冷清清的三個人,偶爾被大舅、小舅拉去吃一頓飯!

如今她早已經習慣了一個人!仔細算算,就算是如今工作了之後,回家的次數也更是不多了,於是她跟馬尾姑娘已經相隔了六七個一起成長的黃金時間,在她的心中,馬尾姑娘依然是那個小小的跟在她屁股後邊的,她說什麼就是什麼的小孩子!可是猛然間她回過頭來卻發現,馬尾姑娘已經上了大學,手機裡邊已經有了“可疑”的男孩子!每到週末她如果不打電話叫她過來,她肯定早已跟同學出去玩!她早已經長大了,已經十九歲了,有了自己的個性自己的思維自己給的自由!

今晚出奇的安靜,除了偶爾傳來的汽車鳴笛聲,似乎再沒有什麼雜音,牆上的時陣滴滴答答的轉著,她坐在檯燈下邊仔細的描畫,突然她抬起頭來,伸了個懶腰,扭扭酸痛的脖子,她拿起手機一看上班顯示10:41!她拿起手機再次撥出一個號碼!“喂,姐怎麼啦?”她眉頭一蹙“你咋還不回來?這都幾點了?”其實她是怕她晚上遇到壞人!“姐,我今晚住學校了不回來,你開著燈睡覺吧!”她剛想說話,電話那邊又說:“我先不跟你說了,我這會忙著呢,掛了昂.....”!她緊緊的皺著眉頭,準備再撥過去,但是她想了想,又放下了手機,嘴裡歎了一口氣,嘲笑自己總是有被害妄想症,算了,應該不會出什麼事!於是她又出去將客廳、衛生間、臥室的燈統統打開,在大熊懷裡睡著了.....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