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遊戲>正文

從攝影師到製作人,《絕地求生》總監Brendan Greene的吃雞之路

“我覺得自己是整個遊戲圈最幸運的人。 ”布倫丹·格林(Brendan Greene)如是說。 就在六個月前, 他還只是一個無名小卒, 忐忑不安地和同事們把耗時一年開發的遊戲放上Steam發售。 而僅僅半年的光陰, 這款名叫《絕地求生:大逃殺》的遊戲銷量就已突破了1000萬, 格林也因此而名聲大噪。

布倫丹·格林, 這個“不務正業”的男人、家中的“不肖子”, 年少時就經常被爹媽威脅“你這樣以後肯定是要睡大街的”。 而如今他已經成了千萬級銷量遊戲的創意總監。 對於一個已經年過四旬、此前從未想過要從事全職遊戲開發的男人來說, 幸福來得真是太過突然。

每當談起《絕地求生》, 格林的激動之情都會溢於言表, 他總是一遍又一遍地感慨自己是多麼幸運、心情有多麼激動。 同時, 他也將《絕地求生》視作一個回饋同好們的一個機會——他決定幫助那些和自己一樣自mod社區發家的同行們, 從他們當中發掘出下一個“絕地求生”。

為了更深入地瞭解這一切的發端, 我和格林談了談他最近這“風生水起”的一年, 我想知道在這過去的365天——特別是在遊戲發售的這六個月時間裡, 他的生活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他本人又是如何看待這神奇的365天。

需要感謝的人太多了

格林說, 他想要回報感恩。

一年前, 格林一頭紮進遊戲開發當中。 為了工作方便, 他遷居到了離藍洞工作室較近的韓國首爾。 雖然格林是個土生土長的愛爾蘭人,

不過據他所言, 他此前就有過異國生活的經驗, 所以旅居韓國並沒有讓他感受太強的“文化休克”。 儘管學習必需的入門級韓語還是有點困難, 不過格林表示:只要能讓他做自己的遊戲, 他願意住在任何地方——哪怕是“一個露天小棚也行”。

《絕地求生》的遊戲設定非常簡單。 100個玩家降落在在一張延展的地圖上, 只為了一個目的廝殺搏鬥——活下去。 本作扣人心弦的地方在於:開局時玩家們沒有補給、沒有裝甲、沒有武器, 啥都沒有。 玩家們在整局遊戲中, 要在躲藏、自衛、殺戮的同時搜刮各類裝備。 如果你不幸中槍死亡, 那遊戲也就結束了。 陣亡的玩家不能“復活”, 只有重新再開一盤。 這樣的遊戲類型就叫作“大逃殺”,

一定程度上來說, 它是由2000年上映的一部同名日本電影啟發而生的。

原本格林只在《武裝突襲》和《H1Z1》的mod上實踐過自己的“大逃殺”模式。 還是藍洞工作室慧眼識金, 向格林拋出了橄欖枝, 邀請他把自己的設想運用到Bluehole出品的遊戲當中。 於是乎, 格林就有了一間辦公室、一筆預算以及一支共事的工作團隊。

時光飛逝, 到了2016年年末, 格林和他的新團隊正為遊戲的製作忙的焦頭爛額,

不過格林笑言, 這樣的生活要比之前漂泊巴西、身無分文, 靠攝影勉強糊口的日子安生太多了。 但這樣“平靜”的日常也沒持續太久, 到了2017年4月, 格林的生活又發生了巨變——至少是在某些方面變了。

“我的生活其實變化不大——只是在過去的六個月裡跑得地方是真tmd多。 ”格林所言非虛, 就在他說這話的當下, 一年一度的Gamescom遊戲展悄然落幕, 《絕地求生》舉行的首屆線下邀請賽戰火剛熄, 格林也還未洗去德國科隆之旅的風塵。 結束科隆之行後, 格林在阿姆斯特丹流連了一段時間。 就在接受採訪的幾個小時之前, 他搭乘遊船上觀光了一番。

格林和朋友們在阿姆斯特丹搭遊船觀光

“(最近)我去了西雅圖的T.I.現場, 之後趕赴阿姆斯特丹進行會談, 緊接著飛科隆, 幾天後再回阿姆斯特丹, 又去參加了PAX West;恰逢寶貝女兒過生日, 我回了一趟愛爾蘭的家, 隨後匆忙去參加葡萄牙舉行的D.I.C.E峰會。 ”這還不算完, 時值九月, 東京電玩展和巴黎遊戲周也是近在眼前, 還有5、6個項目等著格林飛過去參加。 “所以, 我其實也不知道接下來要去哪。 ”

拿格林自己的話來說, 他最近“跑的地方超tm多”, 而這其實要歸因於他想和《絕地求生》的粉絲們見見面。 這個粉絲的數量可就太多了。格林一直堅信自己的遊戲會獲得成功。在把遊戲交到Bluehole手上時,他就曾豪言“(《絕地求生》)會在一個月內輕鬆賣出100萬份”。有趣的是,《絕地求生》只用了16天就實現了百萬目標——4月23日它以搶先體驗的形式登陸Steam,5月10日銷量便破了百萬。對於格林本人來說,100萬的銷量就是“絕佳的證明”。

“(團隊內部)有很多人其實並不相信我的話。有一些遊戲行業的老前輩說過‘不不,第一年大概也就賣個20萬或者30萬份’。不過後來我們真的實現了百萬目標,辦公室裡也洋溢著歡樂的氣氛。”

然而,這一切還只是個開始。

到了五月,《絕地求生》售出了200萬份,六月時銷量突破了400萬,七月時銷量達到了600萬份;而就在這個月,這個數字已經突破了1000萬。不僅如此,《絕地求生》的線上玩家人數甚至超越了V社的《Dota2》,在營收方面也狂砍1億美元,賺的盆滿缽滿。毫無疑問,這款2017年年初脫穎而出的遊戲會成為今年的年度熱議話題。

每次格林去參加各類活動,他都能遇上那些對他的遊戲、他的工作致謝的粉絲,有些粉絲告訴他:他們不僅自己在玩《絕地求生》,全家人也都入手了專業遊戲PC分享“吃雞”的樂趣。

格林甚至還收到過這樣的粉絲來信:他們告訴格林,《絕地求生》是改變了他們的生活。其中讓格林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位罹患腸道疾病的粉絲寫來的信件。這位原本抱著病體深陷絕望的病人告訴格林,自己在遊玩《絕地求生》的過程中盡享歡樂,他們的生活也因此發生了“顯著”的變化。

“這就是我一直想要看到的——玩家們很享受玩遊戲的過程。”格林總結說。

對於格林來說,坐飛機滿世界跑、到處和人會面的這一年,是一個絕佳的回報業界的機會。格林的團隊想為《絕地求生》加入mod功能;他們希望《絕地求生》成為一個平臺,讓其他愛好者能在這個舞臺上創造出玩家所愛的遊戲模式和mod。“我們想要找到下一個‘絕地求生’”,格林說道。

格林再次感慨了自己的幸運,接下來他又雙叒叕說了一遍。

“我現在樂觀等待啦。我現在得滿世界亂跑,和玩家們探討這款高峰時段80-90萬人玩的遊戲。對我來說這是個瘋狂的數字!我至今仍然不敢相信這一點。”

至於尋找新的“絕地求生”?這簡直比抓住天上的流星還難。從眾多作品中挖掘出一款不可多得的流行遊戲,這實際上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是格林就是想找找看。現在他已經有了一個平臺、有了數以百萬計的粉絲,還手握時下最流行的遊戲。而他的成功其實也得感謝另外一群人:那就是新聞媒體。

“我說的每句話都是新聞”

尊敬的讀者,讀到這裡您不妨隨便點開一家遊戲網站,看一看是不是每家媒體的醒目位置都刊載了《絕地求生》的新聞。似乎每天媒體都在發佈有關《絕地求生》的新聞,要麼就是刊載格林本人的採訪。自從這款遊戲以搶先體驗的形式登陸Steam,就有成千上萬的粉絲想要瞭解製作人“Playerunknown”是何許人也,他來自何方,他又是如何獲得如此不可思議的成果。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就是這位鼎鼎大名的布倫丹·格林,他其實是個相當內向的漢子。他很喜歡使用自己的化名——就是“Playerunknown”(意為“未知玩家”)這個鬼名字。他自曝說,目前他去參加粉絲活動,在大廳裡瞎逛的時候還是能夠保持低調,不被立刻認出來的。儘管格林在工作時間很喜歡和粉絲們見見面,不過一旦摘下他引人注目的工牌,他還是能夠享受一些自由時光的。

不過當他站到媒體面前時,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搜一搜布倫丹·格林、Playerunknown的名字,一下子就會跳出十幾篇新鮮的採訪專欄,幾乎每一篇都在向你講述“布倫丹·格林,從幾近破產到聞名全球”的傳奇故事。這些天就有一大堆人跑去敲格林家的門,想要瞭解他的遊戲以及他個人生活的詳細情況。

儘管格林生性內向,但他也坦言自己願意給大家講講故事。這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也是他必須要完成的事務。令人欣慰的是,格林也聲言,自己喜歡面對媒體公開發言。的確,當今的生活已經和他作為名不經傳的mod製作人“Playerunknown”的時光相差太遠,但對於格林而言,向媒體發聲其實也是和粉絲交流的另一種形式。

即便如此,格林也承認這是一場“嚴酷的試煉”。

“我說的每句話都是新聞,當我還在做mod的時候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經歷。我必須學會應對這種處境。有時候我會說一些也許不該講的話,但你也懂的,我就是這樣的。”

格林並不擅於在公眾場合發言。也正因為如此,他在E3 2017微軟發佈會上的表現才讓人這麼印象深刻。當時在場的與會者數以千計,電腦前還有數百萬人在收看實況轉播。這是內向的格林第一次面向這麼多人發言。而本次經歷也對格林產生了根本性的影響,他終於不再害羞了。

“在此之前,每逢派對我都會縮在某個小角落裡,絕對不敢在一大群人面前說話。但是這次經歷讓我放開了很多。更重要的是,我的形象在發佈會後為更多玩家所知,我也必須有所成長。”

格林對這一切抱持著歡迎的態度。這就是他現在的生活,當下的工作。但是對於格林來說,他也不得不做出一些妥協。

“我並不介意(所有這些採訪),只要他們理解我其實是個相對內向的人就好。我會在推特上發一些自己的生活照,但是我不會隨大流再進駐Snapchat和Instagram了(譯者注:兩者都是國外流行的圖片分享站、社交平臺)。我想要留有一些生活隱私。我確實是個公眾人物,但是我還有個十一歲的女兒,我不想看到太多關於她的資訊被曝光。我究竟該和粉絲們分享哪些東西?我真的得謹慎思量。”

安身立命

在採訪中,格林又一次談到自己想要回報感恩。

格林此前也曾自責過,在家裡他究竟是多麼的“不肖”,在本次的採訪中他又一次憶及往事。他說,自己的父母其實曾經都很肯定:遲早有一天你會窮到只能睡馬路。時至今日,這些父輩的擔憂也成了過去時。

“我的雙親總算不用再為我擔心了。我有了自己的事業和光明的未來,他們總算能卸下重擔,長出一口氣了。”

“特別是我的父親,現在他每天都會和我說,他為我感到自豪。”

格林往些年讓父母操碎了心,也許是為了回報雙親,現在他也極盡全力孝順年過七旬的父母。只要爹娘有什麼需要,格林都會盡力讓他們得償所願,他只希望讓雙親得到良好地照料。

“我只能做些簡單小事,(例如)給他們買一輛行車,等等諸如此類的事情。他們需要裝修房子,我就找人幫忙裝潢。我只能稍微稍稍改善一下他們的生活。”

除了孝順父母,格林也在努力傾注全心照顧自己的女兒。“我不想把她寵壞了。但是如果她想要升學、想讀大學,我保證會滿足她的願望。”

當談及自己的時候,格林的口氣一下子就小了下來。巨額財產、奇跡般的成功、環球旅行,這一切他都從不主動談及,仿佛只把它們當做過眼雲煙。隨著他的名聲日益響亮,格林說起話來反而更加謙謹。他並沒有大肆歡慶,至少現在還沒有。

“我偶爾會開一瓶不錯的葡萄酒或者香檳慶賀一下,這就是我的做法。即便是《絕地求生》銷量破800萬,我也沒怎麼歡慶成功。我熱愛攝影,這個愛好我已經保持了多年。我偶爾會買些新鏡頭來犒賞自己,但是除此之外,我真的很節儉了,我猜是這樣吧。”

格林也有著自己的小算盤,他計畫等到《絕地求生》正式發售,或者進化到了自己認為的“完全形態”,他就會乘機買一套新房子,或者休上半年到一年的長假,去和女兒周遊世界。

格林聲稱自己並不是個宗教人士,但是這一次他覺得自己真的是“如有神助”。到現在為止,他已經度過了令人矚目的一年,現在他需要時間去反思,他也在展望著未來。

“這不是一款我們現在發佈了、到了年底就沒人管的遊戲。《絕地求生》是一款服務型遊戲。我們正在構建的東西,有望在未來的五到十年內延展成長。我檢視這款遊戲越多,我就越發深入地思量起一個長期計畫。我不斷思量著(我們的)這款‘CS 1.6’究竟走到了哪一步。目前來說,它還在能夠長上很多的幼年期。我會一邊看著我們的路線圖一邊思忖著‘好,再過2年或是3年,這個遊戲看起來還要更加驚人。’”

需要強調的是,在我撰寫全文的當下,《絕地求生》也還沒正式發售;這款遊戲目前仍然處在“搶先體驗”階段。這款遊戲將在今年晚些時候登陸PC/Xbox One平臺,在未來可能還會登陸其他平臺。而這一切,和格林所期望的那樣,很可能還只是他和他的遊戲作品成功之路的第一步。儘管《絕地求生》在發售的這幾個月裡取得成績是如此耀眼,但它目前的成果還只是大廈之基,還會有萬丈高樓從這片“平地”上拔地而起。

“我覺得自己是遊戲圈最幸運的人。”格林最後又說了一遍。

這個粉絲的數量可就太多了。格林一直堅信自己的遊戲會獲得成功。在把遊戲交到Bluehole手上時,他就曾豪言“(《絕地求生》)會在一個月內輕鬆賣出100萬份”。有趣的是,《絕地求生》只用了16天就實現了百萬目標——4月23日它以搶先體驗的形式登陸Steam,5月10日銷量便破了百萬。對於格林本人來說,100萬的銷量就是“絕佳的證明”。

“(團隊內部)有很多人其實並不相信我的話。有一些遊戲行業的老前輩說過‘不不,第一年大概也就賣個20萬或者30萬份’。不過後來我們真的實現了百萬目標,辦公室裡也洋溢著歡樂的氣氛。”

然而,這一切還只是個開始。

到了五月,《絕地求生》售出了200萬份,六月時銷量突破了400萬,七月時銷量達到了600萬份;而就在這個月,這個數字已經突破了1000萬。不僅如此,《絕地求生》的線上玩家人數甚至超越了V社的《Dota2》,在營收方面也狂砍1億美元,賺的盆滿缽滿。毫無疑問,這款2017年年初脫穎而出的遊戲會成為今年的年度熱議話題。

每次格林去參加各類活動,他都能遇上那些對他的遊戲、他的工作致謝的粉絲,有些粉絲告訴他:他們不僅自己在玩《絕地求生》,全家人也都入手了專業遊戲PC分享“吃雞”的樂趣。

格林甚至還收到過這樣的粉絲來信:他們告訴格林,《絕地求生》是改變了他們的生活。其中讓格林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位罹患腸道疾病的粉絲寫來的信件。這位原本抱著病體深陷絕望的病人告訴格林,自己在遊玩《絕地求生》的過程中盡享歡樂,他們的生活也因此發生了“顯著”的變化。

“這就是我一直想要看到的——玩家們很享受玩遊戲的過程。”格林總結說。

對於格林來說,坐飛機滿世界跑、到處和人會面的這一年,是一個絕佳的回報業界的機會。格林的團隊想為《絕地求生》加入mod功能;他們希望《絕地求生》成為一個平臺,讓其他愛好者能在這個舞臺上創造出玩家所愛的遊戲模式和mod。“我們想要找到下一個‘絕地求生’”,格林說道。

格林再次感慨了自己的幸運,接下來他又雙叒叕說了一遍。

“我現在樂觀等待啦。我現在得滿世界亂跑,和玩家們探討這款高峰時段80-90萬人玩的遊戲。對我來說這是個瘋狂的數字!我至今仍然不敢相信這一點。”

至於尋找新的“絕地求生”?這簡直比抓住天上的流星還難。從眾多作品中挖掘出一款不可多得的流行遊戲,這實際上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是格林就是想找找看。現在他已經有了一個平臺、有了數以百萬計的粉絲,還手握時下最流行的遊戲。而他的成功其實也得感謝另外一群人:那就是新聞媒體。

“我說的每句話都是新聞”

尊敬的讀者,讀到這裡您不妨隨便點開一家遊戲網站,看一看是不是每家媒體的醒目位置都刊載了《絕地求生》的新聞。似乎每天媒體都在發佈有關《絕地求生》的新聞,要麼就是刊載格林本人的採訪。自從這款遊戲以搶先體驗的形式登陸Steam,就有成千上萬的粉絲想要瞭解製作人“Playerunknown”是何許人也,他來自何方,他又是如何獲得如此不可思議的成果。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就是這位鼎鼎大名的布倫丹·格林,他其實是個相當內向的漢子。他很喜歡使用自己的化名——就是“Playerunknown”(意為“未知玩家”)這個鬼名字。他自曝說,目前他去參加粉絲活動,在大廳裡瞎逛的時候還是能夠保持低調,不被立刻認出來的。儘管格林在工作時間很喜歡和粉絲們見見面,不過一旦摘下他引人注目的工牌,他還是能夠享受一些自由時光的。

不過當他站到媒體面前時,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搜一搜布倫丹·格林、Playerunknown的名字,一下子就會跳出十幾篇新鮮的採訪專欄,幾乎每一篇都在向你講述“布倫丹·格林,從幾近破產到聞名全球”的傳奇故事。這些天就有一大堆人跑去敲格林家的門,想要瞭解他的遊戲以及他個人生活的詳細情況。

儘管格林生性內向,但他也坦言自己願意給大家講講故事。這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也是他必須要完成的事務。令人欣慰的是,格林也聲言,自己喜歡面對媒體公開發言。的確,當今的生活已經和他作為名不經傳的mod製作人“Playerunknown”的時光相差太遠,但對於格林而言,向媒體發聲其實也是和粉絲交流的另一種形式。

即便如此,格林也承認這是一場“嚴酷的試煉”。

“我說的每句話都是新聞,當我還在做mod的時候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經歷。我必須學會應對這種處境。有時候我會說一些也許不該講的話,但你也懂的,我就是這樣的。”

格林並不擅於在公眾場合發言。也正因為如此,他在E3 2017微軟發佈會上的表現才讓人這麼印象深刻。當時在場的與會者數以千計,電腦前還有數百萬人在收看實況轉播。這是內向的格林第一次面向這麼多人發言。而本次經歷也對格林產生了根本性的影響,他終於不再害羞了。

“在此之前,每逢派對我都會縮在某個小角落裡,絕對不敢在一大群人面前說話。但是這次經歷讓我放開了很多。更重要的是,我的形象在發佈會後為更多玩家所知,我也必須有所成長。”

格林對這一切抱持著歡迎的態度。這就是他現在的生活,當下的工作。但是對於格林來說,他也不得不做出一些妥協。

“我並不介意(所有這些採訪),只要他們理解我其實是個相對內向的人就好。我會在推特上發一些自己的生活照,但是我不會隨大流再進駐Snapchat和Instagram了(譯者注:兩者都是國外流行的圖片分享站、社交平臺)。我想要留有一些生活隱私。我確實是個公眾人物,但是我還有個十一歲的女兒,我不想看到太多關於她的資訊被曝光。我究竟該和粉絲們分享哪些東西?我真的得謹慎思量。”

安身立命

在採訪中,格林又一次談到自己想要回報感恩。

格林此前也曾自責過,在家裡他究竟是多麼的“不肖”,在本次的採訪中他又一次憶及往事。他說,自己的父母其實曾經都很肯定:遲早有一天你會窮到只能睡馬路。時至今日,這些父輩的擔憂也成了過去時。

“我的雙親總算不用再為我擔心了。我有了自己的事業和光明的未來,他們總算能卸下重擔,長出一口氣了。”

“特別是我的父親,現在他每天都會和我說,他為我感到自豪。”

格林往些年讓父母操碎了心,也許是為了回報雙親,現在他也極盡全力孝順年過七旬的父母。只要爹娘有什麼需要,格林都會盡力讓他們得償所願,他只希望讓雙親得到良好地照料。

“我只能做些簡單小事,(例如)給他們買一輛行車,等等諸如此類的事情。他們需要裝修房子,我就找人幫忙裝潢。我只能稍微稍稍改善一下他們的生活。”

除了孝順父母,格林也在努力傾注全心照顧自己的女兒。“我不想把她寵壞了。但是如果她想要升學、想讀大學,我保證會滿足她的願望。”

當談及自己的時候,格林的口氣一下子就小了下來。巨額財產、奇跡般的成功、環球旅行,這一切他都從不主動談及,仿佛只把它們當做過眼雲煙。隨著他的名聲日益響亮,格林說起話來反而更加謙謹。他並沒有大肆歡慶,至少現在還沒有。

“我偶爾會開一瓶不錯的葡萄酒或者香檳慶賀一下,這就是我的做法。即便是《絕地求生》銷量破800萬,我也沒怎麼歡慶成功。我熱愛攝影,這個愛好我已經保持了多年。我偶爾會買些新鏡頭來犒賞自己,但是除此之外,我真的很節儉了,我猜是這樣吧。”

格林也有著自己的小算盤,他計畫等到《絕地求生》正式發售,或者進化到了自己認為的“完全形態”,他就會乘機買一套新房子,或者休上半年到一年的長假,去和女兒周遊世界。

格林聲稱自己並不是個宗教人士,但是這一次他覺得自己真的是“如有神助”。到現在為止,他已經度過了令人矚目的一年,現在他需要時間去反思,他也在展望著未來。

“這不是一款我們現在發佈了、到了年底就沒人管的遊戲。《絕地求生》是一款服務型遊戲。我們正在構建的東西,有望在未來的五到十年內延展成長。我檢視這款遊戲越多,我就越發深入地思量起一個長期計畫。我不斷思量著(我們的)這款‘CS 1.6’究竟走到了哪一步。目前來說,它還在能夠長上很多的幼年期。我會一邊看著我們的路線圖一邊思忖著‘好,再過2年或是3年,這個遊戲看起來還要更加驚人。’”

需要強調的是,在我撰寫全文的當下,《絕地求生》也還沒正式發售;這款遊戲目前仍然處在“搶先體驗”階段。這款遊戲將在今年晚些時候登陸PC/Xbox One平臺,在未來可能還會登陸其他平臺。而這一切,和格林所期望的那樣,很可能還只是他和他的遊戲作品成功之路的第一步。儘管《絕地求生》在發售的這幾個月裡取得成績是如此耀眼,但它目前的成果還只是大廈之基,還會有萬丈高樓從這片“平地”上拔地而起。

“我覺得自己是遊戲圈最幸運的人。”格林最後又說了一遍。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