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設計>正文

採訪《絕地求生》開發者Greene:我是最幸運的人

Brendan Greene長歎了一口氣:”我感覺自己就是遊戲圈裡最幸運的人。 ”

僅僅發行六個月的《絕地求生:大逃殺》(以下簡稱《絕地求生》)迄今為止已經賣出了1000萬份。 “我曾是家族裡害群之馬”, 這是Greene的原話, “家裡人曾經一直以為我露宿街頭。 “《絕地求生》讓他向世界展現出了自己對生存遊戲的熱愛。

對一個41歲, 從未期待成為一名全職設計師的中年男人來說, 《絕地求生》的成果看起來不壞。

只要他談起《絕地求生》, 興奮與快樂的情緒便溢於言表, “幸運”是他反復提及的一個詞。 Greene把這款遊戲看作是一個重要的機遇, 他可以借此鼓舞和他一樣來自于MOD社區的開發者:“我希望看到下一個《絕地求生》。 ”

為了瞭解這個人的一切, Polygon的記者Blake Hester對Greene就過去的一年進行了深入的採訪。 從《絕地求生》立項之初, 再到遊戲上市的6個月裡, Greene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 回顧過去的一年, 他收穫了什麼?3DM對部分內容進行了編譯整理。

41歲中年人的“握手會”

一年前, Brendan Greene決定全身心投入遊戲開發, 並搬家到了首爾, 他的住處離《絕地求生》的開發商“藍洞”只有一街之隔。 生在愛爾蘭, 住在首爾的Greene對記者說, 他並沒有感受到太多的文化差異。 此前, 他已經斷斷續續在許多國家生活。 為了更加方便地理解周圍的一切, 他不得不學習長像奇特的韓文字母, 除此之外他對生活沒有太多的要求。 Greene說, 只要讓他開發遊戲, 他願意住在任何地方, 即使是《絕地求生》中的小屋都可以。

《絕地求生》的設定十分簡單, 開放地圖上從天而降的100多個玩家都把“生存”當作終極目的。 開局時每個玩家都一無所有——沒有供給、沒有盔甲、沒有武器, 他們只能通過相互偽裝、蹲坑、偷雞、劫掠來獲得更多的資源。 如果有人不幸死亡,

那麼其他人的機會就來了, 因為死亡的玩家早已作別這局的雲彩, 沉迷於下一盤的吃雞之旅。 這種遊戲模式被稱為“大逃殺”(Battle Royale), 靈感就來源於2000年日本的同名電影。

大逃殺, 海外首映海報

Greene最初僅僅打算以此題材為《H1Z1》或《武裝突襲》製作MOD。 ”大逃殺“MOD剛一上線就大受歡迎, 這吸引了“藍洞”的注意, 他們主動向Greene伸去橄欖枝, 準備將MOD製作成屬於Greene的遊戲, 並未他提供了工作室, 數量不菲的預算以及優秀的團隊。

在2016年下, Greene正忙於和團隊成員進行遊戲的掃尾工作。 和他此前破產後居住在巴西, 以攝影師為職業勉強度日的生活相比, 這是一段相對穩定的生活。 接下來就是2017年3月, 遊戲市場風雨突變的日子, Greene說著, 陷入了回憶。

“我的生活並沒有改變太多, 只不過之前的6個月裡在飛機上坐出了痔瘡。 ”Greene開玩笑道。 在此次採訪前, 他才剛剛從德國科隆飛回來, 2017年的科隆遊戲展也是《絕地求生》的首次線下大會。 他還在阿姆斯特丹待了幾天, 就在幾個小時之前, Greene還正在一艘輪船上“眺望風景”。

“最近一段時間, 我在西雅圖參與了TI, 在阿姆斯特丹開了個短會, 出席了科隆遊戲展, 然後又回阿姆斯特丹待了幾天, 之後參與了西雅圖西部遊戲展,

忙裡偷閒回到愛爾蘭參加我女兒的生日派對。 對了, D.I.C.E.遊戲峰會馬上就要在葡萄牙舉辦了……”他滔滔不絕的說著, 下半年還有東京電玩展, 巴黎遊戲周等5、6個活動, “你瞧, 我現在簡直就是《在雲端》裡的喬治·克魯尼!”

“這些該死的航班!”Greene又強調了一遍。 頻繁的出遊歸結到底還是粉絲們盛情難卻, Greene一直對遊戲都充滿信心, 把遊戲遞交給藍洞負責人時, 他雄心勃勃地說道:“這款遊戲輕輕鬆松就能一個月就能賣出一百萬套!” 3月23日到4月10日的16天內, 遊戲銷量便達到了這一目標, 對於Greene來說, 銷量突破百萬是對自己的一次證明。

絕地求生遊戲擁有數與玩家數

“許多內部成員表示難以置信。 ”他說道, “團隊裡的老江湖們預計該作的首年銷量在20萬到30萬之間,

但我們16天就賣出了100萬份, 從那時起, 辦公室裡是個人就開心得合不攏嘴。 ”

然而這一切才剛剛開始!

5月, 《絕地求生》銷量突破200份, 6月超過400萬份, 7月越過600萬大關, 到了9月, 《絕地求生》賣出了整整1000萬份!不僅如此, 《絕地求生》的玩家最高線上人數還超過了Valve旗下的Dota2, 獲得了將近1億美元的利潤, “大吉大利, 今晚吃雞”成為了2017年的流行語。 “我想說, 得知消息後的我們, 風一般地沖出辦公室, 大家都想知道為什麼會如此成功!”Greene說道, “我們對自己的遊戲模式有著某種信仰, 但是5個多月賣出1000萬份, 成為Steam排名第一的遊戲。 夥計, 這太瘋狂了!“

《絕地求生》的玩家遍佈全球, 所以有許多雙急切的手等待Greene去握緊, 至少這是他過去的6個月中一直盡力在做的事。 “我盡可能地前往每一個展會,因為這些玩家想要見到我們,我也想給他們這個機會。”Greene笑了,“比如我在科隆遇到的玩家,他們真心喜歡我們的作品,沒有比這更讓人開心的事情了!”

Greene說道:“《絕地求生》與玩家產生了共鳴,這是現在玩家們所需要的遊戲,它俘獲了人們的想像力,而我只是恰好成為了這款遊戲的製作人。我真的很幸運!“依然是"幸運",這個41歲的中年人,摩挲著雙手,再一次提到了這個詞。

Greene(左)在PAX West上的合照

不少粉絲還常常給Greene留言,告訴他《絕地求生》改變了他們的生活。其中一位患有腸胃癌的玩家從遊戲中得到了慰藉,他的生活也因為多了《絕地求生》而充滿了歡聲笑語。”這就是我所希望的,人們能從我的遊戲中汲取力量!“

乘飛機前往世界各地,遇見各式各樣的玩家對為Greene創造了一個回饋的機會。他的團隊希望為《絕地求生》製作MOD;他們甚至還想要搭建一個讓遊戲開發者自由製作MOD的平臺。“我們想要從中找到下一個《絕地求生》”Greene激動地說。

“我就是一個盲目樂觀的傻缺!”Greene談到這一點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我能夠周遊世界,與人們談論一款巔峰同時線上人數達90萬的遊戲。這對我而言好像在做夢一樣。”事實上,發現下一個《絕地求生》的難度堪比於抓住彗星的尾巴,這一切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但是Greene想要去完成這件事,他有平臺,有數百萬的粉絲,以及當下的爆款遊戲。除了和熱忱的粉絲們,他還要和另外一群人——出版商們握手。

“我說過的每句話都能成為新聞”

打開每個遊戲門戶網站,《絕地求生》一定會是它們重點報導的物件。每一天都有和它相關的新聞,或者對Greene的最新採訪。在《絕地求生》推出Steam搶先體驗版之後,無數人都想知道是誰製作了“Playerunknown”是誰、他來自何處以及他是怎麼想到製作這個奇怪但取得巨大成功的遊戲的。

諷刺的是,Greene說他其實是一個相對孤獨緘默的人,他喜歡匿名去做一些事情,這也是他給自己取名叫“Playerunknown”(不知名玩家)的原因。直到現在,他依舊可以大搖大擺地在會場走動,而不被立刻認出。他喜歡以玩家身份和他作品的粉絲們交談,除了出席活動人們通過徽章認出他外,Greene依然有自己呼吸的空間。

Greene的ID就是“Playerunknown”

但是在各種媒體的報導下,事情則發生了戲劇化的轉變。

只要穀歌一下他的名字,無數有關他的採訪文章便彈了出來。許多網站都將Greene的經歷重新敘述一遍後,強行插入自家的頭條。尤其是這段時間,無數記者在Greene的家門口蹲點並反復登門拜訪,目的就是多瞭解一些有關遊戲與他個人生活的資訊。

雖然個性稍顯孤僻,但Greene是一個樂於給記者提供資訊的人。“這是工作的一部分,這也是我必須要做的。”這句話也讓我感到寬慰許多。當然,現在的生活和他作為MOD製作者時的默默無聞已經大相徑庭,但對於Greene而言,和媒體交流不過是另一種與粉絲交流的方式。

“接受採訪對我而言是一種戰火的洗禮!”話音剛落,我們就哈哈大笑起來。

”我說的每句話都變成了新聞,這是此前身為MOD製作者的我無法想像的事情。我不得不去學習如何處理這些事務。“Greene說道,”有時候我可能有些口不擇言,但是你知道這就是我的說話方式。”Greene不是一個演講家,今年微軟的E3展是他第一次公開發表演講,展臺下的觀眾有上千人,坐在螢幕前觀看直播的則有上百萬人。這次讓人影響深刻的演講,還幫助他改變了自己根深蒂固的性格特點——害羞。

“在此之前,每個人都認為我太過內向。每次派對,我都默默坐在角落裡只和我熟悉的朋友聊聊天。”他陷入了沉思,“現在我學會了放飛自我!我甚至可以在舞臺上和觀眾們談笑風生,想要成為一個矚目的公眾人物,我必須還要再這方面多下功夫。”

微軟的E3展會上,Greene第一次進行公眾演講

他對媒體表示歡迎,和公眾交流已經成了他工作、生活的一部分。當然,Greene希望媒體能夠進行一些妥協讓步。

“我並不介意接受採訪,只要他們理解我是一個較為孤僻的人。我也許會在推特上發佈一些圖片,但是我沒有跟隨Snapchat與Instagram的潮流。我必須要保有自己的私人空間。”說道這裡,Greene表現得異常認真,“ 我的確是一個公眾角色,但我還有一個11歲的女兒,我不希望她的太多資訊被曝光。我必須時刻保持清醒,自己該講什麼,不該講什麼!”

人生設計

再一次,Greene談到了回饋二字。

在上文我們提到了,他稱自己是家族的“害群之馬”,他的父母甚至以為他一直露宿街頭。但這些煩惱都已成了過去時。“我的父母不再擔心我的生活。他們瞭解我有了一份事業,我有光明的未來。現在的我已經卸下了他們肩上的壓力。”

“尤其是我的父親,一天早上他告訴我,他為我感到驕傲!”

成功與艱苦,如過眼雲煙般相互轉化。為了彌補此前帶來的麻煩,現在的Greene全力支持著年過七旬的父母。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Greene深刻地明白這個道理,他想自己的所能為他們做些什麼。

“都是一些很簡單的事情,比如為他們買輛車。”Greene笑道,“他們需要將房子重新噴漆,我就請人去做這些事情,從小細節上提升他們的生活品質。”不僅是父母,他的女兒同樣分享了Greene的勞動成果。“我不會選擇溺愛她,我能做的就是在她學業之路上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當談到自己,Greene變得謙虛起來。金錢、成功、環球旅行、這些概念似乎從他的腦子裡消失了。事實上,談到這裡,他的語調變得越來越謙虛。“每天我都在被褒獎,但是我感到心虛,我覺得自己帶來的並沒有那麼多。我甚至不敢為新生活而慶祝,至少現在還不到時候!”

“我只會偶爾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來上一杯紅酒或者香檳,這就是我慶祝的方式。即使是在遊戲突破800萬那時候我也沒有那麼做." 他說道,”我喜歡攝影,這是十幾年來堅持做的事情。有時候我會為自己買個長鏡頭來嘉獎自己,除了這些我就不再花什麼錢了!”

當《絕地求生》上市後,他覺得自己“進入了狀態”,Greene規劃著他要在愛爾蘭買一座房子,並用6個月或一年的時間帶女兒周遊世界。雖然他並不信教,但他覺得自己受到了神的眷顧。迄今為止,Greene度過了不可思議的一年,他還沒來得及回顧過去,就馬不停蹄地向前方奔跑起來。

”到今年年底,《絕地求生》將不僅僅是一款遊戲,它將成為一種服務。這就是我們團隊在今後5到10年希望做到的。”Greene的雙眼閃爍著光芒,“我越多次審視這款作品,我的長線計畫就越具體。現在我們正處在自己的CS 1.6階段,《絕地求生》才剛剛發芽,它擁有成為參天大樹的可能性!我時常看著地圖,不停地思索,兩到三年後,它將會變得出色!”

絕地求生的最高線上人數已經超過了Dota2

在文章結尾,筆者想要強調的是,《絕地求生》尚未完全上市,現在發售的依舊是Steam搶先體驗版。在今年年末,它將會正式登陸PC與Xbox One,不排除未來在其他平臺增發的可能性。就像製作人Greene所說的,對於他和他的遊戲來說,這一切才剛剛開始,《絕地求生》正在一號航道助跑,即將在天空自由翱翔!

“我也許是遊戲圈裡最幸運的人!”Greene長歎了一口氣,沉默了好久。

“我盡可能地前往每一個展會,因為這些玩家想要見到我們,我也想給他們這個機會。”Greene笑了,“比如我在科隆遇到的玩家,他們真心喜歡我們的作品,沒有比這更讓人開心的事情了!”

Greene說道:“《絕地求生》與玩家產生了共鳴,這是現在玩家們所需要的遊戲,它俘獲了人們的想像力,而我只是恰好成為了這款遊戲的製作人。我真的很幸運!“依然是"幸運",這個41歲的中年人,摩挲著雙手,再一次提到了這個詞。

Greene(左)在PAX West上的合照

不少粉絲還常常給Greene留言,告訴他《絕地求生》改變了他們的生活。其中一位患有腸胃癌的玩家從遊戲中得到了慰藉,他的生活也因為多了《絕地求生》而充滿了歡聲笑語。”這就是我所希望的,人們能從我的遊戲中汲取力量!“

乘飛機前往世界各地,遇見各式各樣的玩家對為Greene創造了一個回饋的機會。他的團隊希望為《絕地求生》製作MOD;他們甚至還想要搭建一個讓遊戲開發者自由製作MOD的平臺。“我們想要從中找到下一個《絕地求生》”Greene激動地說。

“我就是一個盲目樂觀的傻缺!”Greene談到這一點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我能夠周遊世界,與人們談論一款巔峰同時線上人數達90萬的遊戲。這對我而言好像在做夢一樣。”事實上,發現下一個《絕地求生》的難度堪比於抓住彗星的尾巴,這一切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但是Greene想要去完成這件事,他有平臺,有數百萬的粉絲,以及當下的爆款遊戲。除了和熱忱的粉絲們,他還要和另外一群人——出版商們握手。

“我說過的每句話都能成為新聞”

打開每個遊戲門戶網站,《絕地求生》一定會是它們重點報導的物件。每一天都有和它相關的新聞,或者對Greene的最新採訪。在《絕地求生》推出Steam搶先體驗版之後,無數人都想知道是誰製作了“Playerunknown”是誰、他來自何處以及他是怎麼想到製作這個奇怪但取得巨大成功的遊戲的。

諷刺的是,Greene說他其實是一個相對孤獨緘默的人,他喜歡匿名去做一些事情,這也是他給自己取名叫“Playerunknown”(不知名玩家)的原因。直到現在,他依舊可以大搖大擺地在會場走動,而不被立刻認出。他喜歡以玩家身份和他作品的粉絲們交談,除了出席活動人們通過徽章認出他外,Greene依然有自己呼吸的空間。

Greene的ID就是“Playerunknown”

但是在各種媒體的報導下,事情則發生了戲劇化的轉變。

只要穀歌一下他的名字,無數有關他的採訪文章便彈了出來。許多網站都將Greene的經歷重新敘述一遍後,強行插入自家的頭條。尤其是這段時間,無數記者在Greene的家門口蹲點並反復登門拜訪,目的就是多瞭解一些有關遊戲與他個人生活的資訊。

雖然個性稍顯孤僻,但Greene是一個樂於給記者提供資訊的人。“這是工作的一部分,這也是我必須要做的。”這句話也讓我感到寬慰許多。當然,現在的生活和他作為MOD製作者時的默默無聞已經大相徑庭,但對於Greene而言,和媒體交流不過是另一種與粉絲交流的方式。

“接受採訪對我而言是一種戰火的洗禮!”話音剛落,我們就哈哈大笑起來。

”我說的每句話都變成了新聞,這是此前身為MOD製作者的我無法想像的事情。我不得不去學習如何處理這些事務。“Greene說道,”有時候我可能有些口不擇言,但是你知道這就是我的說話方式。”Greene不是一個演講家,今年微軟的E3展是他第一次公開發表演講,展臺下的觀眾有上千人,坐在螢幕前觀看直播的則有上百萬人。這次讓人影響深刻的演講,還幫助他改變了自己根深蒂固的性格特點——害羞。

“在此之前,每個人都認為我太過內向。每次派對,我都默默坐在角落裡只和我熟悉的朋友聊聊天。”他陷入了沉思,“現在我學會了放飛自我!我甚至可以在舞臺上和觀眾們談笑風生,想要成為一個矚目的公眾人物,我必須還要再這方面多下功夫。”

微軟的E3展會上,Greene第一次進行公眾演講

他對媒體表示歡迎,和公眾交流已經成了他工作、生活的一部分。當然,Greene希望媒體能夠進行一些妥協讓步。

“我並不介意接受採訪,只要他們理解我是一個較為孤僻的人。我也許會在推特上發佈一些圖片,但是我沒有跟隨Snapchat與Instagram的潮流。我必須要保有自己的私人空間。”說道這裡,Greene表現得異常認真,“ 我的確是一個公眾角色,但我還有一個11歲的女兒,我不希望她的太多資訊被曝光。我必須時刻保持清醒,自己該講什麼,不該講什麼!”

人生設計

再一次,Greene談到了回饋二字。

在上文我們提到了,他稱自己是家族的“害群之馬”,他的父母甚至以為他一直露宿街頭。但這些煩惱都已成了過去時。“我的父母不再擔心我的生活。他們瞭解我有了一份事業,我有光明的未來。現在的我已經卸下了他們肩上的壓力。”

“尤其是我的父親,一天早上他告訴我,他為我感到驕傲!”

成功與艱苦,如過眼雲煙般相互轉化。為了彌補此前帶來的麻煩,現在的Greene全力支持著年過七旬的父母。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Greene深刻地明白這個道理,他想自己的所能為他們做些什麼。

“都是一些很簡單的事情,比如為他們買輛車。”Greene笑道,“他們需要將房子重新噴漆,我就請人去做這些事情,從小細節上提升他們的生活品質。”不僅是父母,他的女兒同樣分享了Greene的勞動成果。“我不會選擇溺愛她,我能做的就是在她學業之路上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當談到自己,Greene變得謙虛起來。金錢、成功、環球旅行、這些概念似乎從他的腦子裡消失了。事實上,談到這裡,他的語調變得越來越謙虛。“每天我都在被褒獎,但是我感到心虛,我覺得自己帶來的並沒有那麼多。我甚至不敢為新生活而慶祝,至少現在還不到時候!”

“我只會偶爾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來上一杯紅酒或者香檳,這就是我慶祝的方式。即使是在遊戲突破800萬那時候我也沒有那麼做." 他說道,”我喜歡攝影,這是十幾年來堅持做的事情。有時候我會為自己買個長鏡頭來嘉獎自己,除了這些我就不再花什麼錢了!”

當《絕地求生》上市後,他覺得自己“進入了狀態”,Greene規劃著他要在愛爾蘭買一座房子,並用6個月或一年的時間帶女兒周遊世界。雖然他並不信教,但他覺得自己受到了神的眷顧。迄今為止,Greene度過了不可思議的一年,他還沒來得及回顧過去,就馬不停蹄地向前方奔跑起來。

”到今年年底,《絕地求生》將不僅僅是一款遊戲,它將成為一種服務。這就是我們團隊在今後5到10年希望做到的。”Greene的雙眼閃爍著光芒,“我越多次審視這款作品,我的長線計畫就越具體。現在我們正處在自己的CS 1.6階段,《絕地求生》才剛剛發芽,它擁有成為參天大樹的可能性!我時常看著地圖,不停地思索,兩到三年後,它將會變得出色!”

絕地求生的最高線上人數已經超過了Dota2

在文章結尾,筆者想要強調的是,《絕地求生》尚未完全上市,現在發售的依舊是Steam搶先體驗版。在今年年末,它將會正式登陸PC與Xbox One,不排除未來在其他平臺增發的可能性。就像製作人Greene所說的,對於他和他的遊戲來說,這一切才剛剛開始,《絕地求生》正在一號航道助跑,即將在天空自由翱翔!

“我也許是遊戲圈裡最幸運的人!”Greene長歎了一口氣,沉默了好久。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