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故事>正文

古屋裡的老婆婆!

下面仙人要講的故事叫做【古屋裡的老婆婆】這個故事是聽一位老爺爺講的, 故事的真偽無可考究, 事情發生在解放前, 故事的主人公張伯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 日更而作, 日落而息, 日子過得清苦倒也落得安靜自在, 村子裡的村民都是淳樸善良, 要比現在的社會風氣好許多, 一家有事, 幾乎是全村出動幫忙。

話說張伯住的房子由於年深日久, 沒有躲過一次大暴雨的侵襲, 坍塌了, 幸好沒有造成人員傷亡, 房子塌了自然要重翻蓋, 那時候蓋房都比較簡單, 再說了山裡人也沒有多少講究, 找一些石頭, 山上有的是木材, 蓋房有的材料都是湊起來, 可是有一點問題還沒解決, 就是在房子蓋好之前, 自己必須找個可以住的地方。

沒辦法張伯只好在村口的一棟廢棄的老宅子裡暫時棲身, 剛開始去的時候, 村子裡幾個年長的老者就一臉恐懼的對張伯說:這房子可不能住人,

裡面有一位老婆婆, 在半夜的時候會出現, 點著一盞煤油燈, 在燈底下做針線活, 據說十幾年前有兩個外地來的客商, 無意間在古宅裡躲雨結果半夜時分, 發生了恐怖的事情, 一個被嚇得神志不清, 另一個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到現在都是懸案, 從此之後再也沒有人敢在這裡居住, 弄的房屋的主人苦不堪言, 可是沒有辦法, 出啦這麽詭異的事情, 這房子從此就成了凶宅, 再也沒有人敢來居住。

對於村中長輩的好心勸告, 張伯只是微微一笑, 說自己膽子大, 不怕鬼怪, 其實說到底, 張伯對於凶宅的種種傳聞也倒是多少聽說過, 但是一來自己沒有地方可住。 再說了自己只不過是借住幾天, 房子蓋好, 馬上離開。

忙碌了一整天,

早已累得筋疲力盡的張伯, 回到了自己臨時住所, 看看外面已經天黑了, 張伯也是有些害怕, 那時候山村貧窮, 誰家要是有個手電筒, 那可就算是土豪, 張伯點著昏暗的煤油燈, 慢慢的推開房門, 朝四周看了看, 除了自己清早放進去的一張簡單的床鋪, 四周空空蕩蕩, 只是在房間的西北角有一個面積不大的土檯子, 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按照老人們的規矩, 入駐閒置的房子之前, 要燒幾張黃紙或是紙錢之類的祭品, 然後嘴裡在念叨念道, 無非是一些有鬼啊莫怪之類的詞句。

放下煤油燈, 張伯從懷裡掏出幾張紙錢, 然後點燃嘴裡默默的叨咕著“各位看不見的前輩尊者, 在下出於無奈只好借住此處, 如有打擾, 還請見諒”正在此時燃燒的紙錢似乎有生命一樣, 漸漸的飛到了房屋西北角的土臺上, 在上面一直打著轉, 忽上忽下, 看到這裡張伯也有些吃驚, 過了好一會, 紙錢燃盡, 只剩下點點灰燼, 更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紙灰竟然慢慢地在地上形成了幾個字【離開此地, 請勿自入】張伯只上過幾年私塾, 就這幾個字都認不全, 再說了黑燈瞎火的他也沒有注意, 鋪好被褥上床休息, 早已勞累了一天, 沒過多久便睡著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 恍惚之間張伯覺得有人在叫她, 只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婆婆, 背對著自己在門口仔細的雕刻著一塊石碑, 叮叮噹當, “小夥子, 你看看你還滿意嗎”。

此時的張伯再也無法入睡, 抽了一袋煙之後, 心悸的感覺才漸漸平復下來, 夢中可怕的一幕揮之不去, 看看時間還早剛過午夜子時, 煤油燈依舊泛著昏暗的光芒, 突然間張伯呆住了, 他清楚地記得, 自己睡覺之前已經把煤油燈吹滅了, 是誰把它點著的, 難道說這屋裡還有另外一個人, 這也不太可能, 誰會大半夜的來到這裡呢。

沒過多久, 張伯實在是困得受不了了, 又迷迷糊糊睡著了。 恍惚之間張伯又看到土檯子上的煤油燈慢慢的自己又點燃了,

自是昏黃的燈光, 竟然變成了青綠色, 就好像墳場裡的鬼火, 慢慢的向自己飄了過來, 可是自己睜大了眼睛並沒有看見有人拿著煤油燈, 難道煤油燈自己有生命, 驚恐之間張伯看見西面的牆壁上出現了兩個影子, 似乎在小聲嘀咕著什麼, 張伯壯著膽子吼道“你們是誰, 給老子滾出來”此言一出青綠色的煤油燈頓時熄滅了, 死寂一般的房間, 陷入了一片黑暗, 短暫的幾秒鐘之後, 土檯子的上面金光閃閃, 仔細一看竟然堆滿了金銀珠寶, 突如其來的變化, 讓張伯再一次目瞪口呆, 他不敢動一下縮在牆角, 希望這只是個夢, 期望天趕緊亮, 可是時間過得異常緩慢,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閃閃發光的金銀珠寶,慢慢的消失了,眼前出現了一個奇異的畫面,一個慈祥的老婆婆在昏暗的燈光下,縫補著一件衣服,一個中年男子輕輕的給老婆婆扇著扇子,一幅感人的畫面。正在此時大地突然間劇烈的搖晃,房頂的土不斷刷刷落下,可是土檯子旁的兩個人卻渾然不知,張伯顧不得多想一個箭步沖了過去,將兩人推出門外,只聽見轟隆一聲巨響,張伯昏了過去什麼都不知道了。

當張伯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幾天之後的事情了,“張伯呀,你可算醒了,你小子命大,半夜的時候房子塌了,我們在門口發現的你,真是命大”張伯向村民們講起自己在古屋中的經歷,但是村民們誰也沒當真,畢竟夢中的事,有誰會當真呢。

可是沒過多久,村民們在整理古宅廢墟的時候,在西北角土檯子下面發現了一具男屍,面目栩栩如生,手裡依舊拿著一把扇子,他旁邊還有一居白狐的屍體,周圍散落著許多的金銀珠寶。

故事的主人公張伯早已過世多年,事情的真偽也許只有天知道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閃閃發光的金銀珠寶,慢慢的消失了,眼前出現了一個奇異的畫面,一個慈祥的老婆婆在昏暗的燈光下,縫補著一件衣服,一個中年男子輕輕的給老婆婆扇著扇子,一幅感人的畫面。正在此時大地突然間劇烈的搖晃,房頂的土不斷刷刷落下,可是土檯子旁的兩個人卻渾然不知,張伯顧不得多想一個箭步沖了過去,將兩人推出門外,只聽見轟隆一聲巨響,張伯昏了過去什麼都不知道了。

當張伯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幾天之後的事情了,“張伯呀,你可算醒了,你小子命大,半夜的時候房子塌了,我們在門口發現的你,真是命大”張伯向村民們講起自己在古屋中的經歷,但是村民們誰也沒當真,畢竟夢中的事,有誰會當真呢。

可是沒過多久,村民們在整理古宅廢墟的時候,在西北角土檯子下面發現了一具男屍,面目栩栩如生,手裡依舊拿著一把扇子,他旁邊還有一居白狐的屍體,周圍散落著許多的金銀珠寶。

故事的主人公張伯早已過世多年,事情的真偽也許只有天知道了。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