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娛樂>正文

《生化危機:復仇》畫質牛比劇情割草,清水崇?不存在的

自1996年Capcom發佈第一代《生化危機》遊戲, 這個系列已經風靡了21年。

隨後推出的好萊塢真人電影和日版CG電影, 也讓《生化危機》在影遊聯動的道路上遠遠領先於《魔獸》、《刺客信條》這樣的大作。

前不久, 系列第三部CG電影《生化危機:復仇》終於與觀眾見面。

影片採用了雙男主設定, 除了雷打不動的男一號里昂(外號“李三光”, 走到哪平民死一片), 還加入了遊戲中另一人氣角色克裡斯(外號“克隊友”, 和他組隊的人幾乎都死了)。

兩大男神首次集結, 拔高了不少情懷粉的期待值。

影片的製作團隊也十分豪華, 導演辻本貴則雖然名不見經傳, 卻是大名鼎鼎的日本動畫導演押井守(代表作《攻殼機動隊》)的徒弟。

辻本貴則和押井守

配樂為川井憲次(作品包括《葉問》、《繡春刀2》)。 製片人是《咒怨》系列導演清水崇, 影片上映前就透風, 這一部CG電影在風格上將加入更多的恐怖元素。

回歸恐怖本源, 是Capcom對《生化危機》系列未來的發展規劃。 因為隨著20多年的發展, 這個大IP無論是在遊戲還是電影領域, 都越來越偏離恐怖主題, 淪為弱智無腦的割草遊戲(形容打小怪像割草一樣輕鬆)。

所以Capcom推出的七代遊戲率先開始了嘗試, 鏡頭變成了第一視角, 場景也由前作華麗的都市巷戰變成了陰森的密室逃脫。

在《生化危機:復仇》中, 也能看到類似的恐怖場景。

例如開頭古堡解救人質那段, 在色調陰暗的環境裡, 幾名BSAA士兵被一驚一乍的玩具汽車搞得神情緊張。 當發現玩具車沒有異樣後, 剛要松一口氣, 回頭突然發現一個已經喪屍化的小男孩。

以及在餐廳出現的那個已經半截的女性喪屍, 拖著像尾巴一樣裸露的脊柱, 行動敏捷, 令人毛骨悚然。 倖存士兵看到這個半截喪屍頓時嚇尿, 倉皇奪門而出, 卻誤入金屬絲陷阱, 被切割成塊。

影片開頭營造了一個良好的恐怖氛圍, 但隨後就開始槽點不斷。

其實大海倒期待影片和7代遊戲一樣主打密室逃生, 不過密室電影對劇本的要求就非常高了, 而《復仇》的劇本只能說非常糟糕了。

突擊古堡行動讓克裡斯再一次發揚了“克隊友”精神, 不僅讓BSAA士兵死個精光, 本來打算解救的人質也被反派改造成喪屍, 不得不被擊斃。

《復仇》的反派就是這個名為葛籣的軍火商了, 臉上一道和《深夜食堂》老闆一樣的疤痕, 告訴我們這是一個有故事的角色。

然後影片上來就講述了反派苦大仇深的背景故事。

原來這個軍火商在婚禮上被政府暗殺, 未婚妻被炸死了, 他自己卻大難不死, 於是開始用生化武器向政府復仇。

不過大海覺得, 這可能是生化系列裡最不走心的一個反派。

例如前作《詛咒》中,影片沒解釋反派女總統身上的疤痕是怎麼回事,卻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劇本的另一個槽點,就是反派死去的未婚妻居然女主瑞貝卡長得一樣。於是反派還想強行與被綁來和瑞貝卡舉行婚禮,並把冷凍的未婚妻手臂接在女主身上,簡直是個癡漢+戀屍癖。

對了,忘了介紹我們的女主角瑞貝卡小姐姐。

她也是遊戲中的一個角色,在影片裡是研製喪屍病毒疫苗的生物學家,也是化解兩大直男矛盾的調和劑,在英雄救美的俗套故事中,她就是那個美。

喪屍病毒爆發後,主角們在城市中展開戰鬥。

兼具主角無敵光環和隊友反傷裝甲的兩大男主組隊了,最終誰會克死誰?

當然是,身為龍套的隊友小哥哥啦。

隊友小哥內心os:尼瑪知道門裡有喪屍你們兩個大佬不開門,讓我一個小角色去送死。

結果小哥無情的被喪屍狗咬掉了腦袋。

作為CG電影,《復仇》中帥氣的打鬥動作可以看出設計的很用心。尤其近距離槍戰喪屍、迅速換彈夾的動作,神似《疾速追殺》裡的基努·裡維斯。

克裡斯近戰換彈夾

兩大男主分工明確,克裡斯負責所有髒活累活,里昂負責各種耍帥。

近戰喪屍不怕被咬嗎?開玩笑,異次元彈夾連開幾十槍不用換彈,分分鐘教喪屍投胎做人。

李三光近戰換彈夾

不過導演你給中分大帥比里昂這麼多慢動作鏡頭特寫真是夠了好嗎?前半段鋪墊很好的血腥恐怖氛圍一下子又變成了歌頌個人英雄主義的割草遊戲。

李三光花式摩托

最終的boss戰也沒有什麼特別驚豔的地方,值得一提的是這種“子彈怎麼也打不著”的槍鬥術。

感覺看完這部CG電影,基努·裡維斯的《疾速追殺3》恐怕沒法拍了,這是要挑戰人體極限啊。

是不是想說“還有這種操作”?沒錯就是有這種操作。

在《生化危機》的世界觀裡,子彈對boss就是無效的。最終還是克裡斯一個拋投,將反派從樓上扔了下去。

但這還沒完,不玩一下boss合體梗怎麼體現《生化危機》的正宗,於是體格龐大面相醜陋的boss第二形態登場了。

在雙頭boss即將把克裡斯捏死的時刻,一道“真·亮瞎眼の閃光”出現,李三光同學開始了他的表演。

克裡斯內心os:尼瑪說好一起裝的逼,全特麼讓你一個人裝了。

不過相比《詛咒》結尾暴君那種懸殊的力量和體格差距,《復仇》的boss就跟鬧著玩一樣。而且決鬥地點設置在天臺,感覺完全揮灑不開啊(反正主角打不死)。

倒是女狙擊手的穿樓一槍嚇到我了,威力也太大了吧,感覺會誤傷好多。

最終,boss當然被幾位主角合力擊敗,過程中當然也沒有警方或軍隊的任何支援。

不過最無力吐槽的是,結尾主角們用直升機在城市中散播喪屍病毒的解藥,街上的喪屍們居然全都恢復正常了。

於是有人提問:這些變回正常的市民,回憶起自己吃人的經歷會出現心理問題吧?

網友回答:可能會拉稀。

米拉·喬沃維奇的真人版《生化危機》已經完結了,真人版最大的詬病就是將一個恐怖電影變成了米拉耍酷耍帥的個人秀,Capcom的CG電影怎麼也越來越有這個趨勢了?

據說《生化危機》真人電影重啟版將由溫子仁擔任製片,不知道重啟版會不會風格上偏恐怖一些。不過參考《復仇》製片人清水崇的先例,大海感到一絲擔憂。

例如前作《詛咒》中,影片沒解釋反派女總統身上的疤痕是怎麼回事,卻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劇本的另一個槽點,就是反派死去的未婚妻居然女主瑞貝卡長得一樣。於是反派還想強行與被綁來和瑞貝卡舉行婚禮,並把冷凍的未婚妻手臂接在女主身上,簡直是個癡漢+戀屍癖。

對了,忘了介紹我們的女主角瑞貝卡小姐姐。

她也是遊戲中的一個角色,在影片裡是研製喪屍病毒疫苗的生物學家,也是化解兩大直男矛盾的調和劑,在英雄救美的俗套故事中,她就是那個美。

喪屍病毒爆發後,主角們在城市中展開戰鬥。

兼具主角無敵光環和隊友反傷裝甲的兩大男主組隊了,最終誰會克死誰?

當然是,身為龍套的隊友小哥哥啦。

隊友小哥內心os:尼瑪知道門裡有喪屍你們兩個大佬不開門,讓我一個小角色去送死。

結果小哥無情的被喪屍狗咬掉了腦袋。

作為CG電影,《復仇》中帥氣的打鬥動作可以看出設計的很用心。尤其近距離槍戰喪屍、迅速換彈夾的動作,神似《疾速追殺》裡的基努·裡維斯。

克裡斯近戰換彈夾

兩大男主分工明確,克裡斯負責所有髒活累活,里昂負責各種耍帥。

近戰喪屍不怕被咬嗎?開玩笑,異次元彈夾連開幾十槍不用換彈,分分鐘教喪屍投胎做人。

李三光近戰換彈夾

不過導演你給中分大帥比里昂這麼多慢動作鏡頭特寫真是夠了好嗎?前半段鋪墊很好的血腥恐怖氛圍一下子又變成了歌頌個人英雄主義的割草遊戲。

李三光花式摩托

最終的boss戰也沒有什麼特別驚豔的地方,值得一提的是這種“子彈怎麼也打不著”的槍鬥術。

感覺看完這部CG電影,基努·裡維斯的《疾速追殺3》恐怕沒法拍了,這是要挑戰人體極限啊。

是不是想說“還有這種操作”?沒錯就是有這種操作。

在《生化危機》的世界觀裡,子彈對boss就是無效的。最終還是克裡斯一個拋投,將反派從樓上扔了下去。

但這還沒完,不玩一下boss合體梗怎麼體現《生化危機》的正宗,於是體格龐大面相醜陋的boss第二形態登場了。

在雙頭boss即將把克裡斯捏死的時刻,一道“真·亮瞎眼の閃光”出現,李三光同學開始了他的表演。

克裡斯內心os:尼瑪說好一起裝的逼,全特麼讓你一個人裝了。

不過相比《詛咒》結尾暴君那種懸殊的力量和體格差距,《復仇》的boss就跟鬧著玩一樣。而且決鬥地點設置在天臺,感覺完全揮灑不開啊(反正主角打不死)。

倒是女狙擊手的穿樓一槍嚇到我了,威力也太大了吧,感覺會誤傷好多。

最終,boss當然被幾位主角合力擊敗,過程中當然也沒有警方或軍隊的任何支援。

不過最無力吐槽的是,結尾主角們用直升機在城市中散播喪屍病毒的解藥,街上的喪屍們居然全都恢復正常了。

於是有人提問:這些變回正常的市民,回憶起自己吃人的經歷會出現心理問題吧?

網友回答:可能會拉稀。

米拉·喬沃維奇的真人版《生化危機》已經完結了,真人版最大的詬病就是將一個恐怖電影變成了米拉耍酷耍帥的個人秀,Capcom的CG電影怎麼也越來越有這個趨勢了?

據說《生化危機》真人電影重啟版將由溫子仁擔任製片,不知道重啟版會不會風格上偏恐怖一些。不過參考《復仇》製片人清水崇的先例,大海感到一絲擔憂。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