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故事>正文

女兒意外夭折,父親發瘋亂跑,三個月後,他在山溝裡撿回一個棄嬰

黃昏時刻, 西邊天燒起了紅紅火火的晚霞, 太陽就要落山了。 在地裡勞作的農人都挑著農具、拎著旱煙回家去了。

這個山村裡只有幾十戶人家, 世代耕種,

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

天要黑了, 各家都忙著做飯, 煙囪的炊煙嫋嫋, 淑琴老人放下了手中正編織著的雞籠, 起身做飯去。 她一個人的飯容易做——她是個年輕時就喪了偶的, 無兒無女。

淑琴是個熱心腸的老女人, 方圓幾裡, 沒有誰不知道她的善良、厚道。 她身子還算硬朗, 養了幾隻雞, 種了一塊菜地, 收成時醃了鹹菜, 總要分給左鄰右舍。 淑琴雖上了年紀, 貢獻卻不小, 她樂於助人, 尤其喜歡孩子。 在外耕作的農人, 總放心把孩子交給淑琴老人。

淑琴每回做飯時, 都會多淘一些米, 村子裡的趙瘋子常來這裡要飯吃。 趙瘋子原先並不瘋, 有一回, 他帶著幾歲的女兒到山上割草, 孩子貪玩, 從陡峭的山崖摔下來, 沒了氣。 妻子傷心欲絕, 回了娘家再也沒有回來。

趙瘋子就是那時瘋的, 他無親無故, 整天在村子裡遊蕩, 神志不清, 又哭又笑, 常常發出“嗷嗷”的哭聲, 見了孩子, 他卻出奇地安靜, 目光也變得柔和。 但人們怕他發起病來要傷人, 只要他一出現, 人們便逃散了。

只有淑琴敢接近他, 他也只聽淑琴的話。 淑琴一輩子最看不得別人受苦難, 只要自己有一頓吃的, 就不肯看別人挨餓。 趙瘋子總是到這來要飯吃。 於是, 每回煮飯, 淑琴都會預多一把米。

趙瘋子天天都到山裡去, 沒人攔得住他, 他說女兒在山裡走丟了, 要去找。 趙瘋子真可憐!原先是這麼勤勞善良的一個人, 怎麼就這樣了。 淑琴常常歎息。

趙瘋子雖然瘋了, 卻也懂得報恩, 他每次從山裡回來, 都拔了一把野菜——能吃的、不能吃的, 一股腦兒全給淑琴, 傻乎乎地笑, 像個等待誇獎的孩子。

天慢慢地黑了, 趙瘋子一整天都沒有來要飯。 趙瘋子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淑琴正擔心著, 不時焦急地走出院門四處張望。

卻見一個身影從山林裡跑出來, 定睛一看, 是趙瘋子——他顛顛簸簸地跑過來, 頭髮淩亂, 手腳都被荊棘劃得血跡斑斑, 趙瘋子還抱著一個嬰孩!孩子正哭得厲害。

淑琴大吃一驚, 天呐,

趙瘋子哪裡抱來的孩子?淑琴急忙接過孩子, 是個裂唇的女嬰, 哭得悲悲戚戚, 她輕拍著懷抱裡的孩子, 心疼得直哆嗦。 趙瘋子卻“撲通”跪地, 神色淒然, 急切地看著淑琴, 慌亂地央求道:“娃, 娃!莫丟!英子!俺家英子!”……

隨後村民趕到, 原來是趙瘋子在山溝裡發現了一個棄嬰, 以為是他女兒, 一抱起就瘋了地跑。 娃哭得厲害, 趙瘋子也哭, 直奔淑琴家, 誰也追不上。

這個棄嬰在深山溝裡, 如果不是趙瘋子及時發現, 恐怕早就沒命了。 淑琴心疼地抱著她, 淌下了熱淚, 說道:“孩子, 既然上天把你給了我, 我就要保存你的性命呀!”趙瘋子喜出望外, 激動得又哭又笑, 一遍一遍地磕頭, 直到磕出血來, 村民們看了這一幕, 無不動情, 他們忍不住流下眼淚,

說道:“傻人有傻福, 這娃准是他閨女投胎轉世來的呀!”

村民們紛紛資助淑琴老人, 家家戶戶都送吃的、用的。 哺乳的婦女, 輪流著來給娃娃餵奶, 孩子健康地成長起來。

從此以後, 趙瘋子不再去山裡找女兒了。 說也奇怪, 趙瘋子沒有再瘋了, 淑琴教他種地, 他老老實實地幹活, 人雖笨拙, 卻很賣力;淑琴織了雞籠, 趙瘋子懂得提了去賣錢。 趙瘋子還常常給人家幹活:拉石磨、放牛、翻地等等,

這瘋子還懂得掙錢養他閨女呢!

淑琴得了孩子, 當作親孫女一樣, 極疼她。 孩子慢慢地長大了, 跟著淑琴, “奶奶”“奶奶”地叫。 村民們也憐愛她, 大家都跟趙瘋子一樣喊她英子。 小丫頭喜歡和趙瘋子玩。

淑琴看著他們, 慈愛地笑了, 滿臉的皺紋舒展開來, 淑琴老人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 但是, 不論活多久, 她這一輩子都無遺憾了。 她知道, 他們仨將會相互扶持, 慢慢相愛, 慢慢走下去。

淑琴又開始忙著做飯了, 嫋嫋的炊煙緩緩升起, 山村裡, 一盞盞燈火亮了起來。

(圖片來源於網路, 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